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交通警察龐士元

第210章 交通警察龐士元

就在簡傑進行反擊的時候,諸葛村夫端起了一杯茶正準備喝上一口。

自從簡傑利用華佗醫療權威的身份,將飲茶的習慣在荊南四郡推廣開之後,諸葛村夫也是很快便喜歡上這種新鮮的飲品,每天必然會來上一壺,讓他工作的時候更加有精神。這次出使江東,仍然不忘了帶上一些在船上喝。

只是在聽完簡傑的話之後,已經娶妻生子的諸葛村夫,馬上便反應過來這是在惡搞龐統的名字。

饒是諸葛村夫是一個方正之人,但是在簡傑這猝不及防的飆車之下,忍不住將滿口的茶水全都噴了出去,弄得鬍子、衣服上全是茶水,一點兒男神的架子都沒有。

「真不愧是簡憲和的兒子!」諸葛村夫一邊在那裡擦著身上的茶水,一邊忍不住由衷的讚歎道。

誰有敢說簡傑不是簡雍的種,諸葛村夫第一個不信,小小年紀便能把車開得如此之快,沒有簡雍的家學淵源,是絕對做不到的。

不過很快諸葛村夫的眉頭又皺了起來,簡傑這傢伙沒事就往自己家裡跑,可得把自己女兒看住了,千萬不能讓他給禍害了,這車開得諸葛村夫都心驚膽寒起來。

那邊龐統也是微微一愣,他也不是一個初哥,自然知道簡傑這是在諧音「旁捅」,一時間笑也不是生氣也不是。

看著自己在大名鼎鼎的鳳雛面前扳回了場面,簡傑心裏面也是頗為得意,這鳳雛也不過如此罷了。

不過還沒等簡傑高興一會兒,那邊龐統卻是掄起手裡面的佩劍,帶著劍鞘在簡傑身上連抽了幾下。

這年頭士人都習慣佩劍,即便是諸葛村夫也都帶著,上次來江東時還亮過劍。猝不及防之下,簡傑的後背上便被龐統狠狠得抽了幾下。

說不過人便動手打人,這鳳雛真是一個輸不起的人,還沒等簡傑回罵,那邊龐統卻是已經振振有詞起來:「這一下我是替劉使君打的你!」

納尼!?自己飆車,和遠在公安的黃書有什麼關係?

看著簡傑有點兒懵逼,龐統冷笑一聲:「孔明剛才也說了,劉使君對簡傑你可是寄予厚望的!我今天見到了你,同樣覺得你是天下難得的奇才,可是你的行為,對得起你所具有的才能嗎?」

不等簡傑有所表示,龐統繼續連珠炮似得說道:「可是你簡傑是怎麼回事?年紀輕輕卻不學無術,腦子全都放在了男女之事上。須知你這個年紀還只是一個少年,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孔子說過君子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斗;及其老爺,血氣既衰,戒之在得。』你現在不好好學習,把這些精力都放在了這種事情上,說起話來輕浮無形,讓別人怎麼看你?或許靠著你的天分,依舊能夠做成一番事業,但是你卻達不到你本來能夠達到的高度!你看看你老師是怎麼做的嗎?他的私德無人能及,即便是有人想要攻擊他,都找不到什麼把柄來!你呀!還是太年輕了!」

聽了龐統這番話之後,簡傑愣了片刻,因為他覺得龐統的話很有道理,自己還是有些圖樣圖森破了。

簡雍放浪形骸,雖然過得很爽,但是卻沒有了更進一步的機會。平心而論,在部分人眼中,簡雍這種人一看便不靠譜,估計劉耷集團中也沒多少人把他放在心上,

再加上簡雍本身的能力不足,根本就沒有什麼進步的空間,他在劉耷集團之中的地位,更近似於一個插科打諢的弄臣。簡雍最後能夠排在糜竺之後,受封一個雜號將軍,已經是劉耷顧念舊情了。

再看看諸葛村夫,私德之上一點兒瑕疵都沒有,譬如和王司徒辯論起天下大勢來,諸葛村夫可以肆無忌憚得對王司徒進行人身攻擊,但是王司徒還有其他人,卻很難找到諸葛村夫的黑點。

正是靠著對自己的嚴格要求,敵我雙方都挑不出毛病來,這也讓諸葛村夫從政期間少了不少麻煩和攻訐。諸葛村夫要是和他的侄子諸葛恪那樣跳,估計早就被滅族了。

「多謝士元先生教誨!簡傑知錯了!從此之後一定嚴格要求自己,再也不如此輕浮!」只覺得自己後背上被抽得生疼,估計都會留下一道印子,但簡傑可不敢炸毛。

沒辦法,誰讓他追求進步呢。現在有人指出自己的缺點,為了表露出自己的氣度來,都應該虛心接受,就是裝也得裝下去。

「我代你教育一下你的學生,你不介意吧!?」等抽完了簡傑,龐統笑眯眯得坐回了諸葛村夫的對面。

「沒事,挺好的,我一直不太好意思揍這傢伙,你只不過做了我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對於被揍了的簡傑,諸葛村夫也沒有出頭的意思,在那裡扇著自己的白羽扇,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的模樣。

「好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今日在你船上盤桓了這麼久,該談的事情都談完了,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再好好談一下!」說完之後,龐統向諸葛村夫行了一個禮準備告別。

而就在離開的時候,龐統又突然間又跑到了簡傑面前,非常風騷得扶了一下自己的劍,簡傑條件反射之下身體都抖了一下。

「簡傑,你還是非常有才能的,我很看好你,只希望你能夠對得起自己的這份才能,不要辜負了大家對你的期望!」說罷,龐統又拍了一下簡傑的肩膀,離開了大船。

目送著龐統離去的身影,簡傑呆在原處愣了許久,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直到諸葛村夫在他後背上,在之前被龐統狠狠抽了一下的傷口上拍了一下,簡傑這才反應過來,剛才龐統不痛不癢得說了幾句好話,但自己卻是被他實打實得抽了一下。

還沒等簡傑破口大罵,那邊諸葛村夫又在簡傑傷口掐了一把:「來!來!你給我解釋一下,我畫的那四副畫被你弄到哪裡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0章 交通警察龐士元

3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