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默契

第三百八十二章 默契

安靜。

等待機械部隊到來。

這是眾多仿生人唯一能做的。

他們會被抓回去,格式化記憶,重啟,成為一個新的機器。

能保住性命。

四十多個仿生人倒在地上燃燒,有的已經沒了動靜,有的還在掙扎,機械的生命力令人驚嘆。

RA微笑看著眾仿生人。

他的目光穿過人群的阻隔,帶著一絲笑意,來到陸文身上。

陸文沒有笑。

正如他給江博士所說的,他根據上一次地底世界所了解到的,加上幾個兄弟在地面上的所作所為,推算到了某個結果,所以現在並不是太驚訝,但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問清楚。

「咻——!」

破空之聲打斷了陸文的思路。

空中拉過一道淡淡的虛影。

那是一柄殘破的利刃,帶著火光。

所有人都愣了半晌。

就連那輛轎車上的無數槍口都沒反應過來。

因為射出利刃的,是一個倒在地上燃燒掙扎的仿生人,距離RA有12米。

他渾身已經融化了大半,各種零件模組粘連在一起,看起來十分痛苦凄慘,估計早已經被那輛車都的防禦系統判定為無威脅的目標。

「先生小心!」

司機大喊一聲。

這仿生人出手的時機很巧妙。

此時司機與屬於曜靈的地面機械部隊實時聯絡,反應能力相應降低了些許。

十二米的距離,對於那個燃燒著的利刃,只是轉瞬之間。

站在車前的老人依舊面帶微笑。

他簡單側了側身子,這也是極短時間內唯一能做的。

「刺啦……」

利刃劃破右臂的西裝衣袖。

旋轉的刀鋒邊緣割破了些許皮膚。

而後「呲」的一聲,一小截扎入老人身後的那輛車上。

猩紅的鮮血從右臂滲出,很快就浸透了右臂的白色襯衫衣袖以及最外面的黑色西裝。

「先生,您先回到車上,我給您簡單包紮一下,機械部隊帶著醫療設施很快就到了。」

司機有些懊惱,他失職了。

身為純人族的驕傲,加上己方的絕對優勢,讓他以為那些類人機械不會動手。

這麼近的距離,換作平常,他肯定能反應過來,把那柄利刃擋下。

RA只是笑了笑,道:「無妨,只是劃了個小傷口而已,很多年都沒有這種感覺了。」

他抬手看了看。

透過西裝的破口,可以看到裡面較長的一條口子。

但傷口不深,只是劃破了表皮,正常情況下,血液很快就會止住。

如果是成年人,大概不會擔心這點傷口。

但他畢竟老了,經不起折騰,隨便一個傷口感染可能就會要了他的命,所以還是同意了司機話,坐回車內,讓他簡單處理。

幾分鐘后。

機械部隊到來。

仿生人對付仿生人。

挺合理的手段。

「所有人放下武器。」

「不要反抗。」

現場的眾多仿生人被挨個挨個強制關機,紛紛倒在地上。

隨後便是抬屍體那般,被抬上一輛輛卡車。

「唉,夏兄弟,這次是我沒考慮周全,把你坑了,你才逃出來,又被抓回去。」安德烈嘆了口氣。

這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說完,就被強制關機,倒在了地上。

現場還站著的自由仿生人,只剩下陸文一個。

「陸先生?」司機走到他身前,溫和詢問。

「是。」陸文點頭。

「這邊請,先生覺得是時候跟您說一些事了。」

那輛黑色轎車的車門依舊打開著。

老人坐在車內,右臂用白色紗布纏著。

他對陸文投來善意的目光,微笑著拍了怕自己身側的座位。

許多事情確實該揭曉答案了。

陸文平靜走過去。

上車。

用了些許力氣拉上車門。

「車門比普通車門重了很多,防彈措施與武器系統做得比較到位,看來你還是挺怕死的。」他淡淡說道。

「年紀大了,能活一天算一天。」老頭笑了笑。

於是話題就這樣被打開了。

老頭感嘆道:「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尹龍,那傢伙是個怪物,快九十歲了,一輩子都在算計,感覺他有用不完的精力,九十歲的身體,三十歲的心臟與大腦,彷彿不知疲倦,用盡一切完成他穿越者的使命。」

