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玄德有關羽,孤有於文則

第155章 玄德有關羽,孤有於文則

「文則,你辛苦了!」

當馬騰在向鄴城前進的時候,輾轉了多地的于禁,終於也是回到了許都。就在赤壁之戰中,殿後的于禁被劉耷堵在華容道里,此時的情況可比水淹七軍時好上不少,至少還有一片泥濘的沼澤讓于禁跑路。

然後于禁便帶著自己的直屬軍隊,從華容大澤之中突圍,這場旅程異常艱辛,最終只有不到一千人跟隨於禁走出了這片沼澤,剩下的人不是死在了沼澤里,便是選擇了向劉耷投降。

等於禁走出沼澤前往江陵,曹老闆已經離開了江陵,周瑜的大軍也是將江陵團團圍住,無奈之下於禁也是只能選擇北上,期間和絕北道的關羽部還發生過一次激戰。

說起來關老二也是慘,為了救援被圍困的曹仁,曹操派出了徐晃、樂進、滿寵、李通等人救援曹仁,然後被這幫子人給暴揍了一頓,給每個人的傳記中都增添了濃彩重墨的一筆,甚至李通揍關羽揍得太嗨,竟然因此爽死了。這關老二的皮真厚,被揍成這樣都沒放援軍去江陵。

因為缺少補給,又胖揍了關羽一頓,當回到宛城這個安全地帶之時,于禁手底下只剩下了不足三百人。于禁在安排好部曲之後,也是趕緊跑到許都向曹老闆復命。

「敗軍之將何足言勇!于禁有愧於主公!」只是于禁怎麼也沒想到,曹老闆竟然出城五十里來迎接自己,一時間感動得話都說不出來。

「這場敗仗不是文則的錯,是我的錯!在這種情況下文則能夠為全軍斷後,在陷入包圍之後,又穿越百里的沼澤回來,可是與關雲長千里走單騎相仿的忠義之士。劉玄德有關雲長,孤也是有於文則啊!像文則這樣的忠義之士,我曹操出城相迎五十里不算什麼!」

聽了曹操的話之後,于禁更是激動得說不出話來,自己的老闆對自己是真得好。

說話間,于禁跟隨曹操已經回到了許都城外,發現城門口的一處涼亭上竟然畫了一幅壁畫。

上面領頭的將軍,正帶著一支殘軍敗將,艱難地穿過一片沼澤。雖然整個沼澤的道路非常泥濘,這位將軍走得非常辛苦,身上的甲胄也是弄得泥濘不堪,但這位將軍臉上,依舊洋溢著堅定的表情和不屈的精神。

雖然畫得不是特別的像,但于禁馬上便看出來這是畫的自己,心中更是激動,竟然說不出話來。

「主公,于禁對不起您的厚恩!」雖然不知道自己面臨絕境的時候會投降,但于禁這個老實人,還是覺得曹操對自己實在太好了。

「文則,這次的敗仗不怪你!接下來我們更應該卧薪嘗膽,報這個大仇!」而聽了于禁的話之後,曹操也是親熱得拍了一下於禁的肩膀。

「只是這劉玄德和孫仲謀羽翼已豐,恐怕不是那麼好對付了!」

這次的敗仗于禁反思了許久,發現一直被他們各種摩擦的劉耷軍突然間強了不少,已經不像過去那樣容易戰勝了。

于禁此話一出,曹操身邊的人臉色全都變了一下,在得到諸葛亮有了更好的支持之後,劉耷軍的確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無妨!孫劉聯軍雖然可以聯合一時,但卻無法聯合一世,尤其是這兩人都不是甘於寂寞之人。隨著局勢的發展,他們必然要尋求擴張。大魚吃小魚,直到沒有了劉璋、士燮這樣的小勢力,他們到時候只能和我們打。只要咱們不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從我們這邊得不到好處,雙方終歸有一天會發生火併,到時候看著他們同歸於盡便行了!」

隨著于禁說起自己的擔憂來,身在曹操身邊的一個溫文爾雅的中年男子,卻是把這話給接了過去,赫然是尚書令荀彧。

隨著官渡之戰結束,曹操將大本營遷移到鄴城,留守許都又自詡漢臣的荀彧,地位越發尷尬。

但作為曹操欽點的張子房,荀彧在戰略方面的見識,可以說是曹營第一人,他如此對孫劉聯盟做出評價,自然使眾人信服,之前的一股低沉之氣馬上便被荀彧給一掃而空。

「文若說的好!不過剛才那句話,卻是讓我想起一事來,前幾日我家中兩個侍妾吵架,把我煩的頭痛不已,最後我竟對她們破口喝道『你們兩個同歸於盡吧!』然後她們兩個就不敢再做聲了,原來是以為我要把她們賞賜給文則!」

荀彧的話也是讓曹操心情大好,荀彧的戰略眼光一向令曹操信服,當年官渡之戰,曹操便是在荀彧的指點下堅持下來,並最終戰勝了袁紹。

現在荀彧的話,再次讓曹操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心情大好的他,忍不住也是說起了笑話。

隨著包括于禁在內的眾人都在這裡為這個笑話哈哈大笑,唯獨跟隨曹操出來迎接的曹丕卻是皮笑肉不笑得哼哼了兩聲。

和夢到過三馬食槽的曹操一樣,曹丕也做過一個怪異的夢,夢中曹丕來到了兩千年後的世界,他好奇的想要問一個人,自己所處的時代究竟如何。然後一個穿著怪異,但卻像個博學宿儒模樣的人,告訴他「三國亂世,同歸於晉。」

這個夢很快便醒了,但是如此的印象深刻,反正從那以後,曹丕看著于禁的眼神便怪異了不少。

沒想到啊,沒想到,於文則,你這個濃眉大眼的傢伙,竟然也叛變了革命,成為了隱藏在我們曹家的第五縱隊,老子早晚也弄死你。

只是正當眾人正在這裡哈哈大笑的時候,眾星拱月般被圍在最中間的曹操卻是怪叫一聲,差點兒從馬背上栽下去。

「主公!華佗!華佗何在?」看到曹操這個模樣,于禁趕緊扶住曹操。作為在曹操手底下混得最久的外姓將領,于禁馬上反應過來,自己老闆的老毛病頭風病又發作了,趕緊呼喚起主公的保健醫生華佗來。

「於將軍,您可能長時間沒回來,不知道情況。前段時間華佗說家裡有事,請假回家了。這段時間主公一直寫信催促華佗回來,可是他一直說自己妻子病了,多次請求延長假期而不返。」

儘管想要找個機會弄死於禁,但曹丕依舊心平氣和得對於禁解釋道。

看著自家主公這幅頭痛欲裂的模樣,于禁也是非常著急。正當于禁想要為主公揉捏一下之時,曹操卻是一把將于禁推開,帶著點兒惱怒得沉聲說道:「馬上派人去華佗家裡看一下,如果他妻子真的病了,便賜小豆四千升,放寬假期期限;如果他要是敢欺騙我,就把他給我打入囚車押送許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5章 玄德有關羽,孤有於文則

2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