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治粟中郎將

第142章 治粟中郎將

「第一步是集鹵蒸發,將這些鹽礦浸泡在清水之中,這樣便可以把其中的其他礦物質過濾掉,再將剩下的鹽水經人力、畜力等數級揚水至蒸發畦,借太陽輻射和風力進行自然蒸發。第二步過籮除雜,利用產鹽過程中結晶出來的鹽板作為籮,待蒸發畦中的滷水,對產鹽滷水起到除雜和提純效果。第三步儲鹵,將經過四至六次過籮,最後一次經過凈化籮后的滷水提送到儲鹵畦渾存,為產鹽作原料儲備。第四步結晶,往結晶畦中加入極少量淡水,然後將儲鹵畦中的飽和滷水灌進結晶畦中,精鹽便能夠析出!最後就是將這些精鹽鏟下來了!」

鹽場之中,很多受過傷的士兵正在用手裡的鏟子辛勤的勞動。在曹庄住了一晚上,劉耷等人第二天一早便跟隨簡傑去了一趟他在臨亭的鹽場,視察一下簡傑想要保密的新式製鹽技術。隨著一趟流程看下來,簡傑也是向劉耷等人介紹起這種新式的產鹽法。

「難怪阿傑你家的鹽價這麼便宜,這新式產鹽法的確讓產鹽的成本降低了不少!根據我估算,你即便是定個煮鹽法產出食鹽價格的四分之一都是賺的!難怪你想要將這個新式製鹽法給攥在手裡面,如果大量出鹽的話,恐怕整個荊南四郡的鹽場大部分都得完蛋!」隨著一套流程看完,糜竺首先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糜家曾經是徐州首富,自然有著自家的鹽場,所以糜竺對製鹽這套工藝非常熟悉。只是今日所見的產鹽法,卻與糜竺所知的煮鹽法有著很大的差別。

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糜竺禁不住便細算了一下成本,然後這種新式產鹽法,比傳統的煮鹽法實在便宜了不少,畢竟搜集燃料、燒煮滷水這兩項製鹽的大頭都非常耗錢,但簡傑的煮鹽法卻是主要利用自然之力在提純,能不省錢嘛!

按照糜竺原先做生意的思路,一定把這種製鹽法牢牢攥在手中,然後利用這種技術生產出來的低價鹽,瘋狂傾銷,把所有的競爭對手全都耗死,然後徐州人便只能吃他們糜家的鹽。到時候糜家只要把鹽價定的比煮鹽法便宜一點兒,便能夠永遠霸著徐州的鹽業生產。

「用商業手段把所有的鹽場都幹掉嗎?」當聽了糜竺的話之後,劉耷意味深長得說了一句話。

劉耷已經準備接受諸葛村夫的建議,搞鹽鐵國營,但是自從漢和帝開放鹽鐵民營,到現在已經有一百年的時間,劉耷一句話把這些荊南豪強的百年老店全都收編或強關掉,將會得罪一大批人,畢竟吃相太難看了些。

而糜竺現在則是提供了另外一個思路,通過正當的商業競爭把所有的鹽場全都幹掉,這種情況下,劉耷低價出售精鹽,諸多豪強不可能賠錢補貼平民,最終只能退出鹽業經營。

這種情況下,因為是經營不善倒閉的,那些產鹽豪強對劉耷的怨恨就要低上不少。

隨著糜竺這麼一個行家認可利用市場手段幹掉競爭對手,劉耷也是瞥了一眼諸葛村夫,想要再聽聽諸葛村夫的看法。

諸葛村夫馬上點了一下頭,然後意味深長得又瞥了一眼糜竺。

劉耷和諸葛村夫非常來電,馬上便想明白了諸葛村夫的意思,是想要把事情交給糜竺來干。

說實話,當年劉耷拜訪水鏡先生司馬微的時候,司馬微把劉耷身邊的糜竺、簡雍和孫乾全都損了一遍。

劉耷一直倚重的這三個人,在謀略和治國方面,真得給諸葛村夫提鞋都不配,但你要說他們是戰鬥力為五的渣滓,同樣也不客觀。

簡雍優遊風議,擅長活躍氣氛,孫乾跟隨當世大儒鄭玄學習過,書生氣足了一些,兩人一直都是劉耷手下優秀的外交官。

聯絡呂布、劉辟這種草莽之輩時,主要是簡雍出面,而聯絡孔融、劉表這種當世名士的時候,則往往是孫乾出場。

兩人的表現都非常不錯,這也是為什麼劉耷在各路諸侯面前混得非常不錯,外交工作做得的確好。

而糜竺,作為曾經的徐州首富,做生意的能力自然非常不差。但是大漢一直採取重農抑商的政策,所以商人的社會地位一直不高。

糜竺這個首富也是削尖腦袋往士人堆里扎,這些年一直都在自廢武功似得,不願意重操舊業,白白浪費了自己的能力。

本來劉耷強行搞鹽鐵國營,可能也不會用的上糜竺,但現在想要走商業手段,自然希望讓糜竺重操舊業。

「孔明,不知道有什麼合適的官位能夠負責鹽鐵買賣這個重任?」劉耷自然是把糜竺的想法摸得門清,要不然也不會把糜竺忽悠的傾家蕩產,馬上向諸葛村夫問起這事來。

「大漢初立,沿襲秦制,以九卿之一的治粟內史主管鹽鐵和國家財政,後來治粟內史又被改名大司農,一直沿用至今。現在主公身為左將軍,不如設置一個治粟中郎將的職位,來主管食鹽專營一事!」諸葛村夫也是馬上就著劉耷的問題回答道。

劉耷集團總是弄出一些前無古人的官職來,像是諸葛村夫的軍師中郎將,糜竺的安漢將軍等,趙四、魏延的牙門將軍,都是劉耷首創的官職,這不又創造性得弄了一個治粟中郎將來。

治粟中郎將,這名字不差啊!當聽了這個和曾經的九卿之一治粟內史頗為相像的名字后,糜竺有些心動,沒有了萬貫家財之後,糜竺在劉耷這裡,基本上就是一個高高掛起的清客,沒有什麼實權。

有時候糜竺也是煩悶,想找些事情來做,但很遺憾,糜竺的技能都點在商業上,恰好是糜竺不願意乾的事情,一直沒有什麼成就。

現在有了這麼一個適合自己的崗位,還是相當於九卿之一的大司農,糜竺馬上便向劉耷行禮道:「糜竺願意毛遂自薦,為主公做好這個治粟中郎將!」

「有子仲出馬,這事情定然是萬無一失!」看著糜竺主動站出來,劉耷也是笑道,一副君臣相得的模樣。

而簡傑則是輕微得瞥了一下嘴,這劉耷忽悠人的本事果然了得,糜竺都被坑成窮光蛋了,還在這裡為劉耷數錢,真不容易。

也就在這個時候,卻是有幾名騎士闖進了鹽場,簡傑一看,為首的赫然是自己的老熟人鄧方。

「怎麼了?」一看到鄧方,劉耷也是急忙問道。

鄧方也沒有行禮,而是將一封信件送到劉耷手中:「馬從事說有重要軍情,讓我向主公稟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2章 治粟中郎將

2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