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馬鞭草

第146章 馬鞭草

「這位馬季常是荊州從事,過來向你們問話的!」

因為簡傑的發現,馬良一行人最終繞路走了一圈,多花了能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才走到鮑家村。有縣裡的縣吏和亭長幫著招呼,鮑家村的村長馬上也是把村裡的水蠱患者召集過來。

現在這個時期正是農忙時,但是鮑家村的村長卻是不一會兒便把一些水蠱患者給找過來。原因無他,水蠱已經嚴重影響了這些人的身體健康,讓他們近似於失去勞動力,在農忙時無法下地幹活。

甚至在這群人中,還有五個十多歲的少年,竟然同樣挺著大肚子,艱難得走了過來,看得作為同齡人的簡傑,心裏面有些瘮的慌。

「我想問一下,你們在得病之前有沒有有被釘螺給咬過?」無處下手的馬良,還是按照簡傑的線索問道。

「這個自然少不了,我們村子附近有很多河道,有沒有那麼多的橋樑,想要外出多半要淌河而過。這夏天酷暑難熬,村中幾乎所有人都會到河水之中避暑。水中全是釘螺,少不得要被釘上幾口!」還沒等眾人回話,村長已經代替所有的人解答。

根據村長所說,他們這個村子的人幾乎全都被釘螺咬過,基本上應該是每個人都有血吸蟲病。

聽了他們的話之後,馬良一時無語,沉默了片刻之後才繼續問道:「死的沒人了的周村、大門村、東樓村,他們那裡的情況是不是和你們這裡相似?主要是指被釘螺要這事上!」

「那幾個村子周圍的河道更多,而且水中的釘螺更多,自然被咬得比我們厲害!」

因為有釘螺這個突破點,話便問到了這裡。其實馬良已經有些相信了簡傑的猜測,像是他所生活的襄陽,可能因為靠北的緣故,百姓下水的次數要少,水中並沒有太多的釘螺,所以染上水蠱的人就很少。

「還請大家多多注意,據說水中的釘螺便是造成水蠱的罪魁禍首,大家一定要小心,盡量不要下水,實在要下水,也盡量別讓釘螺咬!」想了想之後,馬良最終還是把這個可能性和這些村人說一下,能避免一些是一些。

「還請貴人救我們一命!」只是隨著馬良說完釘螺的事之後,其中一名水蠱患者卻是馬上跪下來,朝著馬良不住得磕頭道。

隨著這個聰明人一發作,其他人也有人反應過來。這位從事既然知道水蠱是從釘螺身上傳來的,說不準有救人的法子,其他人紛紛跪在地上磕頭。

甚至有個中年男子一把跑過來抱住了馬良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道:「還請貴人救命,我今年已經三十五歲,得了這種怪病死便死了,可是我兒子今年才十三歲,竟然也染上這種怪病,只要貴人能夠救他一命,我下輩子就是做牛做馬也要報答您的大恩大德!」

這個中年男子一邊哭訴,一邊摁住自己同樣腹脹的兒子,而後者也是馬上會意,在馬良面前砰砰得磕起頭來。

看著這麼多人哭成一片,想要尋求幫助,馬良心中也是亂作一團,尤其是那個因為疾病被折磨的雙眼一點兒精神頭都沒有的孩子,也是深深得刺痛了馬良的心。

馬良本來是想著能夠找出這個病因,避免更多人感染水蠱,但現在病因似乎找到了,可是之前得病的人又該怎麼辦呢?

「阿傑,你既然能夠知道水蠱是因為釘螺引起的,那你知道如何治療水蠱病嗎?」無奈之下,馬良也是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簡傑,這個劉耷手裡的異才,不知道能不能治好這個病。

「我只是知道一味草藥能夠治療水蠱,但是具體如何成藥我卻不知!不過這邊也是帶來了人,讓他多試試,說不準能夠制出合適的解藥來!」

隨著馬良一問,簡傑也是用手指了一下自己帶來的「江夏名醫」李非來。簡傑不通醫術,這次前來協助馬良,自然找個內行帶著已備諮詢。李非的醫術算不上太高,但好在基本功比較紮實,還被簡傑用現代醫學思維洗禮過,在簡傑看來還是可堪一用的。

「當真!?」看著簡傑如此說道,馬良一臉得不可思議,在他看來,現在麻煩的是找到對症的草藥,至於成藥什麼的都是一些細枝末節,這些東西找些普通醫工都能做好的。

「應該可以!至少對大部分人水蠱患者有效果!」看著馬良還是一臉的不可思議,簡傑也是重重點了一下頭。

血吸蟲病雖然在紅朝建國時比較厲害,但是到簡傑穿越前已經不成氣候,簡傑之所以對這段歷史非常熟悉,還是拜一位老中醫所賜。

簡傑老家那裡有一位老中醫,不是那種忽悠人的老中醫,人家是有真本事的,簡傑上一世的祖父年輕時得過肝炎,就是被這位中醫給治好的。

在那個醫療水準落後的年代,肝炎也差不多是不治之症,直接讓簡傑的祖父喪失了勞動力,如果不是這位中醫出手,簡傑一家人還不知道怎麼樣。

反正後來簡傑回老家,爺爺總是帶著他去拜訪一下這位老中醫。然後在這位老中醫的家中,簡傑看到了這位老中醫和紅朝太祖的合影。

這個不是那種微商握手***,喜提和諧號的P圖,這張照片可是真得。最多就是這位老中醫在這張合影中不是很顯眼罷了——這是紅朝太祖和當年防治血吸蟲病的先進醫療工作者們合影時留下的,這位老中醫只是上百名醫療工作者中的一員。

這可以說是這位老中醫一生之中的高光時刻,每次簡傑去他家的時候他都會炫耀一番,講述一下自己年輕時的事迹,這也是簡傑為什麼對血吸蟲病如此熟悉的原因。

紅朝太祖對血吸蟲病一事非常重視,不止一次接見一線的醫務工作人員和醫學專家。

在這場健康攻堅大戰中,現代抗生素自然是主力,但這東西價格貴,全國有一千多萬患者,剛建國的中國底子太薄,青霉素可比等重的黃金要貴,雖然消滅血吸蟲病的大戰在五十年代,那時候共和國已經積攢下一些家底,但註定不可能每人都用得上抗生素。

於是以這位老中醫為代表的中醫團隊,也在這場大戰中立了不少的功勞。這位老中醫參與的醫療組,便是用馬鞭草治療血吸蟲病的。

說起來中醫作為常年臨床總結下來的實用醫學,的確有著很大的用處,他們用馬鞭草製造的中藥丸子,有著很大的概率讓血吸蟲患者由陽性轉為陰性。

這件事讓簡傑對血吸蟲病和馬鞭草記憶猶新,到了這個時候簡傑自然不能藏私,馬上便把這味中藥拿了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6章 馬鞭草

2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