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筆友

第181章 筆友

「沖公子,麻煩你張開嘴巴,我看一下!」

許都的丞相府中,華佗拿著幾根銀針,一邊給躺在床上的曹沖扎針,一邊讓曹沖張開嘴巴讓自己看一下。

「啊!」而曹沖馬上非常乖巧得張開嘴,讓華佗查看起來。

比起幾個月前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樣,現在曹沖氣色紅潤了許多,經過華佗的精心治療,曹沖在死亡線上掙扎了一段時間,總算是搶救過來,避免了夭折的厄運。

「沖公子,你恢復得倒是不錯,可是我不是和你說了你剛大病初癒,最好不要多動嗎?這屋子裡的這捅水是怎麼回事?」再次回到許都的丞相府,華佗硬氣了不少,不像原先那樣唯唯諾諾,竟敢訓斥起曹衝來。

沒辦法,現在華佗是劉耷集團派到許都的使節,堂堂的朝廷關內侯,已經不再像之前一樣是一個地位低賤的醫工,自然要擺出一份譜來。

「前幾日我舅父過來看望我,和我說起了他出使荊南的一些見聞,這荊南之中,竟然有比我和不疑更加聰明之人,年僅十一歲,便想出了比我當日稱象時更加聰明的辦法來稱量大象這樣的重物,實在令我佩服不已。於是便找人拿來了一個水桶,閑來無事的時候研究一下!」

曾經和劉耷吃過一頓飯的環慶也回到了許都,關心外甥健康的他,沒事便來這裡看望外甥。

隨著曹沖身體逐漸康復之後,舅甥之間的話題多了起來,環慶把自己的荊南見聞也告訴了曹沖,對於那個用更加簡單的辦法便稱出大象重量的小弟弟簡傑,曹沖也是充滿了好奇。

這段時間曹沖開始研究起浮力的問題來,經過一段時間的試驗,曹沖可以確定,漂浮物排開的液體重量,的確等於其自身的重量。

這個規律適用於不同材質的漂浮物和不同種類的液體,但是當材質和液體發生變化時,漂浮物沒入液體之中的體積還會發生變化。

研究來研究去,曹沖越發覺得這個浮力定律非常有意思,甚至開始思索起這背後的原因來。不過不像簡傑有著完備的力學知識體系,現在的曹沖依舊沒能找到一個合理的答案。

「比沖公子稱象辦法還要簡單?左將軍麾下還有這種奇人?……不會是簡傑那傢伙吧!」華佗因為提前出發,並沒有經歷宴會那一幕,尚不知道簡傑一臉裝了三個逼的事情。

幾年前華佗可是親歷了曹沖稱象的那一幕,一時間竟然有些不肯相信,還有比曹沖更聰明的人。不過轉念又一想,卻是很快便想起了自己的忘年交簡傑,大概劉耷麾下有一個人能跟曹沖比的話,也就只有這個傢伙了。

「對!就是這個簡傑!他是個什麼樣的人?」聞聽此言,曹沖也是高興得叫道。

對於這個比自己小兩歲的簡傑,曹沖可是充滿了好奇心,不說他的詩文和武藝,單純這個浮力定律便讓曹沖覺得這是一個值得交往的同道中人。現在遇到一個認識簡傑的,自然要打聽一番。

「簡傑這傢伙的確非常聰明,而且有一顆仁心,這點兒和你很像!唯一不如你的一點兒便是不如你穩重,可能因為他阿翁本身就是個輕浮之人,受自己阿翁的影響吧!」

在曹操的丞相府中待了好些年,華佗最喜歡的便是曹沖,因為他對自己非常有禮貌,也就是因為這層關係,華佗願意前來許都為曹沖治病。所以兩人在一起,有不少話可說。

「而且這傢伙經常會有些奇思妙想,他竟然和我說要從感染天花的牛身上提取牛痘來預防天花。這個想法雖然匪夷所思,但是我想了一下之後竟然有些道理。得過天花的人從此對天花免疫,這牛痘其實相當於讓人體感染天花,從而獲得對天花的免疫!只是我還沒來得及進行一下實驗,便過來了!」

這段時間簡傑可是沒少往華佗那邊跑,既是幫華佗提升荊南百姓的平均壽命,又是讓華佗幫助自己把一些想法給實踐出來。

關於牛痘預防天花的這個想法,便是兩人合作的第一個項目,只可惜還沒有突出的成果,華佗便被曹操請走了。

但是簡傑像華佗提供的免疫理論,卻是很快便華佗吸收消化,作為一名臨床聖手,華佗已經模糊意識到免疫系統的存在,但是沒有像簡傑這樣呈理論的說出來。

「倘若真能夠預防天花,那真得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三國志》中記載,曹沖五六歲的時候,表現便像一個成年人一樣。由此可見,某些動漫中的人物,幾歲的時候便開始像什麼人一樣進行思考,還是可信的,譬如現在十三歲的曹沖,已經能夠意識到預防天花疾病的重大意義。

「的確啊!咱們大漢的百姓,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天花之下,如果能夠預防天花,套用佛教徒們的說法,那就是救苦救難的萬家生佛啊!」

「感覺華公去了一趟荊南,人變了許多啊!原先華公因為過得不如意,可是非常不願意在別人面前談論醫術的,現在健談了不少!」回憶著與華佗的交往,曹沖發現眼前的這個老者改變了許多。

「唉!華佗蹉跎半生,一直削減腦袋向要往上面爬,可是直到如今,我才發現,我真不是一個當官的材料,我真正喜歡的還是醫術!不過好在左將軍給了我一個做官的機會,滿足了我畢生的心愿,這個心愿既然完成,念想便弱了幾分,現在只求竭心儘力報答左將軍的恩德!」說起自己的事情來,華佗也是頗為感觸,他也沒想到自己變了這麼多,或許六百石的官位在手之後,很多東西都看得開了。

「既然華公都這麼說了,肯定是要返回荊南的!我對簡傑此人非常感興趣,希望華公能夠替我捎一封信給他,希望能夠交個朋友,也有很多問題想要請教他一下!」

三國之間的高層可是經常通信。像是司馬懿和諸葛村夫這對看似水火不容的死對頭也通信過。另外王朗王司徒也是和諸葛村夫信交過,《三國演義》中那場經典的罵戰,其實是從王司徒寫給諸葛村夫的勸降信中擴展出來的。漢賊不兩立的魏蜀之間都能如此,更不用說魏國和吳國,蜀國和吳國。

高層都能夠通信,簡傑和曹沖這樣的小孩子寫信做筆友,更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華佗想都沒想便答應下來:「華佗一定為沖公子把信帶到,我想你們兩個肯定有不少共同話題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1章 筆友

3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