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天下武備

第540章 天下武備

「孫員外郎,大事不好。」

被稱呼為「孫員外郎」的中年官員,看著眼前人,都蒙了,我就是個管庫的小官,怎麼還能把這位爺給招惹過來啊,這不是人從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嗎!?

當然,孫員外郎既然是尚書省的員外郎,說自己是「管庫的」,不過是自謙之詞,人家真正的職務,是尚書省兵部司庫員外郎,雖然是個六品官,也是堂堂的「八駿」之一,也是需要天子親自「赦授」的官職,真要是拿出來說一說,也是一方響噹噹的人物,就算是面對什麼四品、五品,也是不落下風的……

不過,也得分跟誰比……

比如眼前這位,他就比不過……

誰啊?

高明!

他可是剛剛親眼見到人家高明高御史的強橫!

今天,作為天子親自赦授的官職,孫員外郎自然有資格,跟監察御史一樣,參與主體都是五品以上朝廷官員的常參朝會,朝會散了,天子下令,滿朝文武一起去長樂驛,給東平郡王安祿山送行,孫員外郎自然也身在其中。

說實話,縱然他這個員外郎乃是天子親自赦授的「八駿」之一,但是兵部本身就在尚書省六部排名居中,他所在的庫部,又是兵部四司之中權力最小的一個,別說跟兵部本司相比較了,就是跟另外兩個司部,職方司、駕部比較起來,也是出於最下一等,這麼一來,孫員外郎這個司庫員外郎,在一群五品以上朝堂中堅的面前,實在也沒啥存在感。

事實上,在長樂驛的時候,他都沒有資格單獨向安祿山敬上一杯送行酒,還得接著「兵部」這兩個字的招牌,跟其他幾位同僚一起上前,即便是這樣,也是由兵部本司員外郎開口送行,孫員外郎只不過端著杯、陪著笑,在敬酒隊伍的末尾傻站著而已。

就這身份地位的,怎麼跟人家高明高御史比?

六年一進士,九歲罵金殿,這種傳聞,孫員外郎早就聽說過,說實話,沒當事兒,以為這就是高明背靠著汜水侯,借重淮南一方強大的經濟實力,為高明這個「淮南大少爺」吹噓出來的,當不得真。

結果今天一看,卧槽,真!沒有比這個更真的了!

事實上,縱觀高明大鬧長樂驛的整個過程,人家高御史進門之後,以一個區區正八品上的品級,愣是沒有跟長樂驛中其他官員說過話,理都沒搭理,直接就走到了「舞台中央」。

能讓人家高御史主動開口的,唯有三人,御史大夫王鉷,首相李林甫,東平郡王安祿山!

呃……也不對……

大唐首相李林甫,人家高御史看都沒看一眼,跟不用說主動說話了……

再往後,就是生懟安祿山,強留東平郡王世子和安祿山身邊的智囊,更不用說扯開衣領讓安慶宗動刀子,逼得堂堂東平郡王世子步步後退……就這麼路子折騰,還在安祿山的嘴裡,落下了一個「年輕一點第一人」的評價。

說實話,孫員外郎看了長樂驛的這一場「大戲」之後,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從長樂驛出來,回家的這一路上,就沒想別的,心心念念就是這位高明高御史……

誰承想,剛到家,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剛剛把三郎茶泡上了一杯,還沒等喝呢,高明就到家門口了!

這可給孫員外郎嚇壞了,什麼情況這是!?

心中打鼓歸心中打鼓的,人家都上門了,哪有不接待的道理,別看孫員外郎身為員外郎,是個六品官,面對正八品上的高明,還真沒啥底氣,趕緊安排親信的管家到大門迎接,他自己換好衣服,到二門處等著。

連招呼都沒來得及打,見面第一句,就是「大事不好」!

怎麼了這是!?

「孫員外郎,你知道高某這一天都幹什麼了吧?」

高明當先發問。

這話問得,要不是孫員外郎在長樂驛親眼看到高明的強橫,都恨不得給他以嘴巴,你都幹啥了,我上哪知道去!?

