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小司機

第21章 小司機

「給我住手!」看著簡傑將匕首頂到趙原背後,對面的虎豹騎大吼道,生怕簡傑這個小亡命徒傷到夏侯家的外甥。

不過簡傑最終沒有朝趙原下手,而是將他朝著虎豹騎一把推了出去。在推出去的同時,簡傑又朝著另外一邊的劉香撲去,此時後者正緊張得看著雙方的對峙,還沒從簡傑控制趙原的異常之中反應過來。

「目標果然還是夏侯女公子!」

簡傑這一系列的動作,果然吸引了虎豹騎的注意力,他飛快得用手穩住被推過來的夏侯家外甥,想要利用這個空隙制住眼前這個十歲的小刁民。年紀輕輕就敢劫持人質,等再過上十幾年必然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大盜。

只可惜這個虎豹騎並不知道,歷史上若干年之後,夏侯淵的兒子夏侯霸叛逃蜀國,娶了夏侯霸外甥女的蜀國皇帝劉禪指著自己的兒子對夏侯霸說,這是夏侯家的外甥。也就是說,實打實的夏侯家外甥,都會姓劉,更不用說眼前這個冒牌的夏侯家外甥。

於是就當這名注意力全被簡傑吸引住的虎豹騎接過趙原,準備把他推到一邊,再去搭救夏侯小姐的時候,冷不丁卻是被迎面而來的趙原一把塵土撒到臉上。

雖然人是有著扎眼反射的,但虎豹騎還是被糊了一臉塵土,眼睛一時間睜不開。

只是緊接著,虎豹騎小腹一痛,他的小腹上面竟然多了一把匕首,赫然是之前亂民簡傑用來殺死自己同袍,劫持夏侯家外甥用的那柄匕首。

簡傑一開始的計劃根本沒有用這一推,藉助趙原來傷害虎豹騎。在塞完手裡的塵土之後也是突然間靈機一動。

手裡的匕首緊接著頂到趙原后心,趁著虎豹騎視線受阻看不到匕首的位置,把匕首別到趙原的腰帶上。於是在迷了虎豹騎眼睛的同時,趙原抽出匕首一下子捅進了虎豹騎的小腹。

本來趙原是想要在虎豹騎肚子上豁開一個大口子的,不過這虎豹騎身上的甲胄非常精良,僅僅是刺穿了他的小腹,卻沒能給他造成更大的傷害。

到了這個時候虎豹騎還沒意識到眼前這個夏侯家的外甥有問題,他也就不用再混了。虎豹騎眼睛雖然看不清,但大吼一聲還是朝著趙原的人影砍去。不過趙原終究也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稍微一側身便躲過了這名虎豹騎的一劍。

只是接下來趙原卻是束手無策起來,那名虎豹騎揮舞著長劍,徑直向趙原追來,也是把手無寸鐵的趙原逼得亂跑。

「從他右側砸!」與此同時,那邊的簡傑也是大吼一聲,他也是看清楚了,剛才趙原那一把塵土,把虎豹騎的右眼迷得比較厲害,到現在也是沒有完全睜開。現在虎豹騎的右邊視線受阻,從右邊砸他多半能夠取到效果。

簡傑這一喊,不只是他,還有邊上的劉香和劉玉,也是將車上的一些能扔的東西全都朝著虎豹騎砸了過去,倒是給處在下風的趙原創造了活命的機會。

砰一聲,簡傑扔出去的一個木箱子,也是正中了虎豹騎的腦袋,因為右眼睜不開,還在那裡和趙原糾纏,他雖然聽到了風聲,但是沒有看見這個木箱子,哪怕是戴著頭盔,一下子也是砸得頭破血流,摔倒在地上。

這虎豹騎摔倒在地上,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可是動了好一會兒,終究還是無力得躺在地上,身下的黃土也是漸漸被鮮血染成了黑色。

