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夏侯八

第19章 夏侯八

眼前這情況要糟糕,簡傑也是有些著急,夏侯淵最出名的兒子自然是棄魏投蜀的夏侯霸,但關鍵是簡傑不知道夏侯霸是老幾,只記得好像挺靠前。

你說夏侯老哥,你家一度窮得都養不起孩子了,還生這麼多幹什麼?

「女公子難倒離家長久,竟然不記得兄長的名諱?」看著劉香遲遲不肯回答,虎豹騎軍官也是和顏悅色得問道,明顯在懷疑這個夏侯涓的身份。

被逼到這個地步,死馬當活馬醫,簡傑突然間背過手去,在一個只有自己身後人才能看到的角度上比劃了一個數字「八」的手勢。

「伯父家的四公子喚作夏侯八!唉!已經許久沒有見過八弟了,真是異常想念!」說著,劉耷嫡傳的女兒雙眼開始銜著淚花,一副思念親人的模樣。雖然覺得「夏侯八」這個名字非常怪異,但這是簡傑這個自家小弟打出的暗號,劉香也就毫不猶豫得相信了。

這下子輪到幾個虎豹騎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其中一人忍不住問道:「老大,我怎麼記得典軍校尉家的四公子好像叫做夏侯威呢?」

「不對,就是夏侯霸!」

「夏侯霸這個名字聽著很耳熟,的確是典軍校尉的公子,可是我怎麼記得是叫夏侯稱呢?」

「不對!是夏侯衡!」

「什麼不對啊!夏侯衡是老大!」

……

然後這幫子虎豹騎也是交頭接耳得互撕起來,簡傑賭得沒有錯,這幫子虎豹騎也是弄不清楚夏侯淵家的幾個兒子是怎麼排行的,只不過是想要詐一下劉香,卻沒想到劉香回答了一個比較接近的答案,反倒讓他們凌亂起來。

「是對是錯,一會兒找個問問不就知道了嗎?難倒我伯父沒有隨軍出征?」看著這幫子虎豹騎也是那不太准,劉香反倒是自信滿滿得說道。

「對!對!夏侯恩和夏侯傑應該就在附近,咱們去找他們問問不就得了!他們難道認不出自家親戚來嗎?」被劉香這麼一提醒,領頭的軍官突然間想了起來,他們虎豹騎作為曹軍的王牌,其實是有不少夏侯家的人在裡面的,問問這倆人不就得了。

一聽夏侯恩和夏侯傑的名字,劉香也是有些慌亂,不過看到簡傑一個稱讚的手勢之後,她突然間又放下心來,簡傑覺得沒問題,應該沒啥問題,畢竟他可是知道「夏侯八」的人,應該對夏侯恩和夏侯傑有所了解。

畢竟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姓夏侯的人都是曹操的親戚,原先劉香便聽人說過,自己老父親原先的時候便有一個叫做夏侯博的手下,在劉耷第三次徐州大敗後下落不明。想來這夏侯恩和夏侯傑可能只是姓夏侯,卻並不是譙縣夏侯家的人,不一定認識夏侯涓。

「那就有請幾位將軍帶路!」而得到簡傑鼓勵的劉香也是大大方方得答應下來。

現在局勢亂成這個樣子,「長坂劍聖夏侯恩」多半已經化成為凱申物流快遞員,把裝備送到了趙四手裡。至於「當陽虎膽夏侯傑」,這傢伙現在雖然多半沒有死,但肯定沖在最前面,一時半會肯定找不到,怕他們作甚。

