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送禮

第102章 送禮

「阿傑,你們幾個來了?來坐!」

當簡傑一行人來到張小三的家中時,這個凶名天下傳的傢伙,正抱著自己剛剛兩個月的小女兒在那裡玩,一副好老公、好爸爸的樣子,真是和他那粗狂的外表不太符合。張小三是在華容之戰打完后,和簡傑一起從華容返回的烏林,就是惦記著自己的小女兒。

這個在襁褓之中的小姑娘,其實是張小三的二女兒,他還有一個兩歲大的女兒,才剛剛學會走路,想來應該就是被劉禪禍害掉的那對姐妹。

都說女兒隨爹、兒子隨媽,張小三這邊卻是另外一個樣子,女兒隨媽、兒子隨爹。也幸好是如此,要不然劉禪面對著和自己三叔長得頗像的兩任媳婦,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硬的起來。

張小三非常喜歡小孩,原先在新野蟄居的時候,便經常帶著他們這些小屁孩到處抓知了、抓螞蚱,時不時還傳授一下他們一些武技,

看見簡傑帶著幾個小夥伴過來,也是開心得咧著嘴笑了起來,將女兒交給一臉淡然的妻子夏侯氏,招呼簡傑他們坐下。

「你們幾個有什麼事嗎?」本來這些小傢伙來找張小三,一般都是纏著他帶他們幾個玩,不過最近其中的簡傑突然間一下子成熟起來,甚至連劉耷都認真對待起簡傑的提議,讓張小三也是高看了一眼簡傑,把他當成一個可以和自己議事的大人來。

「三叔帶兵三日之內穿過剛剛經過暴雨的沼澤,一戰奠定華容突襲戰的勝局,小侄這是過來給三叔道賀的!」

就在之前爆發的華容突襲戰中,張飛部的精銳在接到劉耷的指示之後緊跟著強渡沼澤。即便是有劉耷之前開出來的路,不過剛剛下了一場暴雨,想要在三日之內走過去也不是一件易事。

不過張小三卻是做到了,靠的便是嚴酷的軍法,達不到要求便軍法處置,血淋淋的鞭子抽下去后,誰還敢不走。

於是花了三天兩夜不停息的強行軍,張飛部這才走完五十公里的沼澤地。雖然所部疲憊不堪,但是當張飛部出現在戰場上的時候,直接便徹底毀滅了曹軍的抵抗意志。

在正史上,張飛在當陽斷後之前根本沒有什麼戰績留下來,但卻被曹操不少部下視為萬人敵。很多人都猜測,當年在曹軍與守衛徐州的劉耷部交戰時,關張二人曾經給曹操的不少手下留下深刻的印象,只不過都沒有寫進正史之中。

所以當張飛出現在戰場上的時候,直接便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讓被困的曹軍放棄了抵抗,頗有些古之名將的風采。

說起這一戰的得意之處,張小三也是有些飄飄然,他跟隨劉耷走南闖北,雖然一直在戰鬥,卻老是吃敗仗,像是這樣一戰俘虜過萬的大捷,還真沒有,不免有些得意,一掃在長坂坡被曹軍當兔子攆的頹勢。

「還不是大哥和二哥強渡沼澤,拿下了華容城,已經立於不敗之地,我穿過沼澤之後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便是阿傑你這一戰功勞也是不小的!」

對於簡傑的馬屁,張小三還是謙虛了幾句的,畢竟在他眼中,老天第一,他老四,就服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至於呂奉先那樣的三姓家奴,往死里干就是了。

「不說這些事了,小侄今日得了一瓶佳釀,知道三叔好酒,這特意送過來請三叔您品鑒一番!」寒暄了片刻之後,簡傑終於掏出來了自己帶著的瓷瓶。

「阿傑你小子還挺有心的,當叔叔的在這裡謝謝你!」張小三自然非常喜歡喝酒,只是簡傑的酒,他還不怎麼放在心上。

張小三這輩子到現在也已經四十歲了,走南闖北,也不知道喝過多少酒,不過劣酒居多,好酒還是稀罕。

讓張小三記憶猶新的美酒有兩次,一次是在徐州的時候,當時劉耷成了徐州刺史,張小三水漲船高之下,在徐州首富糜竺家裡喝得好酒。另外一次是跟著劉耷在許都蟄伏時,喝到了天子所賜的御酒。只可惜十幾年過去了,張小三再也沒有喝多如此好喝的酒。

至於簡傑送來的酒,張小三還沒怎麼放在心上,多半是這個子侄不知道從那裡弄來的劣酒,畢竟以簡傑的財力和地位,基本上是弄不到什麼好酒的,這份心意他收下了。

看著張小三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簡傑也是冷笑一聲,對著張苞說道:「阿苞,滿上!」

聽了簡傑的話后,張苞馬上拿出了早已經準備的杯子,簡傑則是拿出自己盛著蒸餾酒的瓷瓶,拔出了瓶口的木塞,將裡面的蒸餾酒倒在了杯子之中。

張小三一時之間便有些呆了,他也是喝過不少酒,還從來沒聞到過如此濃郁的酒香,可以說是酒香撲鼻,甚至可以說辣眼睛,馬上變得有些不淡定起來。

「這酒不一般啊!竟然如同清水一樣透明!」狠狠嗅了一口酒香之後,張小三終於接過了兒子端上來的酒杯,卻是驚訝得看到這酒竟然是透明無色的,心中也是頗為詫異。

這年頭主流的酒是米酒,裡面有很多釀酒時的沉澱物,模樣非常渾濁。這種像清水一樣的酒,單純從外表上來看便不是凡品。

「那是自然!這麼一小瓶酒,我是用了十壇普通的酒才蒸餾出來的,可以說是酒中之酒,正配得上三叔這樣男人中的男人!」

聽了簡傑的話之後,張小三更樂了,「男人中的男人」這個稱號他特別喜歡,忍不住便拿起酒杯來喝了一口。

「不過這酒非常辛辣,三叔一會兒喝的時候,一定要慢飲細品!」看著張小三想要來個一口悶,簡傑趕緊提醒道,別直接來個悶倒驢。

往日張小三喝酒都是豪飲,這次被簡傑提醒了一下,於是只來了一小口,也就是多虧喝了一小口,要不然沒喝過如此烈酒的他說不準會出洋相。

隨著這口白酒在細細品了一下后吞進了肚子里,張小三隻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舒坦。

一杯酒下肚之後,張小三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一副意猶未盡模樣。

看著張小三的這幅模樣,簡傑知道他上鉤了,一副奸商行賄成功了的模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章 送禮

1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