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你TM倒是快上圖啊!

第207章 你TM倒是快上圖啊!

「公瑾!亮來祭奠你了!」

哭嚎著的諸葛村夫,像是周瑜的生死之交一般撕心裂肺,弄得簡傑都想送他與周瑜再聊聊去。

但諸葛村夫很快便被迎客的孫權和魯肅勸住,三人很快便扎堆在一起,政治家自然有著自己的共同語言。

倒是簡傑的目光,卻是被喬夫人給吸引過去,難過人妻曹都對她念念不忘,是真漂亮啊!尤其是女要俏一身俏,這一身素服,外加梨花帶雨的模樣,如果曹老闆在這裡,估計看這個未亡人看得都能夠瞪出眼珠子來。

「真齷齪!」

不過簡傑很快便把那些想法排出了腦海,自己作為封建主義接班人,怎麼能夠有這種下流的想法呢!肯定是受簡雍那齷齪基因影響的!對!沒錯!

「阿傑哥哥!」簡傑剛剛收攝住心神,喬夫人身邊一個披麻戴孝的小姑娘卻是對著簡傑叫了一聲。

簡傑在江東沒有熟人,所以他一下子認出這是周瑜的獨女周徹。兩年的時間不見,記憶中那個十歲的少女又長大了一些,和兩年前完全變了樣子,如果換上一個環境,可能簡傑都認不出她來了。

父母是帥哥靚女的周徹,越發的漂亮起來,只是此時的氣色卻並不好看,這段時間因為悲傷過度,雙眼已經哭得有些紅腫,讓人忍不住便會產生一絲憐憫。

看著周徹這個模樣,簡傑是真得有些心疼和可憐她。因為簡傑知道,這個少女才剛剛達成少年喪父的成就,後面還有青年喪夫和中年喪子兩個相媲美的慘劇在等待著她。

說起來,周徹的未來本來是非常好,嫁給了孫權最喜歡的兒子太子孫登,本來將會達成母儀江東的成就,只是孫登的早逝毀掉了這一切。而在孫吳那血腥的政治鬥爭之中,孫登留下的三個兒子也全都完蛋。

只要自己能夠幫助劉耷一統天下,孫登還早不早死不知道,但孫登的兒子應該有活命的機會吧!

就在看到周徹的時候,簡傑突然間再次堅定了幫助劉耷一統天下的決心,就當為了這個可憐的小姑娘。

「人死不能復生,阿徹,你不要難過了!你這個樣子,大都督他的在天之靈恐怕也不會安息的!」失去至親的悲痛,簡傑作為一個外人自然無法體會,也只能說著這些場面話。

「謝謝阿傑哥哥!如果不是上次阿傑哥哥來江東的時候對著我阿翁說了那麼一番話,我可能連和阿翁放風箏的機會都沒有,我阿翁彌留之際,曾經讓我替他好好感謝你,另外還讓我把他的瑤琴送給您!」說著,周徹又哭了起來。

聽了周徹的話后,簡傑默不作語,或許自己的一點兒小舉動,真得給周瑜彌補了一點兒小遺憾吧。

「對了,我的老師孔明先生,精擅丹青,這次曾經為大都督畫了四副畫作,可以說是形神俱似。阿徹,等以後你要是想大都督了,可以拿出來看一下!」

看著哭得那麼慘的周徹,簡傑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帶的畫,這個年代沒有相片,後人只能用畫像來表達對先人的哀思。

而諸葛村夫畫的這四幅畫,絕對稱得上佳作,而且可能因為諸葛村夫本人和周瑜都是這個年代的頂尖人物,更是投入了極大的精力,給畫中的周瑜賦予了一股精氣神,不是一般畫師能夠比擬的。

