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渡魂協會 第五十九章 返程與交談

第一卷 渡魂協會 第五十九章 返程與交談

江少仁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轉身邁步離去。蘇易看了一眼陳光耀,對他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也轉身跟上了江少仁的步伐。

留在原地有些發愣的陳光耀此刻連忙叫道:「嘿,怎麼說走就走呀,你們等等我啊!」

說完只見他小跑了幾步,連忙朝著江少仁師徒跟了上去。一邊走還一邊回頭看向留在原地的白蓮教眾人。

走了幾步,蘇易的腳步一頓,只見他回頭望向身後,目光定格在那個眼含淚水滿臉擔憂之色望著月鴻的小女孩身上。隨即他輕嘆一聲,然後再無留戀的轉身跟著江少仁離去。

看著蘇易三人離去之後,洛北辰這才徹底放下戒備,轉身低頭看著癱坐在地上面色慘白的月鴻,有些擔憂的小聲開口說道:「師傅,您沒事吧?」

月鴻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什麼大礙,隨後又慘笑一聲,有些心灰意冷地說道:「十幾年的期望,沒曾想竟是如此結果,難道我月鴻命該如此嗎?」

洛北辰聞言急忙說道:「都怪弟子沒用,無法為師傅排憂解難,您別灰心,弟子以後定會找到救治師母的辦法的。」

月鴻聽聞此話,有些欣慰的看著眼前這個連江少仁都十分認可的弟子,緩緩開口說道:「我還沒有糊塗到是非不分的地步,這件事怪不得你。至於你師母的事,你盡心便好,千萬不要讓這件事成為你的負擔,否則我和你師母都不會安心的。」

洛北辰聞言立刻回道:「師傅,我...」

只是他話還沒說完,便看到月鴻抬起手臂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北辰,你不必多說,你的心意為師還是十分清楚的。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修行,白蓮教以後還得靠你帶領一眾教徒生活下去的。你師母的事情,以後再從長計議吧。」

話剛說完,月鴻又轉頭看著淚雨梨花,眼睛都有些微微紅腫的月靈輕聲安慰道:「丫頭,別傷心了,爸爸不會有事的。瞧瞧你,臉都哭花了,再哭就一點不漂亮了。」

「爸爸,你真的沒事么,你別騙我啊。」月靈帶著哭腔說道。

月鴻笑了笑說道:「真沒事,來,扶爸爸起來。出來這麼長時間,也該回去看看你媽媽了。」

洛北辰和月靈聞言,連忙攙扶著月鴻從地上站起來,隨後不遠處的一眾白蓮教教徒也靠了過來。

月鴻掃視了一眼,發現少了兩個人,他略一思量之後眉頭微蹙的說道:「弟兄們,此次是我月鴻準備的不夠充分,才會導致出現這樣的結果,我月鴻在這裡給大家說一聲對不起了。」

眾人聞言慌忙拱手說道:「教主言重了。」

月鴻擺擺手說道:「此次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大家各自返回各自的堂口。今天不幸遇難的兩位兄弟,後事要辦的風風光光的,家裡有老人小孩的,撫恤金要多給一點,就這樣吧。」

一眾教徒再次躬身說道:「多謝教主!」

回魔都的路上,陳光耀的嘴巴就沒停過,一邊開車一邊對蘇易講述著,他和江少仁為了找到蘇易,中間歷經了多少困難險阻。

好不容易待得陳光耀講完了他的辛酸歷程之後,蘇易側頭看向坐在副駕上,眼睛卻一直看著窗外的江少仁問道:「師傅,你能和我說說,那天在陰間我們遇到了黑袍鬼將之後的事情么,我完全記不起來了。」

聽了蘇易的問話,江少仁沉吟了片刻,他看了一眼正在專心開車陳光耀,然後緩緩說道:「老陳,想必之前蘇易和月鴻的戰鬥你也看到了,現在我也就不避開你了。但是我需要你替我保守這個秘密,否則一旦流露出去,會給蘇易帶來很大麻煩的。他現在還沒有自保的能力,我又無法保證能時時刻刻在他身邊保護他,而且有些麻煩可能是連我也解決不了的,你明白嗎。」

陳光耀聞言難得露出一副正經的表情,用有些嚴肅的聲音說道:「老江,你就放心吧,我陳光耀是什麼人你還能不知道嗎,蘇易的事就算是打死我也不會像其他人說出半個字的。」

江少仁聞言點點頭,然後看向蘇易說道:「蘇易,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你能否告訴我你是怎麼控制封魂印離體的嗎?」

