第221章 白帝懷古

第221章 白帝懷古

「這公孫述機關算盡,又是什麼公孫病已當立,又是什麼白帝的,結果最終也只不過是一場春夢罷了!」

嘲笑了一番和位面之子秀兒爭奪天下的公孫述,劉耷心裏面舒坦了不少。

簡傑不懷惡意得猜測,劉耷這個樣子是因為自己給自己一個心理暗示:曹操和公孫述都是長不了的,這天下終究是他們老劉家的。

之所以會嘲諷起公孫述,主要是因為劉耷離開荊州之後,走過險峻的三峽,終於進入了蜀地的門戶魚復縣。

到了魚復之後,著名驢友劉耷忍不住去了一趟白帝城遊覽了一番。

說起來劉耷真是牛逼,大漢十三州,除了并州,涼州和交州,其他的州他都去過。

其實劉耷在他那沒有太多記載的青年期,未必沒有去過就在幽州隔壁的并州。

而交州和涼州,他也差點兒去了。當陽慘敗以後,劉耷差點兒便去交州投奔老友蒼梧太守吳巨。如果沒有孫吳背刺關羽,按照隆中對,劉耷就要親帥大軍攻略涼州和關中了。

如此牛逼的驢友劉耷,到知名景點白帝城打卡,很正常。

只是不知道劉耷知道了如果沒有簡傑,他將會在白帝城心灰意冷得死去,還會不會跑來白帝城旅遊呢?

至於為啥從白帝城說到公孫述,完全是因為白帝城是公孫述修建的。

西漢末年時公孫述據蜀,在山上築城,因城中一井常冒白氣,宛如白龍,公孫述便藉此自號白帝,併名此城為白帝城。

看了一下傳說中冒白氣的白鶴井之後,劉耷便忍不住挖苦起公孫述來。

聽著劉耷一嘴的鄙視,簡傑忍不住撇了一下嘴。劉大耳失去了荊州之後,地盤和公孫述也沒太大的區別,就不要大哥笑二哥了。

「阿傑,你在想什麼?」看著簡傑一臉的蛋疼,走在一邊的龐統忍不住向簡傑問道。

這趟出遊,劉耷帶的人不是很多,簡傑居然與龐統法正同行,讓他自己心中也是頗為得意。

簡傑自然不能說劉耷的壞話,不過來到白帝城之後他的確有些蛋疼,忍不住說道:「我原先以為白帝城是祭祀的是上古白帝,卻沒想到這裡的白帝居然是公孫述這個逆賊!」

中國古代有代表五德的五帝,劉邦這個神一樣的人物,便一會兒赤帝子,一會兒黑帝的,再加上趴在劉媼身上的那條蛟龍,弄得劉老太公頭上綠油油的。

受此影響,簡傑一直以為白帝城是祭祀古代白帝的。結果來了一趟白帝城之後,簡傑蛋疼的發現這裡的白帝廟,裡面的雕像居然是公孫述這個逆賊。

公孫述死後,當地人便在白帝城山上建廟立公孫述像,稱白帝廟。

然後這座白帝廟便一口氣存在了一千五百來年,最後到明正德八年(1513年),四川巡撫林浚才毀公孫述像,另祭祀江神、土地神和馬援像,改稱「三功祠」。

對簡傑來說,公孫述這麼一個被滅族的逆賊,在大漢居然能有個廟,居然還叫做「白帝廟」這麼一個明顯僭越的名字,東漢各級官員的眼睛都長在了屁股上嗎?你們對得起被公孫述用刺客幹掉的來歙和岑彭嗎?

「儘管公孫述目光狹隘,沒有遠見,但他統治期間巴蜀局勢還算穩定,巴蜀百姓對他還是很感激的!」聽了簡傑的話后,在蜀地生活了十幾年的法正站出來給公孫述說了一句好話。

照這麼說,劉耷更不能鄙視公孫述了,你們哥倆只不過是一丘之貉而已。

「不過主公,當年高皇帝以赤帝子的身份,斬白蛇起義。您身為赤帝的後裔,總歸和這個白帝城有些犯沖,不如過段時間把白帝城的名字給改了吧!」一想起劉耷死在白帝城,簡傑便覺得有點兒晦氣,忍不住建議劉耷給白帝城改個名字。

劉耷這廝喜歡更改地名,比如將孱陵改為「公安」;將益州巴東郡改為「固陵郡」;將魚復縣改為「永安縣」。

白帝城所在的魚復縣都被劉耷改成永安了,改個白帝城算個蛋啊!

只是聽了簡傑的話后,劉耷卻詫異的問了一句:「阿傑,你還信這個嗎?」

有時候不信邪不行啊!

大漢王朝以劉三斬白蛇(白帝子)起義開始,到劉耷病死白帝城,雖說沒有徹底完蛋,但棺材板卻是蓋上了大半。

「反正白帝城這個名字和我們大漢王朝不對付!主公改的公安多好聽,不如把白帝城也給改個名字吧!」

被簡傑這麼一說,劉耷也來了興趣。對他來說,改地名大概和乾隆皇帝寫詩、在名畫上面加蓋自己的章一樣,都是興趣愛好吧。

在沉吟了片刻之後,劉耷終於點頭道:「魚復縣這名字不好聽,我到了孱陵是公安,現在到了魚復,希望天下能夠永遠安定,就改名永安吧!至於這白帝城,等我將來入住蜀地,便要在這裡修一座赤帝廟,到時候看看誰的香火盛!」

這劉耷果然不是個好玩意,這魚復縣現在還是人家劉璋的地盤,居然已經被劉耷給改名了,完全沒有考慮劉璋的感受。

至於比賽香火,這簡直是在欺負人,古往今來所有的封建王朝,還有比你們蜀漢這個割據政權更旺的嘛,單純一個關老二便能夠毀天滅地了。

實際上,就是公孫述的主場白帝城,在劉耷死後便和白帝託孤綁定了,成了紀念劉耷和諸葛村夫的地方。

以至於簡傑這個穿越者,在知道白帝城是紀念公孫述的地方之後都吃了一驚。

「永安這個名字真是好!也只有主公這樣心懷天下的明主,才能起出這麼霸氣的名字來!」

簡傑剛想著開口拍個馬屁,那邊的法正卻是已經搶了頭香,這是搶我們簡家父子的生意啊。

被法正搶了先機,簡傑正搜腸刮肚想要拍個更高級別的馬屁時,卻是有一名軍士策馬狂奔過來,一來到劉耷近前,便在馬上稟告道:「張苞將軍在江州與守軍發生了糾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1章 白帝懷古

4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