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幻術

第46章 幻術

攜帶五品修為氣息的飛箭,能讓無名感覺到危險的氣息,這可不同尋常。

要知道無名現在的修為可是七品殺修,比自己的修為低兩個境界,竟能威脅到自己。他不得不格外打起精神,箭很平常,就是普通之箭。

那速度也不是很快,無名側身躲過,在躲閃中身形偏移了一個方向。

「好沒道理,大周是宗主國,你楚國也不過是大周封的子爵之一,在子爵之上,還有公侯伯,你太放肆了!」無名淡淡一笑:「楚國作為子爵國,都幾乎是最低級的爵位了,你區區一個楚國子民,就敢大放厥詞,凌駕於你們楚君之上。你們楚君只怕也不敢如此放肆!」

彭翠翠忽然道:「你們侵略別的諸侯國,難道別的諸侯國就應該將頭伸過來讓你砍么?」

無名自始至終,也沒明白這飛箭哪裡能威脅到自己。

「勢力為……」

手挽弓箭之人聲音越來越小,最終那「尊字也沒說出來。

就在說話之際,就見到彭翠翠已經站在空中,在同那手持長槍之人交戰。

這也太奇怪了,彭翠翠的修為並不比無名高,無名自己卻不能做到。

對方長槍一掃,彭翠翠竟然在空中倒翻一個跟頭,卻是「倉啷」一聲,長槍被她寶劍削斷。而對方手中立即又出現一戈,反手一拉就向彭翠翠的脖子上劃去。

無名直感覺自己的眼睛出問題了。彭翠翠不過是五品的劍修,無名自信,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她不可能做到。那就只有一種解釋——有問題。

馬上的弓箭手四箭射向無名不能奏效,卻調轉弓頭,拉弓就要對彭翠翠射去。

這那行,兩打一呀!

無名一下想起影殺技,可對方的眼睛在看著彭翠翠,並不是和自己一對一。

此地雖然腳下的霧氣騰騰,但畢竟和他修鍊之時,在天空中的彩雲相差太遠,也沒有太陽光影的遮蔽。通過視覺影響他的心神卻不能做到。

隨後他很快明白了,兩人對戰之時,倘若只能依附於視覺影響對方,根本就沒有多少機會。心神攻擊自然是多種,局限於一種,那這七品殺修的武技豈不是成了雞肋了。

他很快明白了這個道理。

「小子,看劍!」

隨之,一種攻擊之形就向那持弓之人瀰漫過去。

無名本就攻擊弓手,哪想到,不但弓手突然身形一怔,就連和彭翠翠對戰的持戈之人也是身形一怔。幾乎場中所有人都是身形一怔。

也就在這瞬間,無名閃身向弓手刺去,所用的不過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回夢心經中無數次向冰棱刺去的那一招式。

毫無花哨,就是在身心疲憊到極點之時,向冰凌刺去的那一式。

這一式,速度夠快,力量夠強。

無名瞬間穿過弓手的身體,那弓手的身形應聲而碎。

此時無名一驚,因為穿過弓手的身形,毫無阻礙,手上的短劍毫無著力之感。

不但弓手的身形一下被無名撞擊的粉碎,就連那持戈之人,身形也化作碎片,偏偏飛灑。站著的士兵多數消失。所剩寥寥無幾。

場間情景已經大變,兩位騎馬之人那是什麼騎馬的,而是立在一架戰車之上。弓手位於戰車的左側,持戈之人站在右側,彭翠翠卻站在那車轅之上。戰車之後還有五六十人,有人持弓,有人持劍,還有人持盾牌,圍著一人,似是在保護他。

戰車上的弓手一箭向六人中的一人飛去,那最前面之人,卻被這一箭正中前心。卻是緩緩倒下。

「老何……?」

曾經被包圍的六人變成五人,也不再被包圍,反而和士兵變成一對一。

彭翠翠喝到:「臭不要臉,楚軍的軍隊原來都是蒙人的玩意。」

被盾牌兵保護的那人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灰色衣衫,手中持三尺長的黑色長棒。這人在盾牌中用黑色長棒對無名一指:「小子,竟能破我幻術,算你有點本事。」

顯然,人家是早有準備呀!

這是一架戰車,兵力配置一百人。太和山分舵所派之人根本就沒有找到刺殺之人,而是對方早有準備,多兵種配合作戰的戰車。

「撤退!」

發令之人就是戰車上持弓的弓手。

隨後被盾牌保護的那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長棒一顫,從那長棒上發出一棗大的亮點,一道流光,向無名等人飛來。與此同時,箭如飛蝗,向無名等人蜂擁而至。

瞬息之間,足有上百之箭飛了過來。

耀眼的亮點並沒有飛到無名面前,而是飛到中途,轟然一聲爆響,地動山搖,白色的霧氣瀰漫,眾人眼前又是大變。

隨著棗大的亮點爆裂開來,白色的霧氣瀰漫,如風捲殘雲一般,向四下散去。山丘、石頭、樹木……隨著這霧氣四下散去,漸漸消失,眾人的眼前卻是一片汪洋大海。

但那飛箭卻是真的,儘管眾人撥打鵰翎,五人之中,又有三人中箭。只是未曾傷到要害。

而無名等人已站在海島之上,那戰車已經化作戰船,在漸漸遠去。

我去!

楚軍已經撤兵了。

彭翠翠走到無名身邊道:「此人威脅太大,剛才將那幻術之人殺死就好了。只怕糜國無人是他的對手。」

此時再怎麼說也已經晚了,當前的眾人已經被困在幻境里。無名笑道:「此時再說什麼都已經晚了。施展幻術之人已經退去,要破這幻境,並不容易。」

「我明白,你破幻境本來就是趕巧了。那施展幻術之人被你的境界修為所壓制,心神受到影響,幻術在你的面前根本無法保持。此時撤走,不能再影響對方的心神,也就無法破掉這幻境。」

無名突然發現,彭翠翠雖然年齡不大,可見識不少。竟然能猜到自己破除幻境的方法。

五人之中,前面中箭的灰衣之人走了過來。

此人四五十多歲,一頭亂蓬蓬的頭髮,眼光有些失神。身穿灰衣,一手按著胸前中箭之處。

「翠姑娘,可知這幻境如何才能破?我們幾人都已儘力,只是刺殺有誤,未能刺殺潘崇。」

彭翠翠搖頭道:「王長老,不怪你們,你們可知戰車弓手是誰?」

那王長老道:「屬下不知,此人箭法修為雖然只有五品,但威力奇大。」

「那人是斗越椒!心狠手辣。再加上潘崇找來幻術之人,即便真的碰到,也難以刺殺。」隨後她用手一指無名道:「這位曾經和成大心動過手,他都棘手,你們又如何能刺殺。」

五人忙向無名施禮道:「多謝無名少俠相救。」

似乎誰都知道自己的名字,這讓無名感覺到有些無奈。

「翠姑娘,這是?」

彭翠翠道:「無名少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箭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箭去目錄 箭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幻術

8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