「還請女公子勿要介懷!實在是我們未曾見過足下!現在兵荒馬亂,實在不敢讓女公子在此險地久留!我們馬上便帶女公子到主公大營,面見典軍校尉!」

之前這個虎豹騎軍官還是有些懷疑,但見這個「夏侯涓」並不抵觸被夏侯恩和夏侯傑指認,心裏面已經相信了這個看上去出身高貴的美麗女子便是夏侯家的小姐。

這下子虎豹騎確定了夏侯涓的身份,那還敢讓夏侯涓留在戰場這裡,萬一一個不留神傷了死了,他們可怎麼面對夏侯淵的怒火,畢竟這可是夏侯淵用自己兒子的命還回來的侄女,不比親閨女差了。

「那就有勞將軍了!」劉香自然不願意被送到大營,但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如此說道。

「女公子!這兩人是什麼人?」而就在劉香說完之後,一名虎豹騎軍官也是向劉香詢問起劉玉和趙四的身份來。如果這些人是劉耷派來監視夏侯涓的內線,這名軍官並不介意幹掉這兩人。

「這是我的侍女,平日里與我情同姐妹,我現在得救,自然要讓她與我共享富貴!至於這個男孩,他是我的兒子……」

說完之後演技頗好的劉香都說不出口了,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

一看劉香這幅欲言又止的模樣,這些虎豹騎軍官也都是腦補出來劉香的悲慘遭遇。畢竟像劉香這麼一個大耳朵美女,恐怕大部分男人都想要一親芳澤,落到劉耷手裡面,又是敵人之女,多半是經歷了很多少兒不宜的事情。

然後這些虎豹騎軍官也就非常識趣得沒有再提這個話題,倒是有人將劍拔了出來,朝著那邊一直戰慄不已的簡雍走了過去。

「剛才這個刁民可是想要對女公子不軌!待末將殺了此賊為女公子出氣!」在聽了夏侯涓的故事之後,有個軍官也是按捺不住,想要在美女面前表現一番。

這夏侯涓長得可以說是個大美女,還是一個能生養的,又是夏侯家的姑娘,這一戰下來多半會成為寡婦,也是讓這個軍官忍不住想要接盤,所以便站出來準備收拾一下剛才意圖不軌的簡雍。

「軍爺饒命啊!」被這軍官這麼一說,簡雍便像個欺軟怕硬的混混一樣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算了!饒過他吧!我看他也是一時起了歹念,罪不至死,我們的車夫剛才死了,就讓他給我們趕車吧!我剛回來,身邊也沒有一個體己的人,就讓他兒子給我做個僕人吧!」劉香自然不能讓簡雍被砍了,馬上從旁邊為簡雍父子幫腔。

而劉香的話也是馬上起了作用,現在驢車的車夫被射死,還真沒有人趕車,難倒還能讓虎豹騎的勇士離開戰馬過來趕驢車嗎?說出去不嫌丟人。

「算你命大!」又踢了一腳簡雍之後,這個軍官也是罵罵咧咧得上了馬。

「剛才還有劉玄德的家屬走在我們前面,如果能夠拿住他們,絕對是一件大功!」按照簡傑的方案,他們還要想辦法脫身,但這十幾騎跟在身邊,幾乎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劉香也是主動向為首的軍官獻策道。

而聽了劉香的話之後,為首的軍官也是大喜,救回了夏侯淵的侄女,已經是大功一件,可是誰會嫌自己的功勞少呢,他還想著再去抓一下,說不準能夠抓到劉耷的家屬之類的。

本來還擔心這位夏侯夫人因為沒有安全感,而不讓他們這些士兵離開,但現在看來她還是非常善解人意的。

「老李,你們四個人護送女公子前去大營與夏侯將軍相見,我們繼續去追劉備,到時候功勞絕對不會少了你們的!」

於是領頭的軍官也是做出了決定,至於給夏侯涓這邊留下四個人會不會出什麼意外,這位軍官卻是覺得沒什麼。

虎豹騎可以說是三國第一強軍,士卒大多數都百人將出身,一個個自信心爆棚,哪怕是區區四人,也不是已經成了喪家之犬的劉耷殘軍所能應對的,更不用說主公的大軍應該也快要趕上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夏侯八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