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司儀

第139章 司儀

「這八對新人是怎麼回事啊?」

等王陽情緒穩定下來之後,劉耷一邊和王陽向婚禮現場走去,一邊向王陽問起結婚的事情來。

「亭長制定了一套積分政策,跟著主公打仗致殘的,年紀大的都有照顧,再就是平日里辛苦工作的!達到標準了便可以娶妻!」雖然年紀給簡傑當爹都可以,但說起簡傑來,王陽還是很尊重的。

「原來是這麼回事!我當時安排進來的那些乞丐們怎麼樣了?」聽了王陽說的標準之後,諸葛村夫點了一下頭,這個標準的確是考慮到大部分人的利益,還有激勵措施,同樣讓他很好奇,自己當年打發進來的那些乞丐們怎麼樣了。

「還行,都能幹活!有兩個犯懶的一直用鞭子抽著,也不敢不幹活,有一個叫高溪的,幹活簡直可以說是不要命,也就是他沒有跟著主公打過仗,他要是跟著主公打過仗,多個二百分,頭一批結婚的新人中,就有他了!」

這女人真是男人的精神氣,為了女人,男人真的可以洗心革面從新做人。像是原先遊手好閒的乞丐高溪,在娶老婆的激勵下,已經成了知名的勞動模範,帶動了不少人的積極性。

「現在的這八個新娘子,都是怎麼來的?」劉耷也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有四個是窮苦人家過不下去賣的女兒,有兩個是五溪蠻賣過來的女奴,有一個是死了兒子的婆婆把兒媳婦給賣了過來,還有一個是自己能說會道,從大集上自己勾搭了一個寡婦!」

「最後這一個好啊!自己動手,節約資源!」當聽完最後一個新娘的來歷之後,劉耷也是忍不住笑道。

說話的功夫,劉耷一行人也是來到空地邊上,此時現場非常熱鬧,竟然沒人注意到劉耷這幫不速之客的到來。

「這交杯酒喝完了!下面是抽獎環節!這次抽出來的是三等獎,由我們曹庄陶器工坊生產的陶器一組。這結婚過日子,少不了柴米油鹽醬醋茶這類的東西,自然也少不了陶器。新婚夫婦拿到了獎品,可以回家用去,沒結婚的單身漢抽到了獎品,可以賣給新婚夫婦,也可以自己留著,等到了將來自己結婚的時候用!下面我們有請……左將軍府軍師中郎將諸葛孔明,為大家抽出今天的三等獎!」

此時在空地高台上主持婚禮的司儀是簡傑,也正是因為背對著大部分人,他看到了劉耷一行人。

不過簡傑的嘴皮子隨簡雍,沒有什麼慌亂的,繼續主持著自己的婚禮,只不過把上台抽獎的領導換成了諸葛村夫,本來說好了要上台抽獎的永豐亭求盜,也只能委屈他了。

「是主公!」

「左將軍!」

……

「大家都坐下!一會兒有什麼事,大家再聊!」隨著簡傑的這一嗓子,現場的很多人都發現了劉耷一行人,場面有一些混亂,劉耷也是大喊了一聲,穩住了場面,然後又朝著諸葛村夫使了一個眼神。

無奈之下,諸葛村夫只好一臉幽怨得上了簡傑和新人們所在的高台,對著簡傑問道:「怎麼抽獎?」

「老師,您從這盒子的紙條里隨便抽三個紙條,和抽中紙條上的數字一樣的人便是中獎者!」

聽簡傑這麼一說,諸葛村夫像個工具人一樣的便將手伸進了一個貼著紅紙的盒子,面無表情得從裡面掏出來三張紙,在念出上面的三個數字之後,馬上便有人急匆匆得走上了高台,亮明數字之後,算是領下了獎品。

