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鹽鐵糖國營

第214章 鹽鐵糖國營

「阿傑,真沒想到你還會弄石蜜!?」

都說君子遠庖廚,但是江陵城州牧府的庖廚之中,卻是聚集了不少荊州的大人物們,新加入的軍師中郎將非常好奇得看著簡傑在那裡帶人試做石蜜。

龐統是真得很關注石蜜的製作情況,因為他也發現了,這石蜜後面蘊含著一個不小的生意。

中國人不是萬能的,譬如在製糖這個方面,便落後了隔壁家的阿三。在這個年代,漢人常吃的甜食只有飴、餳和蜜。

飴和餳就是後世說的麥芽糖,這兩種糖都是以糯米為原料,稀的叫飴,乾的叫餳。後世經過提純的麥芽糖甜度都只有蔗糖的三分之一,因此現在大漢的有錢人都講究吃蜂蜜。

不過蜂蜜這東西也不能老是吃,幸好在這個年代印度人已經發明了制蔗糖的方法,他們將甘蔗榨出甘蔗水晒成糖漿,用火煮練成為蔗糖塊。

而張騫通西域,使得印度人發明的蔗糖可以通過絲綢之路進入中國,漢朝人把這種比麥芽糖甜得多的美味稱為「西極石蜜」,普通百姓可是銷售不起這種奢飾品,但那些達官顯貴們卻是不差錢的,一度讓這種經過遙遠的距離從古印度運到大漢的食品非常暢銷。

不過後來隨著連年羌亂,以及大漢王朝土崩瓦解,石蜜這種東西,已經很少出現在中原了。

可以說石蜜這種食品,在大漢是很有市場的。如果劉耷集團能夠掌握製作石蜜的方法,並將之和鹽鐵一樣專營,又是一大筆財政收入,龐統念念不忘十個萬的小目標,真得就有充足的財力來實現。

「放心吧!阿傑說能行肯定就能行的!一會兒等著吃新鮮的石蜜就行了,十元,過來給我支支招,我自己下不過孔明!」

和龐統不一樣,劉耷和諸葛村夫對簡傑可是非常有信心,兩人也沒有一直盯著,而是在旁邊開了一局象棋。

只可惜劉關張綁起來,下象棋也不是諸葛村夫的對手,被身旁兩個臭棋簍子指揮得接連潰敗,劉耷也是忍不住尋求龐統的戰術指導。

雖說江東集團也有非常溫馨融洽的那一面,但是以龐統在江東的尷尬地位,他是接觸不到這一面的。倒是劉耷集團,馬上便把他接納到核心之中。

看著在那邊下棋的兩組人,龐統馬上收拾心情跑過去,準備過去和諸葛村夫隔空較量一番,雖說他在諸葛村夫之下,但是龐統可不想一輩子都在諸葛村夫之下的。

不過人雖然來到了棋局邊上,腦子卻還有一部分放在石蜜上。即便是諸葛村夫的第二任繼承人費禕,都有著一邊下棋一邊處理政務的超強大腦,龐統這事也不在話下。

只是這下起棋來,因為這緊張的戰局,龐統很快便把糖的事情忘到了腦後。最終經過一場激烈的戰交戰,劉關張龐的團隊還是輸了比賽。

這場真有點兒本來我比諸葛村夫高那麼一點兒,但是加上你們三個,卻比他低了那麼一點兒的味道。

前期被劉耷浪沒了一個砲一個馬,儘管龐統絞盡腦汁得補救,可是失了先手之後,對面的諸葛村夫又不犯錯,龐統真是有心殺賊無力回天。

「剛才那局輸了都怨主公一開始亂下,咱們再開一局!」龐統曾經因為不給劉耷面子,被劉耷從宴會上攆走過。頗為爭強好勝的他,這次又沒給劉耷面子,幾乎直指劉耷瞎指揮是敗壞棋局的根源。