「不知道,還請高御史明言……」

「高某今天一天,都在追查那三千斤火藥的下落……」

「這個,倒是有所耳聞……」孫員外郎點點頭,卻突然臉色大變,說話都有點不利落了,「高御史,您追查火藥,找我幹什麼!?我可跟那三千斤火藥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說話的時候,孫員外郎滿臉驚恐,死死盯著高明的雙眼,說完了這句話,彷彿福靈心至一般,趕緊說道:

「高御史,今天在長樂驛的時候,您不是說在東平郡王府發現了那三千斤火藥的蹤跡嗎?

您……您……您來我家,您不會是以為在下和東平郡王之間有什麼私交吧?

誤會了,誤會了……

那東平郡王坐鎮河東、幽州兩個方鎮,自然和我兵部有所牽連,但是那都是明面上的公務來往,說句不好聽的,在下一個區區的司庫員外郎,在人家東平郡王眼裡,又算個什麼?」

說到這裡,孫員外郎彷彿怕高明不信一眼,還一個勁地薅住了這個話頭往下說。

「高御史,您師從汜水侯,出仕不過三年,早就打響了白面小三郎的名號,最是明察秋毫不過,關於這一點,您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在下身為兵部司庫員外郎,聽著位高權重,執掌所有天下武庫的武備進出,實則就是個虛名而已,別的不說了,最起碼,在下的頭頂之上,還有兵部司庫郎中呢,什麼時候輪到我這個小小的員外郎說話管用啊?

不瞞高御史,自從開元年間,天子下令募兵以來,府兵就有些名存實亡的架勢,至於天下各處的武庫,更是因為府兵越來越少,而漸漸沒落了下來……

高御史您家學淵源,想必也知道這些,在下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汜水侯家的人瑞謝老爺子,在前往揚州之前,好像就是成皋折衝府的果毅校尉?那高御史想必也多少知道點咱們大唐的武庫情況……

立國之初,除了在各個都督府單設武庫之外,也曾令個折衝府設立單獨的武庫,以備府兵集結出門作戰,當然,按規定,府兵需要自備多種武備,大到戰馬小到火鐮,自有規定,咱們不必多說,但是,有兩樣東西,乃是府兵拿不出來的,一個是弩,另外一個,是鐵甲,各個折衝府的武庫之中,主要的武備就是這兩樣東西,如果數量不足的話,自有都督府武庫進行調配補充……

但是,在開元年間,多有百姓逃亡,人少了,府兵自然也就少了,久而久之,折衝府都走在名存實亡的邊緣之上……

說實話,人好辦,東西卻不好弄啊……

人,無論是折衝校尉還是果毅校尉,都是朝廷命官,這裡辦不了差,轉頭去別的地方,反正府兵也沒幾個了,操練也操練不了,考核也考核不成的,無所謂了……

但是,東西不成啊。

鐵甲,這東西得保養,定時除銹上油是最基本的,除此之外,還得檢查內襯的皮帶種種,總不能鐵甲在,穿不上吧……

更重要的,確實弩,弩架,機括,弩弦……哪一樣不得精心保養,一旦放置久了,好好的弩具就廢了……

剛才說了,折衝府連府兵都沒有了,又上哪裡去找人保養這些鐵甲、弩具?

最後沒辦法,各地都督府下令,取締折衝府武庫,將庫中武備,全部集中到都督府的武庫之中,縱然保養一項也跟不上,總歸集中了起來,派專人管理,總比不聞不問要好吧?

誰承想,開元末年,天下節度林立!」

孫員外郎說到這裡,意味深長地看了高明一眼。

高明讀懂了他眼神之中的意思,難免老臉一紅。

在大唐設置方鎮,派遣節度使,乃是李老三的創舉,主要的目的,是利用職業化的募兵鎮守大唐邊疆,這個就不用說了,什麼隴右方鎮,劍南方鎮,包括安祿山如今執掌的河東方鎮和幽州方鎮,都是這種情況。

讓高明臉紅的是,在大唐腹地,第一個確立的方鎮,恰恰是淮南方鎮!

