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蒸餾酒沒有了

第101章 蒸餾酒沒有了

「沒有酒精了嗎?」當聽了鄧艾的話之後,簡傑也是忍不住皺起眉頭來。

自從使用蒸餾酒來消毒之後,根據之前軍醫的反饋,還有簡傑那鹽水和清水處理的對照組試驗來看,蒸餾酒的確能夠很明顯得起到降低傷口感染的效果。

對此,簡傑也是把蒸餾酒儘可能得用在輕傷人員身上,確保他們不會感染,有更大康復的幾率。

不過這酒精用起來真得非常快,烏林大營這邊的蒸餾酒已經差不多消耗殆盡了,簡傑的跟班鄧艾也是趕緊過來通知簡傑。

「這酒精是幹什麼用的?」當聽了簡傑的話之後,那邊的張苞也是隨口問道。

力氣比較大的張苞,這段時間主要是干力氣活,再加上不是一個精細人,所以沒怎麼注意到酒精,所以有此一問。

「用來清洗傷口,用來降低傷口感染幾率的!」被張苞一問,鄧艾也是不卑不亢得回答道。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出身貧寒的鄧艾,明顯比張苞這群小屁孩成熟很多。實際上鄧艾的能力也比這群蜀二代們強了不知道多少,這小小年紀便已經看出來,作為簡傑的副手,庵廬運作很大一部分工作,都是由鄧艾負責的。

而對於鄧艾這個同齡人,張苞這些蜀二代們也是表現出了相當的熱情,他們這些所謂的二代,因為生長環境的原因,其實和普通人沒啥差別,所以一下子和同齡人鄧艾混得非常熟。

只是不知道如果張苞知道歷史上自己的兒子張遵,還有諸多的蜀二代們,都死在鄧艾手裡后,會不會打死眼前這個新交的朋友。

「這些酒我聞著醇香甘烈,不是凡品,拿去賣了多……」當聽了簡傑的話之後,糜威也是忍不住插了句話。

只是的話只說了一半,便被簡傑給瞪了回去——糜威,還說你不是商人!張口閉口都是錢!

不過簡傑看糜威這一眼,只是覺得有些可惜,這糜竺之前在徐州時做得好大的生意,怎麼到了劉耷麾下就不行了呢?看起來糜威也是挺有商業頭腦的一個人,文不成武不就,真得很適合做生意。

「這酒自己喝了多好!」說起這事來,張苞也是一臉得惋惜,甚至還咽了一下口水。他雖然沒怎麼注意,但鼻子可是聞到過一股濃香的味道,現在終於反應過來是美酒。

「你可別偷著喝啊!」看著張苞那副表情,簡傑突然間想起來,張小三那個王八蛋,在張苞八歲的時候就帶他喝酒,為了這事還被劉耷訓過,這張苞不會已經被培養成一個小酒鬼吧?

想想後世的戰鬥民族,經常偷喝醫用酒精,這些救命用的藥品,可別進了某些人的肚子里去,必須要加強管理。

「這種酒精能夠減少士兵們感染的幾率,都是救命的東西,可別浪費了!」總算是關興說了一句人話,看來他受關老二的影響,對士卒還是非常關心的。

「就是啊!如果不能善待士卒,打起仗來士卒就不和你一條心,肯定會吃敗仗的!」趙原也是站出來給關興幫腔。

「我阿翁教我了,慈不掌兵,那些士卒要是不聽話,拿鞭子抽就是的了!」聽了兩個小夥伴反駁自己,張苞也是把從老爸那裡聽來的經驗,無私得分享給小夥伴們。

「阿苞!三叔這話只能說半對,管理軍隊的時候自然要嚴格,要嚴格執行軍法,但是對士卒還是要好,至少對自己身邊的親衛要好,萬一親衛被你揍急了,趁著你睡覺的時候給你來上一刀,你怎麼躲?」

看著張苞的名字,簡傑總是忍不住想給他起一個「草包」的外號,他覺得自己有義務糾正一下張苞從張小三那裡學來的一些錯誤概念,只恨簡傑人言輕微,沒法好好教育一下張小三,免得他腦袋再被人給割去。

說起來這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關於張小三鞭笞部下的事,劉耷已經警告過張小三好幾次了,但這傢伙總是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完全沒當成一回事。

「我阿翁……」

「我不要你阿翁覺得,我只要主公覺得,主公可是批評過很多次三叔鞭笞部下的事情了,結果三叔還是不聽,這種事情就是錯的,你不要跟著三叔學!另外你平日里跟著三叔的時候,一定要瞪大眼睛,看看有什麼手下被三叔給打了,這種人一定要盯著,前往不要讓他有機會接近三叔!你知道嗎?春秋戰國時期,有一次宋國和鄭國打仗,其中宋國的主帥華元為了鼓舞士氣,做羊湯給將士們喝,結果華元的車夫沒有喝上肉湯,懷恨在心的他,在第二天的交戰中,直接駕著馬車帶著華元衝進了鄭國軍隊之中,讓華元做了俘虜,宋國也是因此吃了大敗仗!士可殺不可辱,因為一口肉湯喝不上都會發生這種叛逃事件,三叔整天鞭笞部下,說不準哪天便有人受不了呢,趁著三叔睡覺的時候給他一刀,這種事情你能防範?」

張苞本來還想爭辯幾句,但是聽了簡傑的話之後,一時間也是嚇得半晌無語,因為他爹心情不好的時候,的確喜歡拿身邊的親兵出氣,這要是把親兵逼得生無可戀了,還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看著張苞被自己說的瑟瑟發抖,可簡傑覺得這事還是不太行,有機會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還得給張小三上上一課,畢竟張小三這個虐待狂,對簡傑這個子侄還是非常好的。

「阿傑……傑,能不能想辦法弄點兒酒來用?」歪樓歪了老半天,最終還是鄧艾把這個話題給扯了回來。

「對了!我阿翁的營帳之中有幾十壇酒,我阿翁平日里喜歡喝酒,這可是他攢了許久,等著大勝之後全軍痛飲的!」被鄧艾這麼一說,本來已經有些焉了的張苞一下子又來了精神,把自家老爸的小金庫都說了出來。

簡傑又看了一下張苞,只覺得黑乎乎的張苞和張小三長得非常像,應該不是隔壁老呂家的坑爹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章 蒸餾酒沒有了

1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