「謝謝阿傑哥……」

就當周徹機械得感謝著簡傑的時候,那邊簡傑已經將其中一幅畫卷給展開了,上面描述的是周瑜青年時拜師訪友,努力學習,結交孫策的故事。

上面那張稍顯稚氣,但卻神形俱似的周瑜,再一次擊中了周徹柔軟的心房,哭得直接跪倒在地上,抓著這幅畫死活不肯鬆手。

簡傑索性也不去安慰周徹,而是把之前諸葛村夫給周瑜編的一段悼詞,給周徹念了出來:「吊君幼學,以交伯符;仗義疏財,讓舍以民。吊君弱冠,萬里鵬摶;定建霸業,割據江南。吊君壯力,遠鎮巴丘;景升懷慮,討逆無憂。吊君丰度,佳配小喬;漢臣之婿,不愧當朝,吊君氣概,諫阻納質;始不垂翅,終能奮翼。吊君鄱陽,蔣干來說;揮灑自如,雅量高志。吊君弘才,文武籌略;火攻破敵,挽強為弱。」

隨著每念完一段悼詞,簡傑便拿出一副諸葛村夫配套的畫給周徹看。一開始周徹只是哭得越發厲害,等哭了一會兒之後終於不哭了,而是撫摸著簡傑拿著的畫不肯離開。

諸葛村夫精心描繪的畫作,竟然讓周徹有了一種父親沒有離開自己的感覺,彷彿父親的靈魂便在這些畫中慈祥得注視著自己一樣。

「謝謝你,阿傑哥哥!」又過了許久之後,周徹終於止住了哭聲,順手便將簡傑手裡的畫全都接了過去,把這些畫當成了簡傑專門送給她的禮物。

而在那裡寬慰周徹的簡傑,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自己還需要給諸葛村夫放PPT,由著周徹把那四幅畫全都拿了過去。

與此同時,諸葛村夫在孫權和魯肅的陪伴之下,終於來到了周瑜的靈堂,馬上開始了自己的表演,在周瑜靈前跪下,然後開始念叨起自己寫給周瑜的悼詞來:

「嗚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人豈不傷?我心實痛,酹酒一觴;君其有靈,享我烝嘗!吊我……」

只是念到這段需要圖畫配合的悼詞之時,諸葛村夫竟然沒有發現簡傑的蹤影,本來這個時候簡傑是要一一展開這四副圖畫的。

發現這個異變之後,諸葛村夫微微一愣,平時挺靠譜的簡傑怎麼找不到了,不過他還是決心給簡傑一個機會。

於是諸葛村夫也不去說詞了,而是悲痛欲絕的用腦袋砸起周瑜的棺材來,一邊砸還一邊側頭尋找著簡傑的身影。

而這個時候,告別了周徹的簡傑終於來到靈堂之中,看到諸葛村夫那個「你TM倒是快上圖」的表情之後,簡傑才意識到,諸葛村夫的圖,好像被自己隨手送人了。

簡傑知道諸葛村夫在這裡碰頭是給自己時間,可是簡傑往回看去,目光所及卻是一片白色,一時間找不到了周徹的身影。於是簡傑便裝作四處看風景,完全無視了諸葛村夫。

看著簡傑這幅小表情,諸葛村夫知道這圖是上不了,真想過去爆錘簡傑一頓,也虧他演技了得,索性不用看PPT,繼續宣講起來:

「君當年,雄姿英發;哭君早逝,俯地流血。忠義之心,英靈之氣;命終三紀,名垂百世,哀君情切,愁腸千結;惟我肝膽,悲無斷絕。昊天昏暗,三軍愴然;主為哀泣;友為淚漣。亮也不才,丐計求謀;助吳拒曹,輔漢安劉;掎角之援,首尾相儔,若存若亡,何慮何憂?嗚呼公瑾!生死永別!朴守其貞,冥冥滅滅,魂如有靈,以鑒我心:從此天下,更無知音!嗚呼痛哉!伏惟尚饗。」

這段悼詞寫得相當真摯感人,一時間靈堂之中的很多人都被諸葛村夫感染得淌下眼淚來,喬夫人更是差點兒哭暈過去。

唯獨諸葛村夫有點兒小鬱悶,這沒有圖片的PPT,感染力下降了一個層次,果然是沒有靈魂的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7章 你TM倒是快上圖啊!

3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