覺得這虎豹騎多半是完蛋了,趙原想要拿起這名虎豹騎的佩劍,過去幫簡傑的父親簡雍一把。

「阿原讓開!讓我來撞死他!」也許是電視劇電影看多了,某些反派重傷后詐死突然襲擊的橋段給簡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雖然這名虎豹騎可能是失血太多撐不住了,可是簡傑還是不敢放心,於是徑直坐在驢車上,駕駛著驢車向這名虎豹騎身上碾過去。

趙原剛才那匕首的確是給虎豹騎造成了很重的傷,再加上一系列糾纏已經讓這名失血過多的虎豹騎筋疲力竭。駕著車的簡傑便這樣把驢車碾到這名虎豹騎的身上,後者依舊躺在那裡紋絲不動。

看到這裡,趙原這才跑到虎豹騎屍首邊上,一把從虎豹騎的手中將他的佩劍拿了起來,跑過去給簡雍助陣。

「又死了一個!哈哈!馬上便要完成三殺任務了!你們這些虎豹騎也沒什麼本領,竟然被幾個小孩子給殺掉,太弱了!唉,想想你們老家裡的嬌妻,也真是慘啊,曹魏可是強制要寡婦再嫁的,過段時間,可能就有人睡著你們的老婆,打著你們的娃了,真是可憐!」

在幹掉第二個虎豹騎之後,無力上前相助父親的簡傑,就在那裡遠遠得說著垃圾話,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簡傑的垃圾話起了作用,本來略佔上風的兩名虎豹騎,竟然逐漸和簡雍打成了均勢。

畢竟本來四個人一起護送的,結果發生異變后,竟然有兩人被殺,的確是非常傷士氣的。而簡雍則是絕處逢生,比這些虎豹騎見識過不知道多少大場面的他,可以說是穩如老狗。

「你給我閉嘴!」終於有一個虎豹騎士兵忍不住了,簡傑如同唐僧一樣的絮叨,直接便把他惹毛了,作勢就想脫離戰團過來幹掉簡傑。

這是一個剛剛結婚的青年軍官,自然知道現在曹魏為了恢復人口,強制寡婦婚配,甚至有些官吏為了業績升遷,把一些明明不是寡婦的已婚婦女交出去婚配。

只是這名虎豹騎軍官,馬上便被趙原給糾纏住,雖然趙原不是他的對手,但一時之間卻也無法被他秒殺。

夾擊之勢一破,那邊簡雍頓時倍感輕鬆,手中劍也是舞得更加厲害,他的老大劉耷可是一名劍術高手,自創「顧應」劍法,作為小弟的簡雍,也是得到了劉指導的真傳,一看己方氣勢上來了,也是用出了劉指導教給自己的秒人大招「以德服人」。

這大招的名字都是劉耷瞎取的,不過招數卻是異常精妙,隨著簡雍長劍挽出數個劍花,他的對手也是被劍光所惑,躲閃不及,直接被簡雍在右臂上砍了一劍。

挨了這一劍后,這名虎豹騎更不是簡雍的對手,想要上馬逃跑,卻是被簡雍緊接著一劍從背後刺死。

隨著簡雍殺死了自己的對手,那邊正在吊打趙原的虎豹騎也是大吃一驚,但偏偏自己又秒不掉趙原,似乎年紀輕輕的趙原已經覺醒了遇強五五開的屬性,連著和兩個虎豹騎打了一場,雖然處於絕對的下風,但卻毫髮無傷。

隨著簡雍加入戰團,這名因為強行軍而疲憊不堪的虎豹騎軍官也是慘遭斬殺,而幹掉他的簡雍也是累得直接坐在地上,揣著粗氣。

簡雍今年也不過四十三歲,在後世即便是自稱青年也不很過分,但在這個時空,卻已經是黃土埋到半截的老年人。

「阿原!幹得不錯啊!再磨練上幾年,你覺得不比你阿翁差!」在表揚了一句趙原之後,喘著粗氣的簡雍又朝著自己的兒子比劃一根大拇指,現在他是相信了,自己兒子就是一個神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 小司機

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