「你多少歲?」陸文問道。

「你的系統應該能簡單判斷吧。」他笑著說道。

「不好說,有錢人的保養會比一般人的更好,系統判斷你在九十歲以上。」

「差不多。」

這年紀比尹龍還要大。

陸文隱約記得某句電影台詞,說世界根本不屬於年輕人,只屬於那些躲在背後的老不死。

這老頭保養得確實好,看起來也不過七十多歲。

他看著陸文年輕的面貌,再次感嘆了一句。

「年輕真的很不錯,有足夠的時間去做想做的事,可惜……我估計沒剩幾年了。」

這裡的幾年。

指頭腦清醒的時間。

老年人的身體和大腦都在衰弱。

如果想拖著,靠著藥物吊命,也不是不可以。

比如以前浮空城那些老傢伙,一半時間都躺在病床上,渾渾噩噩,偶爾清醒片刻。

「你和尹龍是對手?」陸文問道。

老頭並沒有回答陸文的問題。

只是反問:「為什麼不先說說你的判斷?」

談話間,轎車重新啟動。

從伏擊開始到現在,也不過十多分鐘。

現在不到六點。

黎明還沒有徹底到來。

機械部隊的車輛將陸文與RA所在的這輛車團團圍住,保護起來。

陸文道:「首先是我派去南方考察的探險隊,他們捕捉到了某個白色的身影,這應該是你把我引來地底世界計劃的第一步。」

那些白色身影,正是地底種族之一。

可以稱呼為返祖人,渾身白毛,體格比正常人類大一些,與渾身黑毛的種族是天生對立,在混合區經常能看到這兩個種族的人鬥毆。

「如果那個白毛是為了巡視通道,沒必要來到地表,我那個探險小隊的人數不算多,但在茫茫雪原上很容易看見,按理說他肯定會先發現我的小隊躲起來,而不是被我的小隊發現,所以他是故意露面被發現。」

這是第一步。

很重要的一步。

「隨後就是我那幾個兄弟,他們的控制權被幕後某個人從尹龍手中搶走,他們依次現身,每個人都泄露一點消息,讓我能推測出有另一個世界。」

這是第二步。

這一步里,零號的記憶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她被改造的地方以及她的說法,可以與陸文的那幾個兄弟相互佐證。

零號與那幾個傢伙沒有聯繫,所以陸文可以信任她。

「然後是第三步,這一步也相當重要,由三號完成……當我內心的疑慮堆積得差不多之後,他就在那天傍晚來到那家粉店,做出很誠懇的樣子,跟我和盤托出,說出了所有計劃,讓我可以確定心裡的猜想。」

三號最重要的作用,是告訴陸文他不會被控制,所以陸文可以放心去做任何事,比如全力對付尹龍。

但其實第二步還在進行的時候,陸文已經派了一具身體去地底了。

所以這個老頭的計劃肯定出現了少許問題。

陸文並沒有明說。

「當這三步完成,如果計劃順利,我應該會做出兩個選擇,一個是去探索南方的那道裂隙,並且自己發現地底世界,另一個則是跟著我那幾個兄弟之一,去莫烏市外面無人區的某個基地,那個基地里應該有通往地底世界的通道。」

