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華佗去哪兒

第168章 華佗去哪兒

「給我把這個狂徒給我打出去!」

許都丞相府中,滿臉猙獰的曹操大吼一聲,緊接著便有一群如狼似虎的侍衛衝出去,亂棒將曹操面前一個其丑無比的士人給打了出去。

伴隨著此人的狼嚎聲,曹操心情更加煩躁起來,若干年後,他肯定後悔沒有幹掉眼前這個醜八怪張松的。

因為《三國演義》的影響,很多人都以為張松是在潼關之戰後才去主動想要獻圖曹操。但實際上,就在赤壁之戰爆發之前,益州的劉璋聽聞荊州的劉琮投降了曹操,便主動派出張松前去結好曹操。

只是因為道路久遠,又因為戰亂的影響,直到建安十三年末,張松才來到許都,帶著滿腔得熱忱,想要投入到帶路黨這個頗有前途的事業中來。

張松為人本來就放蕩不治節操,再加上現在他準備把益州賣給曹操,一上來表現得便非常高慢。

這也是張松思慮再三的選擇,他老早便看著劉璋不順眼,只想著能夠投奔一個明主建功立業,當然這明主首先得重用張松,不能重用張松的主公,那絕對不是一個好主公。

張松表現得如此,就是想試探曹操,如果曹操連此時的自己都不能忍受,等將來奪取蜀地之後,張松的利益更加得不到保障,這TMD還做什麼帶路黨,給劉璋做著別駕他不香嘛!

只是曹操卻是壓根就沒慣著張松,雙方唇槍舌戰一番后,勃然大怒的曹操準備把張松這個狂士給砍了,多虧荀彧和楊修在旁邊說和,這才讓張松保住一條性命。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張松還是被結結實實得揍了一頓,帶著滿腔的怒火離開了許都的丞相府。

等把張松揍跑之後,曹操心緒難平,又跑回了後堂,卻只聽到一陣哭哭啼啼的聲音,心中更是焦躁不安。

「倉舒好些了嗎?」煩悶的曹操緊走幾步,來到那處哭啼的房間外,推門進去,憂心忡忡得對著裡面的小妾環夫人問道。

「依舊沒有好轉的跡象!丞相,只是不知道那華佗華佗可曾尋到!」摸了一把眼淚,環夫人也是向曹操問道,神醫華佗儼然成了她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一聽到華佗的名字之後,曹操額頭上冒起一層青筋,本來他是想要殺掉華佗這個老是不給自己面子的醫工,但是這傢伙突然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讓曹操對他更是憤恨。

但現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華佗和自己要個萬戶侯的爵位,曹老闆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下來,只求華佗能夠救一下自己可憐的兒子曹沖。

沒錯,躺在屋中病榻上的便是曹操那個大名鼎鼎的神童兒子曹沖,和歷史上一樣,曹沖在赤壁之戰這一年中,終於迎來了自己的大限。

這段時間曹操心裏面非常難受,因為他非常喜歡這個聰明仁慈的幼子,甚至動過在自己百年之後把位子傳給他的念頭。

在曹沖生病之後,曹操甚至親自祭天請求上天保全曹沖的性命,只是這一切,似乎都沒有用處。

之前張松在曹操面前表演的那麼一套行為藝術,如果要是換上一個場合,曹操可能便容忍下來,甚至還會和張松一起愉快的玩耍。

魏晉時代講究魏晉風度,而作為當世詩詞第一的曹操,其實也有著名士的一面,甚至經常做一些人來瘋的事情。

根據《三國志》的記載,曹老闆吃飯時如果特別高興,經常會一把把腦袋戳到飯菜之中,弄得滿頭都是飯菜湯汁。一個能夠干出這種事情的曹操,所以會生出一個為悼念亡友學驢叫的兒子來。

只是現在曹老闆因為兒子生病,心情不佳,壓根就不像和張松玩這一套,直接殺了打死圖個清凈。

現在,曹操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失蹤的神醫華佗身上,希望這個神醫能夠把兒子給救回來。

因為簡傑的出現,華佗跑到荊南投奔劉耷做了官,避免了被曹操下獄拷打致死的命運,也讓曹操有了那麼一絲救命稻草可以抓,不用像歷史上那樣,因為殺了華佗沒人能夠醫治曹沖而後悔不已。

「大人!我好難受啊!」

也就在這個時候,躺在病榻上的曹沖醒了過來,對著曹操哀求道。此時的曹沖實在疼痛難忍,所以有些失態。

看著兒子這個模樣,環夫人馬上哭得一塌糊塗,那邊曹操則是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對著曹沖說道:「倉舒,很快便沒事的,我已經命人去找華佗去了!到時候你就能好了!」

只是現在華佗在哪裡了?

雖然曹操一臉慈祥得對曹沖說道,但下面的拳頭卻是攥得老緊,即便是華佗救回曹沖,曹操也要讓他吃點兒苦頭。如果華佗要是趕不及醫治曹沖,曹操絕對會滅他滿門的!

「主公!」也就在這個時候,曹操手底下的滿寵卻是闖了進來。

能隨意進入曹操後院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都是曹操絕對的心腹。滿寵其實並沒有這個資格,但是他被曹操委任去調查華佗的下落,倒是有了能夠進出丞相府的資格。

作為曹操手底下曾經的酷吏,滿寵靠著自己的能力擺脫了酷吏的標籤,成為曹軍不可獲取的統軍大將,這次遇到華佗失蹤事件。曹操也是趕緊啟用經驗豐富的滿寵,以圖儘早找到華佗。

「華佗到那裡了?」看到滿寵回來了,曹操知道是華佗有了下落,馬上對著滿寵咆哮道。

「華佗這傢伙在數月前離開沛國老家,說是北上返回丞相府,其實則是南下江東,我多方查詢,才知道這傢伙得到劉玄德的邀請,到桂陽郡去擔任太守去了!還有之前我們安置到桂陽郡的官吏,因為不滿劉玄德的統治,北返之後也曾經說過桂陽太守是華佗,應該錯不了!」

這個年代的信息傳遞實在有問題,即便是同在魏國境內,曹丕行禪讓之事後,他的弟弟曹植,還有酒泉太守蘇則,都聽到曹丕殺害漢獻帝的傳聞,後者更是為漢帝服喪。

這垮了國境,尤其是關羽正在絕北道,曹操對荊南的情況了解得便不清楚,如果不是有趙范的手下逃回北方,可能這邊都不知道華佗在劉耷手底下當太守。

聞聽此言,環夫人身形站立不穩,差點兒便栽倒過去,卻是被曹操一把扶住。而後者不知道是氣得還是急得,竟然渾身發抖。

恍惚之間,曹操彷彿又想起了自己在殺呂伯奢一家時說過的那句話「寧我負人,毋人負我!」只可惜,現在華佗已經走遠了,曹操的刀是砍不到他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8章 華佗去哪兒

3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