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借荊州

第211章 借荊州

當簡傑下一次再見到龐統的時候,他已經成了劉耷軍的軍師中郎將,和諸葛村夫擔任一樣的職位。

雖然期間「旁捅」曾經被劉耷安排到耒陽去做縣令,算是遠離了中樞,但靠著魯肅和諸葛村夫的舉薦,龐統又再次進入了劉耷的視線。

這一次,劉耷仔細和龐統談了一下,終於確定了,這就是自己需要的人才,然後給了龐統僅次於諸葛村夫的待遇。

這次跳槽對龐統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與其在江東和流亡北士、江東士族們競爭,來到劉耷集團的龐統直接便成了一個小副總。

而且龐統是帶著項目來的,江東也是存著二分天下的打算,這個打算最終因為周瑜的驟逝而偃旗息鼓。沒有了周瑜這個江東軍方第一人的力主,這個計劃根本進行不去。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這句話可不是白說的,靠著地理屏障的存在,中華幾千年歷史中,蜀地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割據政權。

歷史上劉耷能順利進入益州,那是劉璋主動邀請的,可以說是引狼入室。期間劉璋還送了白水軍給劉耷,外加米二十萬斛、騎千匹、車千乘、繒絮錦帛等各種物資。

就這樣,劉耷和劉璋兩家決裂后,劉耷還是花了小兩年的功夫,加上諸葛亮、張飛、趙雲帶著荊州生力軍支援才搞定劉璋,期間還有很多益州將領是在劉耷廣樹恩德的大義名分下投降的。

如果是換了周瑜來,那可就不好說了。雖然周瑜的軍事能力高於劉耷,但是卻沒了劉耷的人和,打個三年、五年甚至更久,都很有可能,到時候甭說有沒有人會抄後路,單說後勤的支持就是個大難題。

取蜀地這麼麻煩,風險係數這麼高,周瑜這一死,江東政權二分天下的進程徹底打斷。之前龐統一直都忙著為取得蜀地做準備,一下子沒了用武之地。

而劉耷這個時候,也是處心積慮奪取蜀地,完成諸葛村夫隆中對上的部署。跳槽到這裡的龐統,因為帶著入蜀這麼一個大項目,馬上便被劉耷委以重任,儼然要協助劉耷完成入蜀這麼一個大項目。

對於諸葛村夫來說,龐統的加入,也是減輕了他肩上的負擔。雖然諸葛村夫是一個能夠一人干蕭何、張良和韓信工作的不世奇才,但如果有龐統、法正把張良、陳平的工作給幹了,諸葛村夫也會非常樂意只去做蕭何的。

畢竟蕭何才是神一樣的劉三認定的大漢第一功臣,所以即便龐統加入到劉耷集團之中,也沒有威脅到諸葛村夫的地位,因為在劉耷有了靠譜的謀士之後,諸葛村夫開始逐步放棄掉自己的謀士身份,開始朝著丞相的專精方向發展。

龐統加入劉耷集團,讓劉耷同時收穫了卧龍鳳雛,達成了後世西虹市首富王多魚的成就。

還沒等劉耷為龐統的加盟感到高興,周瑜的繼任者魯肅,又給劉耷送來了一個大禮包,江東所擁有的以重鎮江陵為首的部分南郡地盤將會交給劉耷。

想當年周瑜在江陵城下打了一年才得到的地盤,就這樣交到了劉耷手中,這個禮包分量不可謂不重。

後世演變出來的「借荊州」的說法,好像孫吳將整個荊州全都借給了劉耷,但實際上借出的只是荊州南郡的一部分,因為南郡還有一些地盤在曹操和劉耷手裡。

至於借荊州這件事,孫吳也不是沒有好處。

因為劉耷奪取荊南四郡,孫吳奪到的南郡區域,其實是一個東西向的狹長區域,而且使劉耷完全隱藏在孫權身後,和曹操並不接壤,由孫權全部承擔防禦曹操的責任,劉耷可以悶聲發大財,而東吳就成冤大頭,需要在荊州全面應對曹操的軍事壓力。

更要命的是,在赤壁大敗之後,曹操又轉換了進攻方向,準備從東線淮河巢湖一線進攻孫吳。

比起北方來,這個時候的南方實力實在有些太弱,江東的兵力有些捉襟見肘。在這種情況下,將南郡借給盟友劉耷,讓他承擔防禦曹操的責任,降低東吳軍事經濟後勤壓力,自然是一件可以理解的事情。

而那邊劉耷拿到了江陵,雖然要面對曹操的軍事壓力,但卻擁有了入蜀的通道,不受江東影響的入蜀通道。

對於以隆中對為指導核心,力圖奪取益州和荊州的劉耷集團來說,接手江陵以便奪取益州,已經成了他們迫不得已的選擇。

至少在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劉耷集團和孫權集團對於南郡的交易,其實是一件雙贏的選擇,雙方各取所需。

只是後來隨著局勢的發展,曹操數次南征濡須無功而返,而經常帶著十萬大軍在合肥吃癟,讓孫十萬意識到一個問題:淮河巢湖以南河網密布,以北平原曠野,如果自己主動出擊越過淮河巢湖一線,水軍戰力銳減、後勤難以維繫,註定無功而返。

但同樣,曹軍一旦越過這一線,同樣面臨難題,也就是說誰主動進攻誰吃虧,曹操在這一帶進攻註定占不了太大的便宜,反倒是來自長江上游的壓力頗增。

這個時候的劉耷奪取蜀地,又在漢中之戰中艱難得戰勝了老對手曹操,佔據了長江上游的他,聲勢如日中天,讓孫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最終發生了白衣渡江的背刺時間,這件事對志在爭奪天下的江東絕對是一個巨大的災難,但上不了中國科技大學的孫十萬,早已經沒有爭奪天下的勇氣,割據自守便已經是他的首要選擇,全據長江防線才能讓他的割據政權更加持久一些。

然後劉耷集團便喜氣洋洋得接手了江陵,並以江陵城當做集團的新治所。正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最近一直在果都鄉研究黑火藥的簡傑,被劉耷叫到江陵,參加最新的高層會議。

當然和坐在那邊討論問題的龐統不一樣,簡傑只能像個嘍啰一樣得站在一邊,聽著這些大人物在那裡縱論天下大勢,時不時還得給他們端茶倒水。

至於之前被龐統抽了一下的舊怨,簡傑也只能小人不計大人過,把這一頁給掀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1章 借荊州

3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