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口誤

第122章 口誤

「孔明!你是故意的還是口誤,一下子給阿傑壓下去了十萬石的任務?」

當簡傑那邊開始建造集體宿舍的時候,劉耷也是巡視完武陵回到自己的大本營公安,在那裡與軍師諸葛村夫下了一盤象棋。隨著劉耷把炮打了出去,也是隨口向村夫問道。

這次的棋盤棋子都做得非常精良,和之前諸葛村夫在船上和簡傑下的紙片象棋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是黃月英按照諸葛村夫的要求,精心製作的一副象棋。

本來黃月英還想著把棋子都雕刻成立體的模樣,不過被諸葛村夫給拒絕掉了。

「真得是口誤,當時想差了,把臨縣的任務隨口說了出來。不過看這傢伙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好像胸有成竹,我想了一下便沒有把這話收回來,看看阿傑能夠完成多少吧!」

「阿傑和我們不一樣,他沒種過地,可能對十萬石糧食沒啥概念……卧槽!剛才那一下我沒看清楚,這次不算!」不過正在說話的功夫,劉耷發現自己的車居然被諸葛村夫給吃掉了,趕緊毀了一步棋。

看著劉耷厚著臉皮把被幹掉的車放回了棋盤上,村夫只能無奈得接受下來,誰讓劉耷是領導呢!

「所以我才派鄧方帶人過去看看,看看阿傑究竟是什麼想法。我種過地,就永豐那點兒田,一年收十萬石糧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能有點兒其他別的辦法。阿傑要是真想完成一年十萬石的任務,我派去的這八十個人,也能幫他干點兒事情!」

「主公,你不是想把這些殘兵、老兵給甩出去嗎?」

「都是跟了我許久的老人了,現在受了傷、年紀大了,又不是我自己都朝不保夕,哪能不管他們。之前我去庵廬,看到那些傷員們在庵廬里的生活,簡傑對他們的照顧還算是非常不錯的,還讓阿威那小子給那幫子傷病講故事。傷兵們一直都樂呵呵的,甚至有人說哪怕傷好了也願意待在庵廬之中。我一直說以人為本,阿傑這孩子還是挺能理解我的話,真正把所有的人當成人,肯定會好好對待他們。我把這些老兵和殘兵安排在永豐,也是希望他們有個比較好的歸宿!」

「那主公你怎麼不給阿傑一些錢糧呢?」雖然劉耷嘴上說得好聽,但村夫還是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現在咱們還要爭奪其他三郡,錢糧可是不足。那些殘兵老兵又不是完全沒勞動力,讓阿傑帶著他們找食吃唄!我又不缺給我花錢的手下,缺的是能不花錢還能辦事的人,我覺得阿傑有這個潛力!」

「不花錢還能辦事的人,哪裡都缺!」其實還是在甩包袱吧!聽了劉耷的話之後,諸葛村夫也是忍不住腹誹道。

「其實我把這些殘兵安排到永豐,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要給阿傑練練手,他在庵廬時能把十幾個人管理的不錯,但是到了幾百人又是一個樣子。這批殘兵、老兵我機會全都能叫出名字來,都是那種老實純良之輩,讓他積累一下經驗,為日後做積累!」可惜劉耷死活不肯承認自己在甩包袱,又冠冕堂皇得說出了另外一個借口。

「鄧方見過主公!」也就在這個時候,奉命帶隊前往永豐,將殘兵們送給簡傑進入了劉耷和村夫下棋的廳堂之中。

「來坐!那裡有水果,自己吃!看我把軍師殺個乾乾淨淨……對了,阿傑那小子把人收下了嗎?有沒有問給養的事?」劉耷一邊對村夫放狠話,一邊向鄧方問道。

「阿傑把一百人都收下了!我走的時候,他正在那裡組織這些殘兵和老兵修房子呢!給養的事情他問了,聽說公安這邊不提供之後,沉默了片刻沒再說什麼!」

「這傢伙還真準備挑戰一下嘛!」聽了簡傑的反應,劉耷馬上明白,簡傑是準備試著去完成一下年收入十萬石的任務,讓劉耷也是忍不住產生了一絲期待,說不準簡傑真能完成這個任務。

不過又過了一會兒,劉耷突然又說道:「不對啊!我不是指派給了你八十人嗎?怎麼你給簡傑送了一百人?」

還沒等鄧方回話,那邊的諸葛村夫卻是把話茬接了過來:「主公鍛煉阿傑的想法雖然好,但是給他找八十個老實聽話的老兵,恐怕鍛煉不出他的能力來!我思索了一下,覺得最好還是給阿傑增加一些難度,於是把附近幾個城裡的十幾個缺胳膊少腿的乞丐,一併給送到了阿傑那裡!你知道我是多不容易才從找了這麼些缺胳膊少腿的乞丐!為了阿傑的成長,我這個當老師的可以說是操碎了心!」

聽諸葛村夫說完,劉耷這才意識到,他初來公安時見過的街頭乞丐,似乎全都不見了。這些乞丐大多身有殘疾,有一些都是在戰場上受過傷殘疾了的郡兵。

武陵蠻時不時鬧事,荊州之前也是爆發過幾場叛亂,公安這邊出人平叛實在很平常。戰鬥之中,郡兵出現什麼傷殘實屬平常。

這年頭年景差,隨時可能出點兒什麼事,本來都是良家子的郡兵,說不準便會遇到什麼慘事,主動或是被動便淪為乞丐。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諸葛村夫!

本來劉耷還為自己甩包袱有些難為情,卻沒想到村夫做的更過分,劉耷接觸過三教九流,也是見過不少乞丐。

能去做乞丐的,很多都是精神氣垮了的人,想要讓這些人再次站起來,靠著自己的雙手去辛苦勞動,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劉耷很想對諸葛村夫的這種行為做一番品評,但是卻找不到什麼合適的辭彙,最終卻是脫口而出:「你好騷!」

諸葛村夫可能也是對自己的騷操作比較滿意,扇著扇子笑道:「我這可是為了阿傑好啊,提前讓他體驗一下人心的一些陰暗面!」

的確是啊!被自家老師給坑,的確挺陰暗的。

不過正當村夫還要說什麼的時候,嘴角的微笑卻是迅速凝固,因為他發現自己棋盤上的車沒了一個,半開玩笑得對劉耷說道:「主公,在戰場上,您的敵人可不會因為您的胳膊長,便會自己撤離戰場的!」

諸葛村夫都這麼說了,劉耷乾笑一聲,把手裡的車放到了棋盤上來,剛才趁著村夫說起自己的事情,他悄悄從棋盤上把村夫的車給摸下來了一個。

隨著君臣繼續下起棋來,邊上觀戰的鄧方卻是由衷得感嘆到自己又學了一手,剛才劉耷可是從棋盤上摸掉了村夫的一車一卒,這胳膊長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2章 口誤

2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