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時來運轉

第156章 時來運轉

「老師!老師!」

豫州沛國譙縣華佗的私宅之中,大名鼎鼎的神醫華佗,此時正躺在卧室的床上,看著房上的大梁,生著自己的悶氣——神醫心裡苦啊!

作為一個標準的士人,華佗曾經被沛相陳珪舉孝廉,也曾經被太尉黃琬徵辟,但是他都沒有出仕。

有些人拒絕徵辟和舉孝廉,是因為不願意當官,有的則是為了養望換取更大的名聲。而華佗拒絕了這麼兩次機會,則是為了養望,從而換取更大的機會。

想做當朝大官,這個奮鬥的方向是對的。但是最好先定一個能達到的小目標,比如我先當個縣令,你看看能用幾年當上縣令。

不過咱們的華神醫,野心有點兒大了,他不想從縣令這樣的小目標干起,想要直接做兩千石的高官,所以拒絕了這兩次徵辟。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步子太大容易扯著蛋,黃琬在李郭之亂中被李傕殺了全家,陳珪也是年老退休,而華佗也成了神醫的化身,誰都知道華佗是個好醫生。

沒人再把華佗當成一個士人,也就再也沒有人來徵辟華佗,讓他也來走個終南捷徑。

前段時間,當得知當朝丞相曹孟德來徵辟自己時,華佗差點兒高興壞了,只是卻不是做官,而是給曹操當私人醫生。

那種瞬間從天堂跌落地獄的感覺,只有華佗一人知道。

在給曹操當私人醫生的時候,曹操的頭痛也是讓華佗好生為難,根據華佗的判斷,這病在短期之內很難治好,即便是長期治療也只能延長壽命。

被困在曹操的丞相府中,華佗也是有些煩悶,最終找了一個借口回到了老家。之後曹操三番五次寫信讓華佗回來,又下詔令郡縣徵發遣送。結果華佗身為士人的傲氣發作,自持有才能的他,厭惡被曹操役使,死活不上路。

這其實還是曹操沒能把握住華佗的爽點,要是給他個兩千石的官位,保准華佗哭著喊著,就是天下下刀子,他也要準時上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吳普!我不是告訴你,我想靜靜嘛!」

看著自己的房門被自己的學生吳普推開,華佗氣不打一處來,一下子從床上蹦起來,緊接著便左右開弓扇了吳普兩巴掌。

以行醫為恥的華佗便過得非常鬱悶,再加上沒能夠出仕更是讓他心情壓抑,在這種情況下整個人變得脾氣非常暴躁,動不動便打罵自己的學生,像是《後漢書》中便用「為人性惡」這四個字來形容華佗。動輒打罵自己的徒弟,這是華佗的常事,是他用來排解心中煩悶的一個手段。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尊師重道的傳統,像是吳普這樣自小便跟著華佗的學徒,並沒有覺得挨打有什麼不對。

雖然動輒挨揍,但吳普也從華佗這裡學來了一身的醫術,靠著華佗傳授的五禽戲,吳普最終活到了九十多歲,耳目聰明,齒牙完堅。

「給我滾!別來煩我!」

等打完了吳普,華佗感覺自己神清氣爽了許多,馬上責令吳普趕緊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

被老師下了逐客令之後,吳普待在原地走也不是離也不是,最終壯著膽子向華佗說道:「左將軍劉玄德派信使過來找您……」

「左將軍……劉玄德!?他一個朝不保夕的老革,打著皇叔的旗號招搖撞騙,被曹丞相攆到了荊南,他找我做什麼?我現在為曹丞相治病,他難倒還想要收買我毒殺曹丞相?」

說起這左將軍來,華佗想了好久才想起是劉備來。只是說起劉備來,華佗對他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就在劉耷擔任徐州刺史的時候,華佗趁著給故友陳珪之子陳登治病的機會去拜會了一下劉備,大有毛遂自薦跟隨劉備打江山的意思。

不過劉備也把華佗當成了一個醫工,雙方有點兒不愉快,最終不歡而散,到現在華佗對劉備還有些疙瘩。

「信使說了,左將軍仰慕老師的才能,願意徵辟老師前往桂陽擔任太守!」

作為華佗的心腹弟子,吳普對華佗還是非常忠心的,平日里負責處理華佗的一切雜事,深受華佗信任,上次在徐州的時候也見過劉備的不少手下。

這次劉備派來的信使,之前在徐州的時候也是認識吳普,徑直找到了吳普,把一切事情都對吳普托盤而出,壓根沒有考慮吳普背叛華佗的事情。

「到桂陽當太守!?我沒聽錯吧!」當聽了這句話后,剛剛躺回床上的華佗,一下子從床上蹦了起來。

兩千石的太守!?華佗夢中才有的職務,終於來到了眼前,只是這個時候的華佗,卻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已經失望了幾十年,當真得有機會實現自己的夙願,華佗甚至有些害怕,害怕再一次失望。

「左將軍的使者就在外面,等待著老師您!」說完這話之後,吳普知道自己老師想當官都快想瘋了,忍不住又低聲對華佗說道:「老師,左將軍現在只是局限於荊南一地,恐怕阻擋不住曹丞相一統天……」

只是吳普的話還沒說完,臉頰上馬上又被華佗左右開弓打了兩巴掌:「左將軍是帝室之胄,當今天子親口承認的皇叔,又有衣帶詔在手征討逆賊曹操,我輩士人,定當以匡扶漢室為己任,助左將軍一臂之力!」

對於劉耷現在的形勢,華佗真得一點兒都不看好的。只是就像一百多年後的恆溫所說的那樣,「大丈夫,生不能五鼎食,死亦當五鼎烹!」

頗有些志氣的華佗,和恆溫一個樣子,哪怕是死也要以兩千石官員的身份去死!

聽了華佗的話之後,吳普愣了一下,剛才說劉耷是老革的,兔子尾巴長不了的,好像就是老師您吧?

不過自家老師就是這樣的人,吳普捂著自己的臉頰,只好趕緊說道:「老師!我這就去讓左將軍的使者進來!」

只是吳普在說完這話后,屁股上面卻是被重重得踢了一腳:「為什麼一開始不把左將軍的使者趕緊接進來?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我讓你不早過來通知我!」

吳普也不和華佗再理論,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已經習慣了這個脾氣暴躁的老師,捂著屁股趕緊跑走。

三日後,當曹操的使者來到沛國華佗家宅之時,卻是已經人去樓空。使者打聽了一下,原來華佗準備全家搬遷到鄴城去,準備隨時侍奉在曹丞相身旁。

使者聽了這話后,不虞有詐,以為只是自己沒有遇到華佗一行人,馬上便返回許都,向曹操復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章 時來運轉

2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