「下面有請劉強上台,為新人們演奏一曲《鳳求凰》!」隨著三等獎抽獎結束,簡傑趕緊宣布下一個環節。

隨著宣布完這個環節之後,一個四十來歲的老兵帶上一個笛子走上了高台,然後吹奏起了一段據說是司馬相如追求卓文君時留下的音樂。

「你這是在搞什麼啊?」當看到客串的司儀跑到自己跟前之後,劉耷也是笑著對他說道。

「主公把這些殘兵、老兵交到我手裡,自然希望他們能夠過得好,最近靠著產鹽賺了一筆錢,自然想著解決一下他們的個人問題。這紅白喜事,不就熱鬧一些嘛!想了一下,乾脆讓這八對新人一起舉辦個婚禮,省事還熱鬧。而且這段時間裡,大家又是開荒,又是產鹽,每個人都很辛苦,找個機會給他們放個假,樂呵一下,再大吃一頓,這段時間的勞累也就一掃而光了!」

隨著石子亭的鹽場搞了起來,這段時間簡傑手下的人還真得忙,有了一些積蓄后,簡傑馬上買人舉辦婚禮,一是完成之前的許諾,二也是給這些人放個假,休息一下。

「你呀,總是能給我出點兒新花樣!」看著簡傑,劉耷也是忍不住笑道。

還能怎麼說呢,劉耷把一百名殘兵、老兵的隊伍交給簡傑,希望簡傑能夠給他們一個好的結果,現在看來,簡傑這個任務完成的不錯,不但讓他們生活過得去,甚至還能讓一些人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可以說是出色完成了劉耷交給簡傑的任務。

「阿傑,還有些什麼花樣啊?」糜竺也是隨口問了一句簡傑。

剛才簡傑讓諸葛村夫上來拆三等獎,這上面的一等獎肯定是給劉耷拆,二等獎自然是給他糜竺。看到簡傑如此識趣,糜竺對簡傑的好感度也是大肆提升。

這些年糜竺過得其實並不是很開心,畢竟萬貫家財搞沒了,換誰心裏面都會有點兒不爽。在劉耷手底下,糜竺的用處也不是很大,尤其是諸葛村夫這麼一個全能性人才加入到這個團隊之後,糜竺更是有些邊緣化。

簡傑把糜竺排到諸葛村夫前面的舉動,也是讓糜竺非常開心,自己在劉耷集團里的地位還是非常穩固的,也不枉傾家蕩產做這個天使投資人。

唯獨諸葛村夫,有些無可奈何得看了一眼簡傑。諸葛村夫並不是一個追求虛名的人,他只是對簡傑擅自安排抽獎順序這件事有些不滿。

剛才這事明顯是簡傑臨場發揮排出來的順序,萬一簡傑要是腦子一抽,把自己排在了糜竺前面,那該多麼尷尬。

考慮到自己是簡傑的老師,簡傑把諸葛村夫排在糜竺前面,萬一讓糜竺產生一些不必要的聯想,有可能會破壞整個內部的團結。

劉耷是個念舊情的人,其實劉邦和劉秀也是很念舊的人。

劉邦誅殺異姓王,但自己沛縣的老兄弟可是一個都沒殺,蕭何在劉邦去咸陽服徭役時多給了劉邦二百錢,劉邦後來封侯時便多給了蕭何兩千戶。

同樣劉秀也是很寬頻自己的有功之臣,從劉秀在長安讀書時便和劉秀交好的鄧禹,儘管戰績非常水,依然被劉秀排在了雲台二十八將之首。

劉耷一直對糜竺傾家蕩產支持自己的事情非常感激,這已經決定了,即便是諸葛村夫為劉耷立下再大的功勞,劉耷的文臣之首也只能是糜竺。

諸葛村夫可不想因為簡單的一些意氣之爭,破壞現在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安定局面,簡傑剛才安排抽獎的這件事做得實在有些孟浪。不過好在簡傑並沒有弄錯順序,大家都可以樂一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9章 司儀

2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