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幸福的煩惱

第173章 幸福的煩惱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隨著環慶開出了題目,簡傑好不容易才抑制住了內心的狂喜,拿出從諸葛村夫身上舌戰群儒時表現的那副名士之風,在廳堂之中緩步走來,用了整整四步,把這首詩給背了出來。簡傑老牛逼了,比原作者曹植還少走了一半。

隨著簡傑背誦完這首詩,整個大廳之中的敵我雙方全都驚得目瞪口呆,因為簡傑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實在太強了。

即便是劉耷和諸葛村夫都驚訝得合不攏嘴,他們實在沒想到簡傑居然能過做出這種詩來。可要說簡傑是抄的,可是他們都沒聽說過這詩,更不用說這是現場命題作文,想要抄也不好抄啊!

沒錯,這是一個命題作文,出題的還是曹操方的使者,這其中自然不可能有什麼貓膩,完全是簡傑實打實得靠著自己的實力所做的詩歌。

那自然非常恐怖,簡傑幾乎毫不猶豫得四步成詩,完全沒有任何的思索,對他來說,寫出如此得詩歌如同是呼吸空氣一樣簡單,這份文采,即便是環慶在那裡吹噓的曹丕兄弟也不一定有。

其次,便是簡傑四步做出來的詩歌水平非常高,天才的靈光一閃,便可能抵得上普通人一輩子的苦苦尋覓。作為甚至隱約還在曹操之上的當代第一詩人,曹植當然是不出世的詩歌天才。

即便是在座的諸多文士,拿出大把的時間來仔細研究寫作,也未必能夠寫出這種水平來,自然是對簡傑這個詩歌天才佩服得五體投地。

最後,就是這首詩歌隱約還有另外一層深意,似乎在說,曹老闆的兒子這麼優秀,將來多半要自相殘殺,正好對應了環慶剛才吹捧曹氏兄弟各自的才能,暗諷他們兄弟將來會為了爭權奪利自相殘殺。

而看著驚訝得目瞪口呆的環慶,簡傑則是暗呼僥倖。當接到劉耷和諸葛村夫安排的這個任務之後,簡傑差點兒臭掉頭髮。

簡傑之前不是沒想過當個文抄公來積累名聲,但是三國時期的詩歌韻腳和後世還是不太一樣,後世的詩歌拿出來也不一定能取得效果。

文學作品有個很大的特點,古代的優秀作品拿到後代依舊優秀,但是後來的文學作品,拿到古代,卻很有可能狗屁不通。

簡傑所知道的唐詩,有很大一部分是七言詩,而這個年代,七言詩還沒能上得了檯面,也不知道作為七言鼻祖的曹丕寫過《燕歌行》這首七言詩沒有。

宋詞什麼的,那就更不用想了,要知道詞這種文學形勢,在盛唐之時壓根都不是什麼高雅藝術,恐怕連現在網文的地位都不及。到了晚唐時期,詞才小範圍得在蜀地開始流行,最終到了宋朝才開始成為主流文學形式。

至於不講究韻律和格式的現代詩,那在這個年代的文人之中就是大白話,簡而言之就是狗屁了。

即便是唐代的五言詩,拿到這個年代,恐怕也好不了多少。因為三國到唐朝,之間隔了四百多年的南北朝,這四百年間韻腳和文風更是變化了許多。

南北朝傳承自三國的那種講究格律、詞藻、用典的駢文,到了初唐之時,已經被以陳子昂為首的初唐詩人給摒棄了。陳子昂轉變了初唐時期的詩文風格,使唐詩徹底擺脫了南北朝頹靡詩風的影響和束縛,使唐詩的創作風格貼近社會生活實際。

也就是說唐朝五言詩,拿到三國時期,也未必能夠討到多少好處。

簡傑想要做文抄公,自然最好是抄三國時期的詩文,可是簡傑熟知的三國詩文,基本上都是曹操和曹植的作品。因為戰亂的割據,簡傑也不知道曹老闆父子是否發表了他們的作品,所以一直都沒有走文抄公路線。

就在今天,簡傑迫不得已,為了給劉耷撐場面,只好把《七步詩》給背了出來,首先可以確定這是在曹老闆完蛋之後才有的作品,其次面對著曹植的《白馬篇》,拿出了他自己的《七步詩》作為應答,倒是頗有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謀略來,要不然恐怕鎮不住環慶。

只是如何讓環慶把所出的題目選定在《七步詩》這個主題上,那就有些無可奈何了。不過擁有主場之利,又在抖音上學到過一點兒心理學皮毛的簡傑,卻是馬上做出了自己的應對。

心理學上有一種叫做心理暗示的概念,譬如你問一個人「你想吃什麼?」得到的答案可能會是五花八門。

但是如果你要是改一下問法,詢問「你想吃什麼?火鍋還是烤肉?」那麼得到的答案,很有可能便會被局限在「火鍋」和「烤肉」這兩個上面。

為了讓環慶能夠把題目出在《七步詩》這個主題上,簡傑利用主場優勢,調換了一下今天宴會的菜品,給環慶上了很多豆製品的菜,有豆芽,豆腐,豆腐皮等等,潛移默化得在影響著環慶。

等站出來讓環慶出題時,簡傑又故意加了那麼一句「以一些所見的事物為題目考校一番」,其實就是在收緊環慶的思維,讓他把目光集中在桌子上的菜品,為了加深這個「豆」這個關鍵詞的影響,簡傑還專門命令人,在自己站出來說話時,給環慶上一道煮毛豆。

結果環慶便在簡傑的潛移默化之下,真得出了一個以豆為主題的題目,正中簡傑的下懷,讓他狠狠得出了一個風頭。

「不知我荊襄之地的才子,能否入得子祝的法眼!」就在簡傑技驚四座之後,劉耷終於站了出來,對著環慶笑道。

就在剛才聽了簡傑的詩句之後,劉耷一直都沉默不語,因為簡傑的詩在暗指曹丕等兄弟將來可能會自相殘殺,也是讓他想了不少東西。

不過人家曹老闆優秀的兒子實在太多了,所以為繼承人的事情心煩不已,你劉耷的兒子,一個比一個廢柴,劉禪便是你最好的選擇,也不知道曹老闆和劉耷,誰才是幸福的煩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3章 幸福的煩惱

3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