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我比曹沖更懂稱象

第176章 我比曹沖更懂稱象

「那換成你來,你又能如何稱象呢?」

看著簡傑居然在那裡質疑自己心愛的外甥不夠聰明,如果換一個人的話,環慶肯定會勃然大怒,只是剛才簡傑已經表現出了自己不凡的才能,環慶只好客客氣氣得和簡傑就是論事。

隨著環慶如此說道,其他人也是同樣看著簡傑,因為曹沖想出來的這個辦法,在他們看起來,已經足夠巧妙,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如何再簡單的辦法來。

就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簡傑也是繼續笑道:「我首先找一條艨艟艦,然後在大象沒有上去的時候,在它的吃水位置上畫上一個標記,然後把大象趕到艨艟艦上,在他新的吃水位置上再畫上一個標記……」

「你這算什麼!我家曹沖公子不就是這樣做的嗎?你這還多畫了一道沒有意義的線呢!」隨著簡傑的這麼一個開頭,環慶也是勃然大怒,這不就是剽竊的自己外甥稱象的辦法嗎?竟然還大言不慚的笑話起自己外甥不夠聰明,是梁靜茹給你的勇氣嗎?

「唉!請不要著急嘛!這隻聽了一個開頭,便能斷定這是剽竊?」看著環慶一臉氣急敗壞的模樣,對簡傑頗有信心的諸葛村夫馬上給簡傑開脫起來。

「哼!」聽了諸葛村夫的話之後,環慶冷笑了一聲坐下,他還是有些不肯相信,簡傑能有更好的辦法稱象。

「阿……你繼續說吧!」劉耷也是馬上接過話題,卻是險些暴露了自己和簡傑很熟的事實,他也很好奇,簡傑究竟有什麼辦法,更快得稱出大象重量來。

「下面沒有了!我只看船上兩條線的距離,便能算出大象的重量來!」本來簡傑還想說個太監下面沒有了的笑話,但是考慮到曹操的爺爺就是大太監,說出來有些不太禮貌,最終把這個笑話給咽了下去。

隨著簡傑把自己的稱象辦法說了出來,在座的人全都交頭接耳起來,簡傑的這個辦法真得非常簡單,畫兩條線便能稱出大象重量,比曹沖還要用石頭換算一下簡單了許多,可是這樣真得能夠稱出大象的重量來嗎?

「只憑兩條線,如何能夠稱出大象的重量來?」只是環慶始終不肯相信,在他那有限的知識看來,這事情真得匪夷所思。

「環公如若不信,可以到岸邊找一個艨艟艦試一下,當然我這個計算方法,因為受限於測量精確度,是有點兒誤差的,但不會差得太遠,所稱的重量越大誤差越小!」

一刻之後,參加宴會的劉耷等人,已經全都來到了江邊上,不過他們全都遠遠得看著那邊的曹軍士兵在艨艟艦上上上下下,卻沒有靠近,以此來避免舞弊的嫌疑。

岸邊上的簡傑則是雙眼蒙著黑布,看不清楚周邊的形勢,更不用說還有環慶在簡傑旁邊盯著,確保沒有人在和簡傑舞弊。

「人已經全都下來了!」

劉耷這裡可沒有大象,為了模擬大象的效果,環慶用自己的衛隊,外加從劉耷手底下借了二十來個人,用來模擬大象的重量。

於是這近百人上了艨艟艦,在船身上畫了一道杠,然後又全部下來,再在船身上面畫了一道杠。

隨著這一套動作做完之後,環慶的副手趕緊跑到環慶這裡通報情況。

「你過去盯著點兒,把每個人的體重都給稱好了!」環慶還得盯著簡傑,測量這一百來人重量的事情就交給了他的副手。

「好了!現在兩道杠都畫好了,還請你給我稱象吧!」隨著那邊開始稱重,環慶也是對著簡傑說道。

看著簡傑那副自信滿滿的模樣,環慶心中越發沒有底氣,不過現在他已經騎虎難下,這個比試必須要做下去。

於是拿到紙和筆的簡傑,也是馬上在紙上開始計算起來,又過了一會兒之後,那邊上船的人才稱到四分之一,簡傑這邊卻是有了結果:「數據可能不是很准,船上士兵的重量大概是兩萬四千二百斤左右吧!」

隨著從簡傑那邊聽到了他計算的結果,儘管自己這邊的稱重還沒有結論,但環慶的腦袋只覺得嗡得一聲,因為簡傑這個結論,非常接近環慶估測的結果。

和蒙著眼睛的簡傑不一樣,環慶默默得數了一下登船測試的士兵數量,雙方一共上去了有八十六個人,環慶的身材算是一個很常見的普通身材,他的體重是280斤(一漢斤大概為248克),這麼估算一下,差不多也是兩萬四千斤,和簡傑的計算結果非常接近。

根據簡傑的說法,他的計算可能有上百斤的誤差,但是比起上萬斤的總重量來說,他這百斤的誤差並不是很大,尤其是他的這個計算方法異常簡便省力,又不是搞什麼科研,能夠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可以說是完勝曹沖的稱象方法。

計算完畢的簡傑,馬上便坐在那裡靜靜得等著,對面那邊繼續在那裡熱火朝天得計算著,又等了一刻鐘,八十幾人的稱重總算是完全結束。

「八十六個人,總共的重量是兩萬四千一百二十三斤!」

隔著老遠的距離,環慶的副手便把稱重的結果喊了出來。當聽到這個和簡傑的計算結果只差了七十斤的稱重數據之後,在場所有的人全都不淡定了。

正如簡傑所說的那樣,他的確有著嘲笑曹沖這樣的神童不夠聰明的資本,因為他有著更加聰明的辦法,稱出大象的重量來。

只是曹沖的辦法,在場的人都能理解,但是簡傑的辦法,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人摸到一點兒皮毛。

不過這並不妨礙劉耷心情大悅,因為這次的比試可以說是自己完勝,他和曹孟德鬥了半輩子,一直都吃癟,現在自己好兄弟的兒子,卻是把曹操優秀的兒子給比了下去,那自然也是他劉耷的勝利。

「不知環公以為,我能不能說曹沖小友不夠聰明呢?」有了數據的支持之後,簡傑也是微笑著對環慶說道。

「環慶輸得心服口服,只是還請先生能夠為我解惑,您是如何計算出大象重量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6章 我比曹沖更懂稱象

3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