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父辭子笑

第154章 父辭子笑

「孟起!為父現在攜全族前往鄴城,這關中的基業,可就全都交給你了!」

關中槐里,一個身材高大,寬面闊鼻的中年壯漢,滿臉凝重得對著一個和他有七分像的青年男子說道,此人便是割據關中,名震三輔的馬騰馬壽成。

就在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後,馬騰其實一直都很聽許都朝廷的話。官渡之戰後,袁紹的外甥高幹攻打河東,便是被馬騰打敗的。

馬騰其實和曹操手底下的臧霸一樣,都是聽掉不聽宣的諸侯,控制著一方勢力,名義上服從著曹操的指揮。

總體上來說,馬騰對曹操,似乎比臧霸更為恭順,因為臧霸一直控制著自己的地盤,直到曹丕時期才被曹魏給徹底消化掉。

而現在,馬騰已經決定帶著全家老小,跑到鄴城做人質,這精神覺悟,不知道比臧霸高了多少。

之所以馬騰最後落得一個全家鏟,而臧霸卻成為比張遼食邑還多的威侯,完全是因為馬騰多了一個孝感動天的好兒子韓超。

此時此刻,還不知道自己悲慘命運的馬騰,在那裡喋喋不休得叮囑著自己的好兒子。

「孩兒記住了!」聽完了馬騰的話后,馬超一副牢牢謹記的表情。

「孟起,我再叮囑你一遍,曹孟德大勢已成,天下三分有其二,劉玄德和孫仲謀只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我們現在投降過去,那就是和竇融一樣,榮華富貴是保底的,甚至還有著更進一步的希望。你現在帶著兵守在關中,老老實實聽鍾元常和張德容的話,將來曹丞相平滅蜀地,少不了要從關中出發,有的是建功立業的機會!」

這竇融是漢武帝開國之時的功臣,和馬騰都是扶風人,而且一開始的時候同樣是一個割據軍閥,割據的還是涼州五郡,怎麼看都和馬騰有些像。

竇融一生中做出的最重要一個選擇,便是找準時機投降了位面之子劉秀,在攻滅隗囂割據勢力之中立了大功,成為了大漢的三公。

因為竇融的這個選擇,竇氏「一公,兩侯,三公主,四二千石」,成為東漢初年最牛逼的勛臣,其後出了漢章帝的妻子竇皇后、勒石燕然的竇憲、黨錮之禍時士人的代表人物竇武,可以說是貫穿東漢二百年的頂級豪門。

現在馬騰和馬超說起這事,還是再強調一遍他的想法,就是趁著曹操和劉秀一樣未統一天下的機會,結下一個善緣,等著日後曹操統一天下之後也能當上一個開國功臣。為他們這一家人,弄上一個兩百年的富貴。

「孩兒記住了!」

「你真記住了?」

「記住了!」

「千萬不要聽韓文約的蠱惑,這傢伙人稱九曲黃河,他的心思你根本就猜不到。你阿翁和他鬥了幾十年,就沒從他身上討到過便宜!你和他打交道,稍不留神便會給他賣了!一定謹記!」

「記住了!他是殺害阿母的仇人,兒子如何會與他交好!」馬騰的老婆死在韓遂手上,但那是正妻,馬超表字裡面帶個「孟」,是庶長子的意思,那人並不是馬超的親媽,但后媽也是媽,有些事情馬超還是需要表態的。

「你話說得這麼好!我怎麼更加不放心了呢!?」當聽到馬超答應的如此乾淨利落,馬騰反而更加不放心起來。

「阿翁的話,孩兒一定謹記,阿翁安心上路吧!」

「你一定給我老老實實的,現在曹丞相天下三分有其二,關中之地早晚要歸於王化,你到時候千萬不要搞事情!這樣子我們還能有竇融的榮華富貴,要不然恐怕只能公孫述等人那樣,落個身死族滅的下場了!」已經上了馬的馬騰,忍不住再最後叮囑了一番兒子。

「阿翁,您放心!我一定會按照您的吩咐做事的!」

離開自己奮鬥了十幾年的地盤,馬騰心裡也是有很多捨不得,這段時間一直搖擺不定,終於到了這做出取捨的一天,突然間覺得一身輕鬆。再次得到了兒子的保證之後,馬騰終於策馬邁開了東進之路,前往鄴城做自己的九卿去。

此時的馬騰終究是老了,想要爬上馬背,都不像年輕時的瀟洒。只見馬騰雙手抓住馬背,兩腳再向上縮,微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好不容易才上了馬。

望著父親遠去的背影,馬超嘴角也是揚起了一番笑意:「阿翁,你老了,真得沒有了年輕時的意氣風發!」

都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兒子是父親前世的仇人,某種意義上,父子之間經常會發生一些爭執。

民國著名作家朱自清的文章《背影》之中,朱父與一個腳夫講價格,朱自清老是覺得自己父親說話不漂亮,非得自己插嘴不可。

馬超便和朱自清有點兒類似的心態,總覺得父親的一些事情做得太不漂亮了。

關中之地可是當年秦漢兩朝的發家之地,將關中經營好了,未嘗沒有爭雄天下的資本。可是父親總說因為李郭之亂,關中殘破,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富庶,根本支撐不起來一個強大的勢力。

關中群雄十餘萬,還有著大量的騎兵,集合起來可是一股能夠顛覆天下的力量。可是父親總說關中群雄各懷鬼胎,根本無法擰成一股繩,這種軍隊的戰鬥力根本不行。但是馬超不這麼看,只要自己夠猛,一直戰無不勝,便有足夠的時間把這些人消化掉。

盤踞涼州、關中的韓遂,算是西涼第一能人,馬騰和他鬥了二十餘年,分分合合,卻是始終斗不倒他,這也是因為父親的手段和武力不夠。換成自己來,一定能夠胡蘿蔔加大棒,把他給收拾得服服帖帖。

「這關中,這涼州,還有著天下,說不準還是得看我馬超的!」就當馬騰的背影消失在馬超的視線中時,馬超也是拍打著胸口說道。

隨著馬超如此豪情壯志得說著這話,萬里無雲的天邊,似乎出現了一絲陰霾,馬騰要是運氣不好,可能會遇上一場瓢潑大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4章 父辭子笑

2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