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叮囑

第169章 叮囑

「環慶,倉舒的性命就握在你手中,你一定給我把華佗要回來!」

許都丞相府中,從華佗叛逃的消息打擊之中恢復過來的曹操,已經換上一副平靜的表情。

「明白!」隨著曹操如此說道,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也是點頭道。

「阿慶!你一定要把華佗帶回來!」而緊接著環夫人再次哭了起來,他實在有些擔心兒子。

「我明白!」看著姐姐和姐夫,環慶趕緊再次點頭道。

環夫人出身一般,環慶便是他的同胞弟弟,這個時候環夫人除了相信自己的弟弟外,其他人都不放心。

實際上曹操的很多女人都不是什麼高出身,大名鼎鼎的卞夫人,更是一個歌姬出身。甚至於因為袁睿把皇后給了出身一般的毛夫人,袁睿出身高貴的虞夫人,因為當不上皇后,跑去向太皇太后卞夫人訴苦,竟然暴怒之下更是說了一句曹家的男人都喜歡低賤的女人。這句話可是連太皇太后一起給罵了,最後虞夫人被打入冷宮,再也沒有與袁睿相見。

環慶出身不行,能力也不行,他的富貴可不就指著姐姐和外甥。對曹沖健康最關注的人,也就是環慶了,他實在沒有理由在這件事上拖後腿。

「丞相,到了劉玄德那裡,我該如何去說!」雖然環慶是絕對可以信任的,但是面對著這種事情,他心裏面非常沒有低,反正環慶處在劉耷的位置上,他是絕對不會答應讓華佗去救曹操的兒子。

「照實說便可以!」聽了環慶的話之後,曹操有點兒不耐煩得說道。

這個年代還是講究君子之交的,幾十年後的羊祜和陸抗,便是一個典型,陸抗能夠把敵軍主帥羊祜送來的葯一口吃下,便是對敵人人格和能力的新人。曹操對劉耷這個打不死的小強,內心深處還是有些敬佩的。

至於劉耷那邊,對曹操恐怕也是有一種特殊的情結在裡面,要知道歷史上曹操去世后,劉耷可是派出使節給曹操弔喪的。

只是曹丕完全沒有父輩們的精神,直接便把劉耷派出去給曹操弔喪的使節給砍了,恐怕曹老闆泉下有知,也會覺得自己兒子太小氣的。

「如果劉玄德要是問起倉舒的能力人品來,我又該如何回答?」

環慶還是有些不放心,如果劉備要是問起曹沖的能力來,他是該說不好還是好呢?

說不好,惹得劉耷瞧不起外甥,不止影響外甥前途,還有可能會造成不良的外交影響,環慶這樣的小吏,真是不敢承擔這個後果。

說好,那劉耷看著曹操有這麼一個優秀出眾的兒子,不願意相幫怎麼辦?那不就是白跑一趟了!

「我說了!照實說!又不是在爭奪天下大事,僅僅是一個小兒的性命,劉玄德難倒還不肯相幫嘛!當年我可是給他兄弟一個活命的機會!他為什麼不肯幫我!」

一時之間,曹操又想起了八年前他放走關羽那一幕。當時他的很多手下都建議殺掉關羽,以絕後患,只是曹操卻怎麼也沒有捨得下手。

關羽死也要回到劉耷身邊的忠義之情,徹底感染了曹操,讓這個因為權力和屠殺變得冷血的奸雄,重新找回了當年想要做征西將軍的一腔熱血。

於是在各路人馬的反對之下,曹操還是執意放關羽離開,給了他成全自己忠義之名的機會。

儘管現在關羽絕北道,弄得曹軍的援軍一直都送不到江陵去,讓江陵的曹仁危在旦夕,曹操對關羽也是恨得壓根都癢。

但是如果再回到八年一千,曹操很有可能還會放關羽離開。劉耷這幫子人身上有股特別的邪勁,會嚴重影響人的理智。

在這股降智光環的影響下,很多人拋棄唾手可得的榮華富貴,跟著劉耷浪跡天涯。連曹老闆這麼一個冷血無情的人也會受影響。竟然把關羽這麼一個狠角色放虎歸山。甚至於身在其中,也會受到這個光環的影響,劉耷最後不就是腦袋一昏,差點兒輸了個一乾二淨嘛。

看著環慶還是一臉的欲言又止,曹操大手一揮:「你見了劉玄德一切照實說,不用特意的卑躬屈膝,莫要丟了朝廷的臉面!」

說完這話后,曹操卻是又吸了一口冷氣,在他看來,劉耷那邊好說,反倒是華佗有些麻煩。

在叛逃之前,華佗便躲在老家之中不肯來許都給曹操做私人保健醫生,明顯是心中有怨氣的。現在叛逃劉耷方,估計更加不敢回來,要知道,曹操最恨的就是叛徒,當年勾結呂布奪取兗州的張邈兄弟,可是被曹操給誅三族了。

「你告訴華佗!只要他肯回來給倉舒治病,不論是否成功,我都不會追究他的責任!絕對會保證他的安全!到時候他願意追隨劉玄德,我也會像對待關雲長那樣放他回去……你可以和華佗許諾,只要他肯給倉舒治病,我可以賜給他一個關內侯的爵位!他不就是想當官嘛!我給他!」

「明白!」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曹操基本上把自己的底線全都告訴了環慶。得知曹老闆價碼的環慶不敢猶豫,馬上便轉身出發,儘可能給外甥爭取一些時間。

「丞相!這劉玄德真肯把華佗給放回來給倉舒看病?」只是望著弟弟的背影,環夫人依舊是一臉的擔憂。

現在天下,誰都知道曹操和劉耷是一對死對頭,劉耷更是一直標榜每與操反,把自己包裝成反對曹操的旗幟性人物。在這種情況下,曹操向劉耷請求援手,環夫人總覺得有些不現實。

在環夫人看來,劉玄德應該扣著華佗不放手,說些風涼話打擊曹操,似乎才是最可能的結果。

「你不懂!」聽了環夫人的話之後,曹操只是對她說了簡單的三個字,語氣之中甚至有點兒惱怒。

不知怎麼得,曹操一下子想起了十幾年前在許都的那一幕,剛剛乾掉呂布,奉天子以討不臣、意氣風發的自己,對著像只狗一樣恭敬的劉耷,說了那麼一句「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

「我當年可是把關雲長給你放了回去!劉備,你可不要讓我瞧不起你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9章 叮囑

3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