那是在天寶二年,謝三郎身兼天下鹽鐵使和海疆防禦使之後,再一次上書,要求成立淮南方鎮,自薦出任淮南節度使。

不但自薦,還是那種你不讓不行的態度,要不然的話,鹽鐵這邊的萬萬貫,沒了,海疆那邊的海運貿易的收益,也沒了……

要不然李老三就不願意見他謝三郎,太硬了,硌得慌,你看他不順眼還謝三郎沒辦法,只得捏著鼻子認下了這個淮南節度使。

這件事,對謝直等淮南一方,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對於朝堂來說,那就未必了,最起碼,給大唐的這些「權臣」指了一條明路,只要你的實力足夠,而且在相關地域擁有絕對的統治力,就可以自請節度使!

事實上,正是謝三郎這一次的「自請節度使」,讓大唐方鎮林立。

也不怪人家孫員外郎說到各地都督府的武備情況,還瞪了高明一眼,沒轍,這就是淮南人的鍋!

只聽得孫員外郎繼續說道:

「是非對錯,咱就不說了……

咱們還說武備。

天下方鎮林立之後,節度使上馬管軍,下馬官民,在職責上,和各地的都督府有很大的重疊……

都督府剛剛把武備都集中到自己手裡,正準備好好休整一番呢,結果民事不讓都督府管了,沒有管民事的權力,就沒有稅收,這還那什麼去休整武備?

各地方鎮倒是有錢,也想管,但是各地都督府不讓啊,民事本來就不讓管了,軍事上我再把武備交出去,那我這個都督府還能幹啥?

結果,從各地折衝府收繳上了的武備,就這麼硬生生地被放置在都督府武備庫中,荒廢了啊……

高御史,我跟您說這個,不是抱怨什麼,是想告訴您,在線雖然在兵部任職,但是管不得天下武庫,跟安祿山執掌的幽州方鎮,更是連公務往來都沒有……

這麼說吧,這一次,天下下令,命東平郡王出征塞外,人家連兵部都沒來過一趟,為啥?沒用唄,武備,幽州自己有,戰馬,比朝廷的戰馬還多呢,人家東平王,上兵部幹什麼來?難道還能等著我們這些兵部官員打秋風嗎?

所以,高御史,您真要明察啊,在下和東平王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甚至連公務往來都沒有……」

高明聽他絮絮叨叨說了這麼多,還有點不高興了,誰管如今大唐武備是個什麼情況,說得這麼亂,你當我願意聽啊?合著我拼著挨炸,從劉神威舊宅那邊搶出來的時間,都耽誤在你這兒了?

他剛想說話,卻不料孫員外郎還沒說完呢。

「高御史,在下不但和東平王沒有關係……真要是說起來,倒是跟您有點淵源……

在下乃是河東人,跟御史大夫王鉷王大夫,乃是同鄉。

在下雖然比不得王大夫兄弟那太原王氏的郡王,但是跟王大夫之間,也多少有點鄉情……

實不相瞞,在下這個六品員外郎,就是走了王鉷王大夫的門路……」

「孫員外郎!」

高明一聲斷喝,打斷了孫員外郎的喋喋不休,誰管你當初怎麼走得後門,套什麼近乎啊這是!

「孫員外郎,您剛才說了半天的大唐武備,我也聽明白了,您跟東平王之間,公務上沒來往,私人上也沒交集,對吧?

好,意思我明白了……

實話說,高某此次前來,也不是因為這個……」

孫員外郎一聽,頓時大為振奮,不是來找我麻煩的就好,隨即有面露疑惑。

「那……高御史此來……?」

高明直言。

「孫員外郎,貴為兵部司庫員外郎,即便管不到天下武備……那麼,長安武庫,是不是歸孫員外郎管?」

孫員外郎點頭。

長安武庫,自然歸兵部統領,主要是為天子十二衛貯藏兵甲,即便兵部庫部司的職權,被當下形式一步一步地壓縮,但是長安城中的武庫,終究是歸他們管轄的。

高明一見孫員外郎點頭,隨即開口:

「是就好了。

高某追查那三千斤火藥的蹤跡……

如今有了明確的證據,黑衣人的目標,就是長安武庫!」

「什麼!?」

孫員外郎聽了,不由得大驚失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奮鬥在開元盛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奮鬥在開元盛世目錄 奮鬥在開元盛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0章 天下武備

9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