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周瑜之死

第205章 周瑜之死

「良人!」

當劉耷正在將荊南逐漸整合的時候,在巴丘的一處軍營之中,一隊行色匆匆的婦孺,急匆匆得來到軍營,一路暢通無阻得通向了主帥的中軍大帳。

這隊婦孺之所以能夠在軍營之中如入無人之境,完全是因為她們是此處營寨的主將周瑜周公瑾的親眷。

就在半年前,周瑜花了一年的時間,終於奪下了江陵重鎮。只是在這場戰鬥中,親臨一線指揮的周瑜卻是中了一箭,此後身體便每況愈下。

奪下江陵之後,周瑜不顧身體健康,繼續執行自己二分天下的計劃,準備進軍蜀地,只是正當開始要進行這個計劃時,他的身體終於撐不住了。

眼看周瑜病危,孫權也是立即下令讓軍士護送周瑜的親眷,到巴丘去送周瑜最後一程,於是便出現了這一幕。

隨著喬夫人一聲帶著哭腔的呼喊,隨行人員一下子哭成一團,而昏睡不醒的周瑜也是被這些熟悉的聲音從夢境之中喚醒。

「阿翁……」還沒等周瑜說些什麼,一起過來看望父親最後一面的周徹卻是忍不住哭出聲來。

儘管在來的路上已經哭了一路,本來以為眼淚都已經哭幹了的周徹,在見到父親的時候,再次流下大片眼淚。

周徹記憶中高大帥氣的父親,此時已經面色蒼白,再也沒有了往日的銳氣,讓這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心如刀絞。

「阿徹!再也不能去陪你放風箏了!實在對不起……」看著乖巧的女兒,周瑜很想撫摸一下她的額頭,只是現在的他,卻是連挪動一下胳膊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勉強擠出一個慘淡的笑容來。

「阿翁,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去放風箏!」聽了父親的話后,周徹哭得更加厲害起來。

「只可惜,我是沒機會見到阿徹將來長大成人,穿上華麗的嫁衣,風風光光得嫁出去,然後生上幾個胖娃娃,然後在那裡叫我外公,我還想著能夠看到阿徹長成一個老態龍鐘的老奶奶,被子孫環繞在身邊……」

說著說著,周瑜也是流下了兩行熱淚,順著他的臉頰淌到床上,周瑜有著太多的遺憾沒有實現,本來他一直以為自己有著足夠的時間去實現這些心愿,彌補錯失的遺憾,但直到事到臨頭,周瑜才發現自己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做。

「阿翁!您一定會好起來的,到時候我們再去放風箏,就像前年一個樣子……」

周徹還是想要勸說父親振作起來,只是說著說著,她又不爭氣得哭了起來。

「對了,我死之後,劉玄德定然……會來人弔喪,到時候,你們把我的瑤琴送給那……個叫做簡傑的小傢伙吧!替我謝……謝他!」說起和女兒放風箏的事情,周瑜突然間卻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良人,你不會有事的!」聽了周瑜的這番話,倒是喬夫人悲從心來,哭著插了這麼一句。

江東周郎,可是一個文藝愛好者,更是有著「曲有誤周郎顧」的美譽,平日里所彈的瑤琴,更是平生最愛之物,即便是周徹這樣的小心肝,也不能隨便動周瑜的瑤琴,只是這個時候,周瑜竟然把瑤琴送了出去。

說起這個簡傑來,喬夫人想了好久才想起來是前年劉備使者諸葛亮身邊帶著的那個小童,甚至都已經忘記了他的模樣,卻沒想到老公竟然還記得這個稍微有點兒沒有禮貌的傢伙。

「我本來對這個小傢伙沒什麼好感,只是到了這時候,我卻發現我真得該好好謝謝他!如果不是那天他的一番話,我是絕對不會抽出時間,陪著我的阿徹去放風箏的,我只會忙著如何去抵擋曹軍,如何去爭奪天下!因為他的那番話,我臨時改變主意,陪著你們去玩了一天,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竟然會是我人生之中最後陪你們遊玩……」

說著,周瑜又淌下了一股熱淚,如果不是簡傑那次的話,他可能都不會陪著女兒放風箏,而從赤壁之戰後,他更是馬不停蹄在外作戰,根本就沒回過家。可以說簡傑的出現,讓周瑜少了一個遺憾。

隨著說完這話,周瑜再次暈了過去。圍坐在病床邊上的喬夫人,同時難過的暈了過去,然後僕役們開始七手八腳的搶救起來。

又過了一會兒之後,周瑜再次悠悠得醒了過來,這一次氣色竟然好了不少,竟然有精神去撫摸自己的女兒,而在摸了一下女兒的小腦袋之後,周瑜終於告別了兒女情長,一把抓住了邊上站著的魯肅的手。

「子敬!我是不行了,這江東以後就交給你了!你能把劉備吞下來嗎?」

只是望著周瑜那滿是希冀的眼神,知道他可能是迴光返照的魯肅卻是搖了一下頭:「我的軍略遠不如公瑾,而且劉玄德現在已經成了氣候,前段時間,據說更有五溪蠻與之結盟,推他為共主,過去四百年,五溪蠻反反覆復,從來沒聽說對誰如此這般,劉玄德恐怕不是那麼好攻打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只能和劉備保持這個同盟關係了!我之前一直想要吃掉劉備,但現在形勢已經變了,我們是吃不掉劉備了。比起曹孟德這個龐然大物來,孫劉兩家還是太過弱小,面對著強大的敵人,弱者只有抱團,才有反敗為勝的機會,在曹魏沒有受到傷筋動骨的創傷前,一定要和劉備保持好聯盟關係……」

「公瑾你放心,我一定穩固好孫劉聯盟,並為我們江東尋找到破局的機會!」

只是魯肅的這段話,周瑜並沒有聽到,他的眼睛和耳朵都失去了接受信息的能力,再即將踏入永恆之眠的那一刻,周瑜好像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當時還是一個少年的周瑜,聽說了壽春有一個叫做孫策的少年英雄,便主動從老家舒縣前去拜訪。兩人一見如故,從此結為生死弟兄,當時兩人同塌而眠,暢想著將來建功立業。

只可惜,老天還是沒有給這兩個人太多的機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5章 周瑜之死

3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