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為人不識劉大耳

第15章 為人不識劉大耳

現在還沒有黃袍加身一說,黃色只不過是五色中的一種,普通人也是可是穿的,劉耷穿件黃袍其實沒什麼,正對自己的黃書之名,你不能因為這事就說劉耷有不臣之心。

聽了這麼一聲暴喝,劉耷也是有些驚慌,下意識得便把自己的黃袍接下來給扔掉了。

覺得這聲呼喊有些耳熟的簡傑循著這聲暴喝望去,只見一隊幾十騎的曹軍騎兵,正在一名軍官的帶領之下朝著劉耷這群人追來。

「跟我上!」只是瞥了一眼這隊騎士,本來跟在隊伍中撤退的張小三馬上便招呼著自己的十餘名親兵迎著這隊曹軍騎兵沖了上去。

看得出來,為了給自己大哥創造逃跑的機會,張小三幾乎是拼出性命,拿出來百分之一百二的實力,只是他對面的這個曹軍大將武藝竟然也是非常高強,雖然被用性命相搏的張小三逼得略微有些狼狽,但卻還能打個有來有回,而不是被處在狂暴狀態下的張小三直接秒掉。

正當簡傑猜測這員大將是什麼人時,那邊的劉耷卻是沖著這員大將大吼一聲:「四家姓奴!尚有何面目見人!」

呂布也只不過是三姓家奴而已,眼前這員大將竟然換過三個主子,能夠達成這個成就,實力還這麼強的,大概也就只有外號張反水的張頜了。

只是劉耷,你罵人家的這個詞語,怎麼和你家三弟罵人的順序不太一樣?好在並不影響理解。

劉耷的嗓門雖然比不上張小三,但也不差,這一嗓子下去,一百步以內的人都聽到了,無論敵我雙方,都在用異常曖昧的眼神望向了看上去頗為威武的張頜,甚至張頜本人都有一種菊花一緊的感覺。

本身便比較苟的張頜,也是不想和張小三硬拼,在被劉耷這麼人身攻擊一番后,也是為之氣奪,所部的氣勢也是迅速便癟了下去。之前本來還想著生擒劉耷的張頜部,也是被張小三帶人給擋住。

「沒鬍子的是劉備!」

只是剛走出去沒多遠,遠處又殺來一彪人馬,為首一員大將,看上去便非常能打,老遠便大聲喊道。

怎麼看劉耷都好像拿錯了一生之敵曹老闆的劇本,不過劉耷可不像曹老闆有一捧長長的鬍鬚,沒辦法割掉。

「叔至接著!」還沒等簡傑有所反應,本來將簡傑摟在懷中的趙四卻是一把揪住簡傑的衣服,把他從馬背上扔了出去。

而在另外一側的陳到,也是輕舒猿臂接過了簡傑。不過到哥馬術及不上趙四,無暇來調整簡傑的坐姿,直接便把他摁在馬背上繼續一路狂奔。

在把簡傑這個累贅扔掉之後,趙四也是帶著自己的幾名親兵,朝著這員魏將衝殺過去。

與此同時,懟人小王子劉耷也沒有慫,大喝道:「張文遠,你忘了白門樓上的高順了嗎?」

劉耷的這一聲大喝,好像是在指責張遼不如高順忠義,貪生怕死,投降了曹操。但一旁的簡傑聽著,總覺得怪怪的。

因為劉耷前面的聲音很大,「白門樓」三個字傳出去老遠,但後面的「高順」二字卻是聲音低了八度,聽著就像喊了一聲「張文遠,你忘了白門樓了嗎?」似乎是在提醒張遼當日在白門樓上,全都是劉耷的老二把他給保了下來。

雖然橫趴在馬背上顛得非常難受,簡傑根本無暇去觀看趙四對張遼的這場大戰,但簡傑總覺得隨著劉耷那聲怒喝,張遼的殺氣好像弱了好幾分。

又奔跑了一里,不知怎麼得,竟然又跑出來一隊騎兵,這隊騎兵的服裝和之前的曹軍士兵不太一樣,赫然是投降曹操的荊州軍士兵,還沒等領頭的大將喊出騎白馬的或者耳朵大的是劉備,這邊劉耷已經主動破口大罵:「背主之賊,你有什麼臉面去見大公子呢?」

被劉耷這麼一罵,這員大將滿臉羞愧,竟然帶兵折了一個方向跑了,彷彿沒有看到劉耷一樣。

這一幕把劉耷身旁的諸葛村夫看得嘖嘖稱奇,剛才的張頜和張遼,他都不熟悉,但這員大將他認識,是他姨夫劉表手下鎮守荊北的大將文聘。

這荊北主要是用來抵抗北方曹老闆的,文聘在這個崗位上面和劉耷多有交集,也算熟人。

這次曹老闆兵不血刃拿下襄陽,召集劉表諸將,唯獨文聘沒有過去。等見了曹老闆之後,文聘說自己未能保衛荊州無顏面對曹操,也是把曹老闆弄得龍顏大悅,但由此可見文聘還是對劉琮的不抵抗政策有點兒抵觸的。

現在劉耷一下子提起劉琦來,也是直接讓剛剛投到曹老闆麾下的文聘失去了作戰意識。

一瞬之間,諸葛村夫彷彿明白了一個真理,通過挖掘對手的黑歷史,能夠非常有效得打擊對手的氣勢。

這個道理不只是用在比武上面,似乎用在辯論上也非常不錯。按照諸葛村夫的規劃,下一步將要出使江東,到時候說不準便可以挖掘一下某些投降派的黑歷史——陸績、虞翻、王司徒,你們顫抖吧!

諸葛村夫彷彿發現了辯論必勝的真諦,那邊顛得都快要吐出苦水來的簡傑則是想起了另外一句話——為人不識武藤……劉大耳,便稱英雄也枉然。

雖然這話有吹捧劉耷的嫌疑,但是在這三國亂世,如果你要是不認識劉耷,還真稱不上英雄,說出去倍沒有面子。

仔細算算這些大勢力,人妻曹,孫十萬,董先生,呂大孝子,袁紹,公孫瓚,孔融,陶謙,馬騰,劉表,劉璋,這一個個割據一方的大佬,哪個劉耷沒見過,和他們一個個談笑風生。

也就術爸這樣的狗熊,因為得不到劉耷的認可,才會酸溜溜得在信件裡面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劉耷這號人物。

不過這也就產生了一個不太好的問題,那就是很多人都見過劉耷,曹軍的各級軍官中認識劉耷的不在少數。

在跑路的時候碰到「天下誰人不識君」這種情況,也是蠻尷尬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為人不識劉大耳

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