被江少仁這麼一問,蘇易愣了一下然後說道:「師傅,封魂印是什麼啊?」

這下反倒是把江少仁給說糊塗了,他疑惑的說道:「你不知道封魂印是什麼?」

蘇易聞言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確實不知道啥是封魂印之後,江少仁又開口解釋道:「封魂印就是之前從你丹田的位置衝出來的那件法寶。」

聽了江少仁的解釋,蘇易愣了一下,原來那件東西就是師傅口中說的封魂印啊。心裡這樣想著,他對江少仁說道:「那個月鴻教給了我一套運轉體內靈力的路線圖,他沒告訴我是用來幹嘛的,只是說到了必要的時候會發出信號,等我收到這個信號以後就按照那個路線圖運轉體內的靈力就行了。」

聽到這裡,江少仁一臉嚴肅的對蘇易說道:「以後不準如此隨便的運行別人教給你的靈力路線圖,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一個不好可能會讓你走火入魔,全身經脈寸斷,徹底淪為廢人的,聽到了嗎!」

聽了江少仁如此嚴肅的教導,蘇易像是小雞啄米似的一陣點頭。

看到蘇易此刻的樣子,江少仁有些欲言又止,過了一會他開口問道:「蘇易,除了封魂印,你知不知道你的體內還有另外一個東西存在?」

蘇易聞言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我知道,我還和他有過溝通,他說他叫白起,是一個鬼王級別的陰魂。」

此話一出,江少仁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而正在開車的陳光耀此刻卻驚叫道:「白起!是秦朝那個赫赫有名的『人屠』將軍白起嗎?」

陳光耀此刻驚訝的連帶著正在高速上行駛的車都左右搖晃了一下,江少仁此刻佯裝怒道:「好好開你的車,多大人了還這麼大驚小怪。」

似乎陳光耀也意識到了剛剛的行為有些危險,此刻聞言有些訕訕的笑著說道:「主要是白起這個名字讓我太驚訝了,一下子沒控制住,嘿嘿。」

聽了陳光耀的回答,江少仁沒有再去管他,而是臉色有些嚴肅的對蘇易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這些天到底經歷了些什麼,月鴻和白起又對你說了些什麼,但是你記住,以後有關於你體內那個封魂印的事情,一定要先告訴我。至於使用白起的力量這件事,就需要靠你自己去摸索了,師傅我對這方面也不了解。」

蘇易聞言點點頭答道:「知道了,師傅。」

接下來江少仁這才開始對蘇易講述那天陰間發生的事情,只聽他緩緩開口說道:「那天我們遇到那黑袍鬼將之後,交談了幾句然後便爆發了一場大戰,我因為之前硬接了隗澤一招之後受了點小傷。所以在和黑袍鬼將的戰鬥中,為了快速擊敗他好歹你離開陰間,我只能強行壓制住了傷勢。

後來我假意要對付他的手下,實則是想引他來援,然後趁其不備一舉擊敗他。誰想到他竟然沒有上當,反而將計就計直接朝你殺了過去。我想回去救你,奈何那黑袍鬼將離你太近,我有些來不及了。

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被封魂印封印在你體內的白起,突然出現並依附在你身上,隨後便是兩三招擊敗了那黑袍鬼將。正待白起準備徹底解決他之時,月鴻又突然冒了出來。

控制著你身體的白起和月鴻大戰了一場,後來應該是由於你體力不支,白起選擇了退回到你的體內。

月鴻想要直接帶走你,我上去阻攔,可我們倆的修為境界相差太大,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強行阻攔卻被他打傷,後來只能看著你被月鴻帶走。再後來,在陽間守墓的劉老不放心我們倆,於是找來了附近的陳光耀,讓他下到陰間來找我。

我被陳光耀帶回陰間修養傷勢的時候,修為就這麼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宗師之境。再後來的事情,你應該也已經知道了,就是和陳光耀一起尋找你的蹤跡。」

如此長的一段講述,讓蘇易的心情跌宕起伏。聽到江少仁被月鴻打傷的時候,心裡異常擔心,後來又聽到江少仁說自己突破到宗師的時候,蘇易也是由衷的替自家師傅感到高興和自豪。

就這麼地,三人一路有說有笑的抵達了魔都。站在熟悉的靈符專門店門口,一種莫名的安全感在蘇易的心底油然而生,總算是回到了這個一直讓他日夜思念著的地方。

江少仁見狀微笑著拍了拍蘇易的肩膀:「小子,發什麼愣啊,快進去吧。」

蘇易聞言朝著自家師傅露出燦爛的笑容,然後邁步上前打開店子的大門,看著這室內熟悉的陳設,一時間蘇易的心裡不禁百感交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渡魂實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渡魂實錄目錄 渡魂實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卷 渡魂協會 第五十九章 返程與交談

9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