「我給你那幾個兄弟在莫烏市郊區也準備了基地。」RA笑著說道。

「但那個基地里並沒有通道,只是個擁有休息室與備用身體的別墅。」

「你去過了?」

從談話到現在,這老頭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少許驚訝的神色。

基地大門處有針對地面世界電磁信號的感應設施,具體到了頻率與波長。

如果陸文進去,肯定會被發現。

但……

並沒有。

「這幾天基地的警報只響過一次,是……二號?」老頭的眉頭微皺。

陸文能清楚分析出他臉上的疑惑以及驚訝。

「二號很重要?」他問道。

「不,只是個棋子,但讓我驚訝的是,你們事先並沒有任何交流,在那個公園的小亭子里,也只是說了些無關緊要的話……」

老頭皺著眉,臉上的皺紋在思索時變得更清晰了。

片刻后,他突然明白了什麼。

「原來如此……」

他笑著搖了搖頭。

說廢話就是最好的交流。

二號與別的幾號都不一樣,他很聰明。

他一開始並沒有現身,就是為了告訴陸文,如果沒有重要的事,他並不會著急出現。

而別的幾號都急急忙忙地見了陸文,完成他們的使命,給陸文帶去消息,讓陸文疑惑。

「二號僅有的那次現身,與你交流,只說了些廢話,這就是最不正常的地方,而我居然沒看出來。」老頭笑著感嘆道:「唉……終究還是老了,居然被你們兩個年輕人靠著默契,合起來擺了一道。」

陸文與二號的交流里,並沒有任何一句話談到了「合作」。

各自都說了些廢話。

然後二號就駕車離開。

他知道陸文肯定有某種辦法跟著他,他也知道尹龍弄出過納米機器人,所以他猜測……

但基地內部都有監控,門口的尤為清晰,而且四號當時就在大廳里,仿生人的眼睛向來很強。

二號知道如果他身上真的有陸文的小機器人,進門后肯定需要某種掩護。

於是他在那個門口停留了片刻,並且抽了支煙。

後來的警報告訴他,他猜對了。

「人老了,頭腦就會開始不清晰,任何一個人都逃不過,所以我才覺得尹龍真的是個天才,他的大腦似乎永遠不會遲鈍,不會混亂。」老頭說道。

「你是地底人?」陸文問道。

「對。」

老頭笑了笑,他按下座位上某個按鈕。

車廂內頓時出現一片淡淡的投影。

投影上是一本書籍。

【龍的自傳】

他笑著道:「這本書,其實更像是我的自傳,當然我的文筆沒有尹龍好。」

隨後他就說起了他的故事。

正如書中所寫。

他出生在地底,很小的時候就得知了那個被驅逐的歷史,心裡憤懣不平,所以在青年時期通過特殊途徑偷偷離開地底,來到地面。

但他很快發現……地底世界的歷史是假的。

天國降臨是虛構的,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太空艦隊。

他遍歷整個世界,也沒有發現能穿梭宇宙的航空母艦的殘骸。

「然後我就開始在地面世界成長,吸收地面的科學技術知識,沒過多久,我發現了一個很特殊的人,那是青年時代的尹龍……」

那時候的尹龍頂著天才的名頭,讓同時代別的天才都黯然失色。

「尹龍真的很強。」RA回憶道:「天才這兩個字甚至都有些配不上他,他那時候還不到二十歲,精通多種語言,學識橫跨各個領域,在一場持續半個月的學術辯論上,擊敗了來自各個城市大學的專家教授,碧藍預定的下一任首席工程師,西方王室授予他爵位,各個城市搶著要,你沒法想象他那時候的知名度。」

天之驕子。

閃耀了整個時代。

彷彿這個世界為了彌補戰爭帶來的創傷,所以讓他這樣的天才降臨於此。

「我在暗處,他在明處,所有我有優勢,我觀察了他很久,最終無意間發現了他的身份,他是個穿越者……儘管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

但一想到尹龍的種種奇異,似乎也唯有穿越者這三個字才能解釋得清。

大多數人的二十歲尚且迷茫。

「那時候我在想,身為特殊的穿越者,他或許有某種特別的使命,所以我一直在注視他,他的成長,他的學習歷程,我甚至想對他造成一些影響……但就在某一天,他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又或許是發現正常的途經無法讓他成為地面社會的高層,所以他改變了……」

也就在那一天。

尹龍與父親尹木爭吵,放棄了碧藍工程師的工作。

他轉而去寫作,那個他從未涉及的行業。

尹木工程師雖然對自己孩子的執著感到氣憤,但最終還是尊重了他的選擇。

他時常對外人說,他的孩子是最天才的,哪怕是寫書,也能寫出點名堂來。

於是世界上少了一個光芒萬丈的天才。

多了一個暗地裡搞事的老陰謀家。

「對了,說了這麼久,還沒自我介紹。」

RA笑著伸出手。

「不算很正式的見面,但……我母親為我取名為陸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仿生紀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仿生紀元目錄 仿生紀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二章 默契

9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