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樊友

第218章 樊友

「樊友恭祝主公一路順風,旗開得勝,馬到成功!」

劉耷想要入蜀,但首先要離開荊州,這日便來到了離開荊州的最後一站宜都郡。

荊州最初是沒有宜都郡的,只有南陽郡、南郡、江夏郡、零陵郡、桂陽郡、武陵郡、長沙郡七個郡。

結果就在今年,劉耷別出心裁的從自己南郡地盤上摳出來夷道、西陵、佷山三個縣,成立了一個宜都郡,然後交給了荊州名士樊友做太守。

這宜都郡只有三個縣,比起那些動輒十幾個縣的郡來說,地盤相當小。之所以弄這麼一個三縣的小郡,簡傑思索了一番,得出的結論有兩個。

其一便是這宜都郡雖小,但卻是一個戰略要地,畢竟歷史上的夷陵之戰便發生在這裡,這麼一處戰略要地,有必要單獨拎出來加強管理。

其二便是劉耷要給自己的手下們發福利,劉耷現在怎麼著也是統領十萬大軍的一方諸侯,手底下有從北方跟隨而來的,也有在曹操南下時義無返顧得跟隨他逃亡的荊州士人。現在劉耷終於有了一點兒成就,可不得給他們一點兒好處。

只可惜劉耷手底下只有四個半郡,撐破天也就能安排五個兩千石的太守,絕對的狼多肉少,官職根本就不夠封的。從南郡中拆出三個縣建個宜都郡,就能再安排一個兩千石的太守,這個主意真是太棒了。

簡傑莫名想起了後世的一個名詞「內卷」,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宜都郡的成立就是內卷造成的。而後世網路上也曾經提出了一個針對內卷的應對方案,那就是入關。

劉耷的入蜀其實就是入關,拓展出蜀地的地盤,就能給他手底下的老兄弟和荊州入伙的新員工發福利了。

照這個趨勢,等劉耷那些涼州和關中,新投入的大部分益州人也能在劉耷政權中分上一杯羹。

只可惜,劉耷在奪得漢中如日中天之後,卻是迅速來了一個突然死亡,丟的只剩下了一個益州,激烈的內卷之下,人心思變。到了鄧艾翻山越嶺打成都的時候,劉禪也只能無奈投降。

如果劉耷集團要是能夠拿下關中並且守住,譙周這樣的人,絕對會成為季漢的忠臣,絕對不會弄個《仇國論》這樣噁心的東西出來。

此時此刻,宜都太守樊友,正舉著酒杯,向來到他轄內的劉耷等人敬酒。隨著劉耷站起來向樊友回敬,入席的入蜀各級將士,也是紛紛跟著劉耷向樊友回敬。

跟隨劉耷入蜀的簡傑,也是參加了這次的宴會,不過他現在只是一個小角色,和張苞、馬謖坐在了閑雜人等做的末席上。

本著鍛煉新人的想法,今年剛滿十六歲的張苞,也是跟隨這劉耷入蜀。封建時代,老子英雄兒好漢,劉耷帶著兄弟們打下來的江山,不交給自己的子侄們還能交給誰呢?不去鍛煉張苞、簡傑這種根紅苗正的晚輩才不正常。

比起簡傑好不容易才自己拉出來的一百名部曲,張苞本身便從自家老爹那裡領了一百部曲,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戰鬥力非常強。

終究是自小在一起長大的兄弟,過去兩年見得有些少,但一見面之後便又混在了一起。

按照張苞的說法,在他出發之前,張飛曾經專門叮囑過他一番,讓他沒事的時候多跟簡傑走動一下,多多聽聽簡傑的話。

在張飛的意識之中,他們這些自始至終便跟隨在劉耷身邊的人,早已經是生死與共的血盟,將來肯定是要相互扶持的,不過他們的子輩們水平都一般,最多就是張苞、關興這樣的肌肉棒子,沒啥頭腦。

這個時候出簡傑這麼一個腦瓜特別精明的子輩們,上一代的人自然希望他們能夠相互扶持,一併來面對這個亂世。

不過此時此刻,簡傑的眼睛卻沒有放在和他擠在一張席位上的馬謖和張苞,而是默默得盯著那邊的樊友。

這個樊友的確有股子士人的風采,在這場宴會上成了僅次於劉耷的耀眼人物,只看這外貌和談吐,妥妥一個古代名臣的模樣。

只是看著看著,簡傑的嘴巴卻是撇得老厲害了,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樊友其實相當水,簡直都可以媲美自己身邊的馬謖。就在幾年之後的襄樊之戰中,樊友可是成了一個斷送掉蜀漢國運的大坑。

當時憑藉著糜芳和士仁的反水,呂蒙兵不血刃拿下江陵和公安兩座重鎮,應對關羽軍團的垂死反擊。

而能力上可以說是江東第一人的陸遜,則是順流而上逼近宜都,然後樊友被嚇得棄城而逃。樊友逃跑之後,其手下的據點長吏和蠻夷酋長都望風而降,宜都郡也兵不血刃落在孫吳手裡面。

如果說江陵和公安的叛變,讓關羽軍團失去了後勤基地,從而整個大軍不戰自潰,那麼宜都的投降,則直接阻斷了關羽跑往蜀地的通道,讓關羽最終身首異處。

但這還沒有完,宜都郡所轄的三個縣夷道、西陵、佷山,正是夷陵之戰爆發的地方,陸遜就是靠著宜都郡的特殊地形才把劉耷擋住,並且一把火斷送了劉耷的主力部隊。

如果樊友能夠給力一點兒,組織手底下的將士進行抵抗,孫吳憑藉著這個年代極其落後的攻城方式,還是很難奪取宜都的。

畢竟當蜀漢亡國之時,陸遜的兒子,同為頂級名將的陸抗,手握數萬大軍,卻是對堅守永安的羅憲同樣無可奈何。

倘若樊友能夠給力一點兒,守住宜都這個關鍵點兒,等夷陵之戰的時候,劉耷就可以一口氣衝出夷陵山道,在平原上和孫吳軍隊展開決戰。

即便是陸遜身為三國時期的頂級軍事統帥,沒有了夷陵山區的地利優勢,單純靠孫吳那孱弱的陸戰能力,想要在平地上打贏劉耷的百戰老兵,恐怕還是有點兒難度的。

劉耷集團對逃兵和叛徒有時實在太過仁慈,像是棄城逃跑的長沙太守廖立,投降呂蒙的零陵太守郝普,都沒有追究他們的責任,更是鬧出了廖立毀謗劉耷,郝普兩次投降孫吳的鬧劇。

以劉耷集團不怎麼殺人的習性,或許樊友最終保住了性命,但是他的名字從此消失在歷史的記載中,而他的行為也沒有糜芳和士仁惡劣,這麼一個在蜀漢國運上狠狠踩了一腳的傢伙,最終也沒有像糜士二人那樣留下千古的罵名,成了一個默默無聞的傢伙。

現在看到樊友這個坑貨,簡傑腦子裡面便在那裡打轉轉,就想著能夠幹掉這個傢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8章 樊友

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