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粗鹽

第133章 粗鹽

「一共賣掉了三十七個陶器,收了一些五銖錢,還收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應該是賺了吧!」

最終收了十幾粒占城稻種子,簡傑心裏面也是非常開心,馬上便命令手底下的人馬上把這十幾粒種子小心種了下去,並叮囑他們仔細觀察占城稻的習性,為來年的大規模種植提供經驗。

等忙完了這事後,心情頗好的簡傑準備去看一下自己那邊陶器的買賣情況。簡傑連臉都不要了,就是為了能夠把自家的陶器賣出去,要是達不成這個目標,豈不是白不要臉了。

不過來到陶器攤位上的簡傑,一時間卻無法判斷自己是賺了還是虧了,因為賣掉的陶器,有一部分是被人以物換物的形勢換走的。

為了儘可能得賣掉手裡的陶器,簡傑價格定的有些低。但附近村民們用來換陶器的東西,五花八門到還是出乎簡傑的意料。

有一條血淋淋的野豬腿,有一捧新鮮的青菜,有一條黃鼠狼皮,有一塊農家自織的粗布,還有一些糧食等等。

也不能算虧吧!至少換的東西都能用,豬腿、青菜和糧食都能食用,黃鼠狼皮和粗布可以給手下做衣服。但這種以物易物的貿易方式,還是讓簡傑無限懷念起前世的移動支付來。

「還行吧!咦,那邊是賣什麼的?」

視察完陶器店,簡傑突然間發現自家集市上,竟然有一處攤位,竟然排起了長長的隊伍,一下子讓簡傑非常好奇,這裡究竟賣的是什麼。

如果可以的話,窮瘋的簡傑,準備把這人的生意給「盤」下來,官老爺的事,他不能叫「搶」,我只是把你的股份給買下來。

「那邊是賣粗鹽的!從現在的這個賣貨人的大父起,已經在我們永豐集上買了幾十年的粗鹽了!」聽了簡傑的問話之後,跟著簡傑一起在大集上巡視的亭父也是趕緊向簡傑答道。

「粗鹽!?」當聽了亭父的話之後,簡傑的耳朵馬上便豎了起來,因為他感覺自己可能要有什麼大發現,馬上便跑了過去。

出現在簡傑面前的是一個能有四十歲的中年人,還帶著一個可能是他兒子的年輕男子。兩父子是帶了兩個大背簍來到的永豐集。而在這背簍之中,便放著他們售賣的粗鹽鹽塊,這便是排隊的百姓們正在等著購買的粗鹽。

「這東西能吃嗎?」簡傑拿過一塊粗鹽鹽塊,只見這所謂的鹽塊之中,還夾雜著不知道是什麼礦物質的顆粒,更不用佔了整個鹽塊一半的沙土,讓簡傑懷疑這東西究竟能不能吃。

「我們這些小老百姓,自然不像你們這些達官顯貴一樣講究!不吃這種粗鹽,還能吃什麼呢?」看了一眼簡傑,年輕男子馬上便有些不善得對簡傑說道。

「犬子不懂事,還請貴人見諒!」隨著那個年輕人嗆了簡傑一句,那個看上去是他爹的人馬上站起來向簡傑道歉:「不瞞貴人,這些粗鹽之中也不知道有什麼雜質,的確出現過吃死人的事情,但是非常少,老朽祖孫三代售賣粗鹽,也只遇到過一次。這東西就是在地上撿的,實在是便宜,咱們武陵郡的大部分百姓,主要還是吃粗鹽,像是您這裡賣的精鹽,我們一般是吃不起的!」

看了一下在那裡排隊買粗鹽的貧民百姓,簡傑自然知道這個鹽販子說的話不假,只可惜他根本無暇去憐憫民生的艱苦,而是向這個鹽販子繼續問道:「你這粗鹽是從那裡弄來的!」

鹽作為人類生存的必需品,有漢一代,可以說是與朝廷的政策息息相關。目前的中華大地上,主要的鹽類供應主要來源於四種:海鹽、湖鹽、井鹽和礦鹽。

海鹽,顧名思義就是來自於海水裡的鹽,相當年春秋五霸、戰國七雄之一的齊國,便是靠著海鹽之利富甲天下。到現在,海邊的郡縣,都是吃著海鹽。

湖鹽,則與海鹽類似,只不過製鹽的水來自含鹽量比較高的鹽湖,像是關老二故鄉的鹽池,便是河東郡的支柱產業之一,所產的湖鹽甚至一度賣到擁有海鹽之利的齊魯之地去了。

至於井鹽,則是在偶然的情況下,恰巧有地下水或者地下暗河從鹽礦間流過,這些水就會充分吸收鹽分,成為天然的滷水。直接挖井收集這些滷水,就可以開採食鹽。

這井鹽在四川便非常多,諸葛村夫治蜀的時候,便採取鹽鐵國營的策略,本人甚至還親自指導改進井鹽的生產工藝,使井鹽產量大增。

最後一種礦鹽,就是把鹽當成一種礦物質,從鹽礦中開採來的鹽。不過只要是礦便有富礦和窮礦之分,純度高的富礦雜質少,甚至可以直接使用,但是那些純度低的窮礦,因為所含的雜質太多,食用起來甚至都會有危險。

看這個鹽販子所賣的粗鹽,雜質非常多,但是他們祖孫三代都在這裡賣鹽,估計這個礦的量還不小。

如果簡傑能夠在穿越前多做一些功課,便能夠知道公安縣已經探明了多達1.5萬噸資源儲量的兩處鹽礦。

簡傑一直都很想投身到鹽業這個暴力的行業來,現在知道了可能有一處鹽礦,自然想要把它攥在手裡。

鹽礦一般都深埋在地下,地表的部分含鹽量不高,對這個年代的技術來說,開採提煉耗費的成本太高,但是對簡傑來說卻不是問題。

想當年看小說《唐磚》的時候,主角便是通過獻上提煉食鹽的技術,首次進入了李世民的法眼。

後來簡傑在網上查了一下資料,結果卻發現,其實在隋末唐初,帝國已經掌握了提煉食鹽的五步產鹽法,結果到現在還記得。

這麼一處富含雜質的鹽礦,對別人來說可能用處不大,產精鹽的成本過高,但是對簡傑來說卻不是問題,因為他有著先進四百多年的技術,能夠有效壓縮成本。

看著簡傑一臉的期待,雖然感覺沒有好事,但鹽販子還是老老實實得回答道:「這粗鹽,我是從石子亭的深山裡挖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3章 粗鹽

2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