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制度

第113章 制度

「《衛生守則》、《庵廬操作流程》、《醫工手冊》,你這是想要做什麼?」

敲打了一會兒簡傑之後,在那裡翻看簡傑資料的村夫,翻到了幾張沒有寫完的紙。等讀完這麼一些並不完整的規則之後,諸葛村夫大吃一驚,因為簡傑正在利用自己從那部奇書之中學到的醫療知識,將軍隊乃至普通人的衛生習慣以及庵廬之中軍醫的操作規章形成一個規章制度。

這個發現直接便把村夫給震驚了,一個十歲的小孩子,竟然能夠想到這種事情,實在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我調查了一下,咱們大漢人的平均壽命不到三十歲,除了戰亂和災荒外,造成人口損失最大的便是疾病,我之前讀的那本奇書中,其實已經說了一些預防疾病的手段,主要還是講究衛生。所以我便把這些內容寫成《衛生守則》,希望能夠形成規章制度,傳播出去,按照冊子中的說法來做,應該能夠避免不少悲劇!」

簡傑這段時間在庵廬之中也是一直在做調查,發現這個年代的上等人,還是比較講究衛生的,譬如說官員們便被要求五日一休沐。但是普通百姓,便沒有這麼多講究了,個人衛生普遍比較差。

簡傑便想要通過這個《衛生守則》樹立起講衛生,喝開水的觀念,應該能夠讓不少按照這個守則保持衛生習慣的人,多一分活下去的機會。

「你這是一個好主意!值得鼓勵,我給你一個意見,你把這個文辭修飾一下,盡量通俗易懂,最好還是能夠形成歌謠那樣。畢竟這個年代的百姓讀過書的人還是少,寫的直白、朗朗上口,能夠加快傳播,並能讓他們能夠理解!」聽了簡傑的話之後,諸葛村夫也是給出了自己的指導意見。

「多謝老師,我會照著修改的!」

諸葛村夫果然有水平,提出的這個建議,也是讓簡傑心悅誠服。

「那這個《庵廬操作流程》呢?」本來劉耷沒怎麼關注這幾本沒有整理完的小冊子,等諸葛村夫起了一個頭后,他也認識到這些東西的不凡,馬上便向簡傑追問道。

「我在庵廬之中幹了幾天,發現很多軍醫因為個人的師承不同,對很多傷患的處理方法也不同,尤其是一些外科手術,其中有部分人處理都是錯誤的,還有很多人都沒有消毒的意識。我便召集這些軍醫,在工作之餘,根據實際操作進行流程化,然後把每個治療流程都規範化。以後如果培訓新人,也能夠直接比照著這些東西來做,事半功倍!最好是能做好制度化,盡量避免了以後我不在庵廬了,曾經一些好的東西,不至於被人給遺忘掉!」

「流程化!規範化!制度化!」當聽了簡傑的話之後,諸葛村夫的震動更是無以復加。

雖然諸葛村夫因為其高潔的人品,出色的能力,一直被儒家所推崇,但諸葛村夫本人的治國思路,恐怕更加接近與漢宣帝那句「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

劉耷剛入蜀時,由於之前劉焉、劉璋父子在蜀統治期間濫施恩惠,導致益州刑罰無威嚴,法律幾乎面臨廢弛的局面,豪強、士大夫們專權橫行。

在這種情況下,諸葛村夫「刑罰峻急,上下震恐」,一下子便打擊了當地豪強、士大夫目無法紀的囂張氣焰,有效地改善了益州的官氣民風,社會也逐漸走向穩定。就諸葛村夫這一系列的行動,你就是說他是個法家分子,似乎也不為過。

簡傑口中的這幾個新鮮辭彙,卻是一下子觸動了諸葛村夫的內心,讓他再次審視簡傑。不知不覺間,諸葛村夫已經很難再把簡傑當成一個小孩子了。

劉耷嚴格來說,並不是一個很合格的政治家,想的並不如諸葛村夫那麼多,他又翻到了最後一冊基本上沒寫幾個字的《醫工手冊》上面,向簡傑問道:「這個又是做什麼的?」

「這個我想找一些醫生,把所有常見的病症和簡單的治療方法都記錄下來,幫助一個剛剛學醫的初學者成為經驗豐富的臨床醫師,幫助普通百姓免去求醫問葯的繁瑣花費,自行診斷和救治常見疾病。」隨即簡傑也是說出了自己的一個宏願。

在上一世的時候,簡傑可是聽說過一本叫做《赤腳醫生手冊》的神書。紅朝建國伊始,可以說是底子非常薄,全國八成的人口都是文盲,發展了十幾年,1965年時中國有140多萬名衛生技術人員,其中高級醫務人員只有10%在農村,普通的農民根本享受不到合格的醫療救治。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赤腳醫生手冊》應運而生,編著組的專家,用最淺顯的語言,最切實可行的辦法來普及病症的診斷和治療,不按照傳統的做法,先講解剖學、生理學、生化學、藥理學,而是以問題為中心,清晰明了、簡單易行、務求實效,成為普及大眾醫學教育成功的案例。

《赤腳醫生手冊》,在物質匱乏的時代為解決幾億人的醫療問題立下了汗馬功勞,在簡傑穿越前,還在一些落後國家發揮著重要作用。

「你要編成了這麼一部醫書,那真得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但這個可真是不容易!」聽了簡傑的這個理想之後,劉耷也是忍不住說道。

「是啊!這個還是得找一個經驗豐富的名醫來做,我一個人是做不來的,到目前為止,整本書才寫了不到一頁,我手底下那幫子軍醫,水平都不是很高,他們說的一些東西,我也不是很懂,根本就無法把握!」

「你有這份心真是不錯,等局勢安定之後,我也幫你找幾個好醫生……」

「不知道主公認不認識華元化?」不過劉耷的話還沒說完,簡傑卻是打斷了他。這當世最厲害的醫生,自然是華佗了,也不知道「天下無人不識君」的劉耷和華佗有沒有交情。

「當然認識,華元化曾經被漢瑜公推舉為孝廉,雖然華元化沒有答應,但這個情分一直在,我當日在徐州時,曾經因為漢瑜公的緣故認識了華元化。不過阿傑你就不要多想了,華元化這個官迷入了曹孟德的丞相府,怎麼可能來投奔我們!」

漢瑜公就是陳登的父親陳珪陳漢瑜,他曾經擔任過沛國相一職,也就是任上推薦沛國人華佗做孝廉,因此接下情分。當日劉耷在徐州做刺史的時候,可是和陳登好的快要穿一條褲子,也是因此認識了華佗。

聽了劉耷的話之後,簡傑也是非常失望,劉耷說招不來華佗那就鐵定招不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章 制度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