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三嬸

第18章 三嬸

這驢車越跑越慢,等來到簡家父子身邊時已經停了下來,一是因為之前驢子發力狂奔已經有些脫力,另外就是驢車上面駕車之人已經身死,之前這名叫做老宋的車夫身上便挨了兩箭,在帶著兩位小姐又跑了一程之後,終於是傷重而亡,從馬車上掉了下來。

而看到這麼一幕,簡雍也是朝著馬車飛奔而去,想要接過老宋為完成的使命,繼續帶著兩位小姐繼續跑路。

簡傑只覺得自己老爹這是瘋了,新野這邊但凡是好點兒的馬匹,全都被劉耷充作軍用,撤退的百姓,馬車是沒有,只有驢車。

可這驢子是完全比不上馬的,更別說不遠處便有十幾騎虎豹騎在那裡追趕。你簡憲和不要因為整天講段子是個「老司機」,便真得成了老司機。

就現在這個情況,這麼近的距離,哪怕是高粱河車神,驢車飄移的趙廣義來了,也跑不出虎豹騎的追擊啊,他們就在屁股後面啊!

「你瘋了!這跑不掉的!」看著父親在那邊狂奔,被簡雍安排跑路的簡傑沒有跑,而是跟著自己的父親一起朝著馬車跑去。

而那邊驢車上的趙原已經下了車,拿著一柄只比他短了幾分的長劍,做出了保護主公家眷的動作。

面對十幾名虎豹騎,趙原絕對不可能擋住的,但卻依舊毫不畏懼,這幅神情倒是頗有幾分趙四的模樣。

「阿翁!阿原,你們都聽我的!或許我們還有一線生機!」也就在這個時候,簡傑父子也是跑到驢車前面,就在這一瞬間,簡傑突然間想起了一個主意,也是對著那邊的趙原和二劉說道。

這個時候趙原和二劉也是看到簡家父子,雖然理智上覺得這對父子沒任何卵用,但知道他們父子是可以信任的,也是把他們當成了救命稻草。

「阿翁,咱們做搶劫的模樣!阿原,你挨打!」也就趁著這個機會,簡傑再次發號施令。

說完之後,簡傑朝著趙原撲了過去,而後者則老老實實得被簡傑一下子撲倒,老老實實挨了幾下,簡傑這還是破天荒第一次暴揍趙原。那邊簡雍雖然不知道兒子的想法,但還是上了馬車,準備搶東西。

看著虎豹騎還有一段距離,簡傑也是繼續發號施令道:「香姐,你來裝作三嬸夏侯涓!這樣子他們對我們的防備不會太大,我們也好找機會逃跑!」

而聽了兒子的話之後,簡雍心中也是微微一震,還真如兒子所言,有一線生機,也是裝模作樣的繼續搶劫。

劉耷的第三次徐州慘敗,團隊被曹操打得七零八落,劉耷北上投靠袁紹,關老二投降了曹操,而張小三則是落草為寇。然後某日張小三外出,看見了一個小蘿莉,便把人家給綁了做壓寨夫人。

這小蘿莉夏侯涓是曹操手下大將夏侯淵的侄女,也不知道張小三使了什麼手段,居然把這個小蘿莉給忽悠得跟他浪跡天涯,弄得現在簡傑見了她以後都要喊一聲三嬸。

誰說蜀漢全是基,張小三用事迹告訴大家,蘿莉他也控,到現在為止,簡傑他三嬸子也不過二十二歲。

劉香是劉耷的長女,今年已經十六歲,本來準備是許給關老二的長子關平,來個親上加親。至於劉玉年紀要更小一些,不過十四歲。兩人的年紀和夏侯涓有些差距,也只能讓劉香來冒任一番。

「髮髻怎麼辦?」這劉香反應也是很迅速,馬上便帶入了夏侯涓的角色,不過一想卻是馬上發現有問題。這年代少女和少婦的髮型不一樣,因為還沒有嫁人,劉香梳得是少女髮型,這要演一個少婦可不是馬上穿幫嘛。

不過劉香話音未落,那邊簡雍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像是一個強盜一樣,直接便把她的髮型給弄亂了,這下子根本看不出是少婦還是少女了。

「都別動!你們是什麼人?」也就在這個時候,十幾騎虎豹騎跑了過來,對著劉香等人喊道。

雖然劉耷只有一縣之地,但也沒有虧待自己的女兒,他這倆女兒吃穿用度不錯,一看便知道不是普通人。所以也是被虎豹騎給盯上了,而她們的護衛也是馬上護著她們逃跑,更是堅定了虎豹騎抓到大魚的想法。

至於半路插上來的簡雍父子,虎豹騎卻沒太放在心上,看這對父子這副模樣,就是普通的百姓,可能是見到這兩個女子落單,過來想搶上一把,這種事情在亂世實在太常見了。

而簡雍那精湛的演技,活脫脫就是一個見利忘義的慫貨,也沒讓這些虎豹騎起過疑心。

「我是典軍校尉夏侯公的侄女,名叫夏侯涓!數年前伯父督運兗州、豫州、徐州軍糧時,我不幸被劉玄德部將張翼德所掠!今日幸得諸位將軍相救,妾身不勝感激!待見到伯父之後,定當向伯父稟明數位將軍的功勞,讓伯父重賞一下數位將軍!」

當聽了劉香的話之後,幾名虎豹騎是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三國志》中有一篇叫做《諸夏侯曹傳》,用來給記錄曹魏宗室重將的生平,其中「夏侯」更是排在「曹」前面,由此可見這夏侯氏在曹魏集團的重要作用。

曹操此人手底下雖然有著五子良將這樣的牛人,但可能經歷過太多背叛,曹操他最信任的其實還是包括夏侯氏在內的自家兄弟,東線的張遼、樂進要受夏侯惇節制,中線的徐晃、滿寵、龐德要聽曹仁的,西線的張頜、郭淮則是夏侯淵的手下。

這次雖然沒能抓住劉耷,但是解救了被綁架的夏侯小姐,似乎也是大功一件。畢竟夏侯淵曾經做過一件非常仁義的事情,在大漢災年活不下去的時候,拋棄了自己的兒子,而用自己兒子的口糧,養活了亡弟的孤女,由此可見夏侯淵對自家侄女的疼愛。

只是這幾名虎豹騎還是有些猶疑,因為他們雖然聽說過夏侯小姐的事情,但是卻並不敢確認眼前這個髮髻散亂的少婦就是夏侯家的小姐。

「拜見夏侯女公子!」最終領頭的虎豹騎軍官也是向著劉香行了一個禮。

只是正當劉香等人舒了一口氣的時候,這名軍官突然間卻是又問了一句:「敢問女公子,典軍校尉家的四公子怎麼稱呼?」

被這名虎豹騎軍官這麼一問,劉香也是一愣,她是真不到自己這個三嬸家裡有些什麼人。畢竟夏侯涓跟著劉耷的兄弟跑了,周圍都是一些和本家夏侯作對的傢伙,和這些人說自己家的情況幹什麼。

不過畢竟是影帝劉耷的女兒,劉香並沒有太過慌張,微笑著瞥了一眼簡雍,只是後者也是一臉的茫然,雖然簡雍在徐州和許都的時候見過兩次夏侯淵,但還真不知道他家的孩子叫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三嬸

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