劉耷這人也頗有容人之量,歷史上被龐統頂撞了把人攆走,過了一會兒又把人給請回來。下個棋什麼的,更不在話下,直接便把龐統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也就在這個時候,風中飄過來一股透著甜的焦香味,正準備再開一局的卧龍鳳雛,一下子齊齊放下了手裡的棋子,簡傑的蔗糖似乎是弄好了。

不一會兒,簡傑便托著一盤子黑不溜秋的東西端了過來,劉耷一行人忍不住便圍了上去。如果這時候有個穿越者在這邊,會立馬認出這是後世爛大街的紅糖。但在這個年代的大漢人看來,卻絕對是一件稀罕事。

「大哥!我先給你試試毒!」雖然品相不是很好,但張飛毫不猶豫得便抓起一坨紅里透黑的糖塊塞進了口中。

「你我兄弟情深,我怎麼忍心看著益德一個人試毒!」那邊關羽也是毫不猶豫得便要抓起一坨糖塊往口中塞。

只可惜關羽還是有些太慢了,胳膊超長的劉耷后發先至,在他前面抓了一把糖:「當年都說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這個做大哥的怎麼能落後!」

主公都要死了,其他做臣子的難倒不表一下忠心嘛,不一會兒一大盤子紅糖,便全部劉耷集團的高層們分而食之。

「不錯啊!比那個石蜜好吃多了!」隨著吃了一把紅糖之後,諸葛村夫也是忍不住稱讚了一句。

之前他們吃的石蜜,那是從印度生產的糖塊,走西域運到大漢,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道手續,那裡及得上剛生產出來的紅糖好吃,熱熱的透著一股甜味。

「應該還能再弄出一盤子來,到時候老師您也拿回去一些給師母嘗嘗,這東西據說對女人的身子很補!」這邊簡傑又忍不住對自己老師排氣馬屁來。

諸葛村夫還沒說什麼,那邊劉耷卻是擺了一下手,示意諸葛村夫全都拿回去就是了。

倒是那邊龐統卻是抓住了簡傑口中的破綻:「『據說』,難倒這東西不是你發明的嗎?」

言多必失果然是有道理的,簡傑上一世經常聽到流血的女性喝紅糖水補身體,結果一不小心便說了出來。

不過簡傑腦子反應也很快:「就是據說啊!紅糖這東西其實之前就有的,就是在咱們荊州的安陸縣,秦漢之交時,有一位老嫗發明了這種利用甘蔗榨汁蒸煮的製糖法,因此成為巨富,被人稱之為糖嫗。只可惜糖嫗的獨子黑夫,卻是被徵召參加李信的伐楚大軍,最後戰死沙場,讓糖嫗傷心過度而亡,這紅糖的產法也就失傳了!我這是自己琢磨著復原的製作工藝!」

簡傑是怎麼知道紅糖生產方法的呢,因為他看過穿越小說《秦吏》,上面的主角除了修公廁以外,還弄出了紅糖這麼一個發明。

聽了簡傑的話之後,龐統更加迷糊,身為荊州人,但他怎麼不知道本地竟然有個叫做糖嫗的傳說人物呢?

不過簡傑說的言之鑿鑿,又是李信伐楚什麼的,現在的荊州,當年恰好被秦楚分管,龐統還真找不到什麼明確的破綻,只好將這個疑問摁在了肚子里。

「你這盤糖是用多少甘蔗做的?」倒是一直不做聲的糜竺突然間插了一句。

商人的本性讓他馬上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商機,如果是在二十年前的徐州,糜竺會想盡辦法把這個製作工藝搞到手的,不賺上一個億的小目標他是絕對不會收手。

「大概三十斤甘蔗能制出一斤紅糖來吧!工藝精鍊一下,應該能夠提升一下產出比!」

「這一斤糖賣個二百錢,完全不成問題!」又回味了一下紅糖的味道之後,曾經的商業巨頭糜竺也是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臣懇請主公對紅糖製作工藝進行保密,然後在治下開展紅糖專賣。石蜜都已經如此珍貴,我們的紅糖一定能夠賣得更好!所得的收入可以用在擴軍之上,一旦擁有十萬可戰之兵,到時候何愁主公大事不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4章 鹽鐵糖國營

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