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至於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第193章 至於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看我賬下零陽蠻的勇士是否威猛雄壯?!」

就在李非代表簡傑和奇利定好雙方交易茶葉的一些細節之後,李非一行人並沒有馬上離開零陽蠻的地盤,而是繼續盤桓了幾日,李非在那裡給奇利的家人,以及零陽蠻各部頭人的家屬也體檢了一番,有病的治病。

而簡傑這些李非的隨員,則是被奇利的長子,為蜀漢政權獻身的沙摩柯給帶著,在零陽蠻的地盤又轉了一下。

這沙摩柯是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個頭不高,但是身子很敦實,看上去一副頗(不)為(太)實(聰)在(明)的模樣,但是漢話說的非常流利,可以和簡傑等人做無障礙溝通。

沙摩柯的老爹奇利應該不是一個超長待機的體質,夷陵之戰的時候,沙摩柯是以蠻王身份參戰的。所以十五年內,奇利的生命將抵達終點,而沙摩柯將加冕為王。

為了劉耷集團和零陽蠻的長遠關係,簡傑覺得有必要和這個未來的武陵蠻王搞好關係,期間也是努力在拍著沙摩柯的馬屁。

這沙摩柯也就是個二十歲的小夥子,簡傑兩世為人加起來的歲數都快能夠給他做爸爸了。雖然簡傑不太敢在劉耷和諸葛村夫面前耍心眼,但是沙摩柯這麼一個小屁孩,簡傑可不得使勁忽悠。

而簡傑很快也是便摸上了沙摩柯的G點,那就是這哥們是一個非常崇尚武力的肌肉兄貴。劉耷集團里別的不缺,這種猛男有的是,看來沙摩柯在夷陵之戰中投奔到蜀漢一方,還是因為相性相符的緣故。

依稀記得遠華案中的***說過,不怕什麼法規條文,就怕領導幹部沒有興趣愛好。既然沙摩柯如此尚武,簡傑自然猛誇沙摩柯勇武不凡。

這拍馬屁也是需要技術的,不只是拍馬屁的技術,更要有專業的技術,簡傑可是經過沒鳥事的劉關張趙嚴格鍛煉了數年的,武藝算是同齡人中的翹楚,說起沙摩柯的厲害那可是有的放矢。

僅僅是交談了一會兒,沙摩柯便被忽悠得找不到北,對簡傑的好感度也是迅速提升了一個層次,竟然帶著簡傑等人前去觀摩自己手底下的直屬部隊。

作為零陽蠻精夫之子,沙摩柯手底下有直屬的一支五十人的隊伍,這應該是零陽蠻少有的常備軍,的確非常精銳。

這支零陽蠻的部隊,雖然比起劉耷的白毦兵要差上不少,但如果只是對付零陽本地的郡兵,還是非常給力的。

不過這種程度的部隊,雖然不知道有多少數量,但估計最多只有幾百人,零陽蠻的大部分兵源,都只是一些普通百姓,戰鬥力並不是很高。

「當真威武!尤其是將軍,更是如同我們漢人傳說中的戰神蚩尤一般威武!」這個時候只需繼續拍馬屁就行了,難倒還要在一個小孩子的滿月酒上說這個小孩子早晚都得死這種混賬話嘛。

「蚩尤!?這是什麼人?」聽了簡傑的話之後,沙摩柯馬上便被簡傑的話勾起了興趣,他雖然會說漢話,但漢化程度並不高,那些典故什麼的都不知道,連蚩尤是誰都不知道。

「蚩尤是上古時期上古時代九黎部落聯盟的酋長,生活在黃河流域,其人驍勇善戰,曾經和漢人的黃帝爭奪天下,只是黃帝得到九天玄女的幫助,才戰勝了蚩尤。後來天下又亂,黃帝畫蚩尤的形像在己方的軍旗上,以此來威懾天下,天下都以為蚩尤不死,再也不敢叛亂了!從此這蚩尤便成了我們漢人的戰神!」

這個年代,關於蚩尤的記載便很混亂的,甚至連蚩尤是否被黃帝所殺都有不同的說法,那麼簡傑就求同存異,反正蚩尤肯定是被黃帝打敗過,並且成了中國古代的戰神,就把這些說出來。

「那這個蚩尤的部眾呢?」聽了簡傑的話之後,沙摩柯越發感興趣。

「大部分加入到我們漢人的祖先炎黃二帝的手下,被安置在了鄒地和屠地,其後人便以鄒和屠為姓,還有一部分則繼續姓蚩。至於剩下不願意臣服於炎黃二帝的部眾,則是舉族南遷到長江流域一代,說不準將軍您的祖先,便是我們漢人的戰神呢!」看著沙摩柯一臉的好奇,簡傑終於圖窮匕見。

上一世簡傑曾經聽說過苗族有格蚩爺老的傳說,其中「爺老」為英雄之意,大概是說苗族祖上有一個叫做「格蚩」的英雄。再加上苗族口口相傳的民歌中,也有他們的祖先從北方遷移過來的故事。

很多人便認為格蚩便是蚩尤,苗族其實是不願意臣服炎黃二帝的三苗九黎,遷移到南方形成的。當然這個沒有定論,很有可能只是一個美好的想象也說不準。

但是簡傑自從進入零陽蠻的地盤上后,打聽了一些零陽蠻的歷史,發現他們也是從北方遷移來的,所唱的民歌中還提到過祖先原先生活在一條「黃河」附近,也有過一個叫做格蚩的英雄人物,帶領他們與敵人勇猛得作戰。

雖然說黃河貌似在上古時期,河水可是清澈得很,但並不妨礙簡傑把零陽蠻當成是蚩尤的後代。但簡傑信不信沒用,還是得讓零陽蠻的人相信自己便是漢人眼中的戰神之後。

所以簡傑開始主動散播這個理論,想儘可能得同化深山裡的五溪蠻們,想要開發南方,單靠一代人是不行的,恐怕得好幾代人不懈的努力才能達成,而本身便生活在南方的各個少數民族,在這個開拓過程中,應該能夠起到更大的作用。

簡傑有一個野心,想要把五溪蠻等荊南的蠻族,提前融入到中華民族這個大家庭之中,所以便忍不住開始給沙摩柯找起祖宗來。

雖然像土耳其一下子給自己找了十六個爹的國家比較少見,但主動或是被動找個闊氣祖宗的事情,古今中外實在太多。

別的不說,幾百年前司馬遷寫《史記》的時候,還給匈奴找了一個祖宗,說他們是夏王室的後裔。比起游牧的匈奴來,這五溪蠻好歹他是農耕種族啊,豈不是和漢人同源的概率更高一些呢?

聽了簡傑的話之後,沙摩柯果然陷入了沉思之中,畢竟這個年代,漢文明在東亞範圍內可以說是一枝獨秀,那種強大的魅力簡直如同燈塔般照耀著整個世界。

作為一個非常強勢的文明,對落後文明的吸引力實在非常強大,那些在五千年歷史上被同化掉的各種異族便是明證。

即便是沙摩柯這樣要做王的男人,面對著先進強大的漢文明,內心之中不免有些自卑和羨慕。

現在聽說先進、文明、強大的漢人,所崇拜的戰神,竟然有可能是自己的祖先,沙摩柯不免有點兒信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3章 至於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