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當時我就吟了一首詩

第179章 當時我就吟了一首詩

「阿傑,你過來一下!」將張松送走之後,在回城的路上,劉耷突然對簡傑說道。

當聽了劉耷的話之後,隱約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的簡傑趕緊策馬靠近了劉耷。而在劉耷的眼神示意之下,劉耷周邊空出了一大片空地,只有諸葛村夫依舊跟在劉耷身旁。

「主公,您有什麼吩咐?」湊近之後,簡傑也是趕緊向劉耷問道。

「阿傑,你這次所獻的加密方法非常好!我一開始沒怎麼重視,但是越琢磨了一下越覺得真得不錯!像是子喬這樣的人,活動在敵人心腹之處,的確非常危險,多一項保險總是好的!」

聽劉耷說起這事,簡傑馬上明白,從張松這事上嘗到了甜頭,劉耷似乎對間諜和情報工作上心了許多,找自己肯定是說這事的。

「其實嘛,之前一直都是你阿翁幫我負責情報搜集工作的!你也知道,你阿翁經常幫我充作使節,對各方的形勢比較了解,所以讓他兼任這個崗位……」

「我想……我大概知道為啥主公一直顛沛流離了!」當劉耷說起自己過往的用人史之後,簡傑終於忍不住吐槽道。

這劉耷之所以站不住腳,主要還是底子太薄,連簡雍這種粗識幾個大字的半文盲都放在重要崗位上。創業的前十年,基本上就劉關張簡四個能叫得出名字來的人。可能直到徐州時期,劉耷才吸引到一批諸如陳登這樣真正能夠輔佐他的能人,然後又沒有在徐州站穩腳跟。

「你這個小兔崽子,有你這麼說你阿翁的嘛!還有你,也不早出生幾年!唉!也不知道你阿翁現在怎麼樣了?」

簡傑這一說,也是戳中了劉耷的傷心事,創業二十多年,基本上常年是他一神帶三坑在艱難求生,好不容易遇到諸葛亮,劉耷這才有了起飛的資本。

不過半開玩笑的宣洩了一番后,劉耷又想起了下落不明的簡雍,從簡雍執意北上,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快一年,還沒有一點兒他的消息,不免讓劉耷有些擔心。

畢竟,當年從涿縣出來跟著劉耷打天下的兄弟,只剩下關羽、張飛和簡雍了,折損掉任何一個,都會讓劉耷心痛不已。

「我阿翁肯定沒事的!主公放心!說不準主公入蜀之時還能過來蹭一步功勞!」簡傑倒是對簡雍信心十足,畢竟自家阿翁還有著說降劉璋的歷史掛,應該不會這麼容易掛掉的。

「行!到時候也給你阿翁封個將軍噹噹!」調笑了片刻之後,劉耷換上了一副嚴肅的模樣,繼續對簡傑說道:「之前你建議派人到江東做內應的時候,我便覺得你有很強的情報意識,現在又獻出了錯位加密法,讓我覺得沒有人比你更適合做這個工作!其實我手下的情報工作,一直都是一塌糊塗,完全是個爛攤子,我就想讓阿傑你來試一下,看看效果如何。不過我之前曾經和孔明說過這事,孔明希望聽聽你的意見!」

聽了劉耷的話之後,一直沉默不語的諸葛村夫接過話來:「阿傑,你機敏異常,又有急智,其實我覺得你很有可能會把情報工作做得很好。但是卻不免會被人打上一個特務頭子的標籤,對你的未來發展不利!我希望阿傑能夠成為一個安邦定國的大才,而不是局限在狹小的一片天地里!」

聽了諸葛村夫的話,簡傑也很感動,在中國傳統政治中,酷吏和特務頭子,雖然容易得到皇帝的重用,但是想要更進一步卻非常困難,天花板已經被封死了,而且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很有可能會被皇帝砍了平民憤。諸葛村夫對簡傑的期望很高,所以有些不想讓簡傑做這些臟活。

「我明白老師的好意!但是《左傳》之中曾經說過『苟利社稷,死生以之。』現在主公大業未成,正是用人之際,簡傑只求能夠輔佐主公一統天下,至於個人的榮辱得失,還是稍微放在後面吧!」

其實本來簡傑想要仿效先賢吟詩一首的,只不過林則徐的那句名詩是一句七言詩,這個年代七言詩根本就難登大雅之堂,於是簡傑只好忍痛放棄。

不過林則徐的那句詩,其實也是化用了《左傳》之中鄭國大夫子產的名言,所以簡傑直接把子產的原話搬了出來。

對於簡傑來說,統一天下才是首要的,如果統一不了,被局限在蜀地一隅,那還有什麼意義。

「好!有阿傑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經常乾的!等找到合適的人選之後,我會給你找個好的繼承者的!」

簡傑的表態也是把劉耷說得心情大悅,劉耷顛沛流離二十多年,見過了不知道多少背叛,雖然大部分時候他都能體諒下徐庶、黃權那些人的不得已,但呂布那樣的人劉耷絕對是要弄死的。

現在劉耷準備建立一個特務部門,自然要選最忠心的人,雖然現在劉耷佔據荊南四郡,已經初具規模,但之前劉耷還曾經佔據過徐州,最終一夜之間鳥獸散。

劉耷也不敢確定,自己如果被曹操從荊州再趕跑,還會有多少人追隨自己,但簡雍父子肯定是繼續跟隨自己的。

政治可靠、能力不俗,有時候還能提出一些開創性的建議,雖然簡傑年幼,但是當決心建立特務機構的時候,劉耷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簡傑。

「這人員問題怎麼辦?」

「我準備從各軍之中抽調五十個精兵強將給你,之前向江東派出的幾個間諜,也把人事關係轉給你,然後剩下的人你自籌吧!你也不要有什麼壓力,反正就是一張白紙,畫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

「那費用呢?」人有了,可這錢怎麼辦?想要把事情辦好,那可得加錢啊!

「你都有鹽場了,還和我要錢幹什麼?」而劉耷則是大手一揮,直接把皮球踢了出去。

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的簡傑又問了一句:「那麼這個部門叫做什麼?還請主公賜名!」

劉耷張了一下嘴,最終看向了諸葛亮,想聽聽這個文化人的意見。畢竟這些文化人各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劉耷超級喜歡他們的。

而諸葛亮則是躬身施禮:「我大漢之前已經有了繡衣使者,為天子四處巡視督查。咱們成立的這個機構,與繡衣使者頗有相似之處。為了與天子的繡衣使者區分,不如叫做錦衣使者如何?」

聽了諸葛村夫的話,簡傑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這傢伙是不是也是一個穿越者,還是從明朝穿越過來的,怎麼隨口說出的名字,和明朝的特務機構這麼像呢?

「這個名字好!」這劉耷也是一個十足的反賊,一點兒沒有避諱的意思,甚至覺得錦衣使者這名字非常合適,儼然是把自己和天子相提並論了。

「我是不是可以叫做錦衣衛指揮使?」聽了這兩位爺的起名之後,簡傑忍不住吐槽道,莫不是自己還要去弄一身飛魚服穿在身上。

「這名字不錯,以後這個部門就叫做錦衣衛了,成員叫做錦衣使者,頭領叫做錦衣衛指揮使!」聽了簡傑的話之後,劉耷從諫如流,馬上拍板定了下來。

得了,以後簡傑的辦公室要掛大漢荊州武陵郡公安縣果都鄉政府、國營荊州果都鹽業公司、大漢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三塊招牌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章 當時我就吟了一首詩

3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