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細思極恐的假設

七十二.細思極恐的假設

隨手一擺,一輛計程車停在了面前。計程車還沒停穩,我們就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在車裡,我和桐浩沒有一點的交流,我想他還在思考他所認為的疑點吧。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計程車司機顫顫巍巍的說。

「你們?去警局幹嘛。」

「一共多少錢?」我沒有理睬司機的話。

「十元。」

我從兜里拿出一張十元紙幣,一手交給司機另一隻手迅速打開車門。走下車時,桐浩已經進到警局大樓里。

我也顧不了司機的搭訕,小跑跟了上去。打開辦公室的門,只見桐浩坐在電腦前在看著什麼?我饒有興緻走到電腦旁,探著腦袋看著屏幕。只見電腦顯示器上呈現的是一個曲線圖,上次看到這類的圖片還是在經濟頻道看到的。

「這是?……」

「這是股市圖。你看這裡!」桐浩指著一個呈上升趨勢的區域說著。

「這是前段時間瑞業地產的股價,在這個時候瑞業地產的股票突然間的上漲,我大概查了下,這和城中城的時間相吻合。而這裡,迅速的下滑,這和城中城取消的時間也一致,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貓膩。」

「這能說明什麼,公司的前景好股價就上漲,公司的業績不好股價就下跌唄。」我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道理是這樣。可是……」

「可是什麼?」

「如果是人為操控的呢?我是說人為的在操控著股市從而從中得利。」

「這也犯法?」我有些疑惑的問。

「沒錯,一般的股票市場是完全交給市場來運行的,不能由一個人或者某個組織進行控制。如果一旦**控了,就犯罪了。從經濟犯罪的角度來說,就是操縱股市罪。」

這是我第一次聽說這些辭彙,雖然不懂這其中的原理,但是大概意思我還是能參悟透的。

「你是說,城中城計劃在最開始就是個騙局,目的是操縱股市從而自己得利?」

「沒錯,現在嫌疑很大。」桐浩說完雙手交叉放在下顎上。

只見他雙眉緊皺看著電腦,似乎在思考著什麼。過了好一會兒……

「我有一個細思極恐的想法?」

「怎麼說。」我說完隨手拿了個椅子坐下,打算仔細聽聽他的言論。

「我們所常說的完美犯罪似乎總是不存在,但是它在經濟犯罪里卻有可能經常存在著。這個案子看似現在已經有了眉目,但是即使我們查下去,他們也只能說這是個巧合。經濟偵察難就難在這裡。」

「嗯嗯,你說的很有道理,但哪裡細思極恐呢?」

「但是我們是幸運的,因為這其中夾帶著一起刑事案件。」

「你是說萬慶順自殺的事情?」

桐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沒錯,這看似是自殺案件,但其中一定和城中城有一定的關聯。咱們可以做一個假設啊,一個工程師任職的地方竟然沒有什麼工程可以做,做的都是操縱市場的事情。他自然是不同意的,那麼他就有可能去揭發這起案件。」

「你是說萬慶順的死是因為和公司內部的分歧造成的?」我說完站了起來,盯著桐浩的眼睛。

「沒錯!」

我聽到桐浩的分析瞬間覺得有些豁然開朗,這和我之前所想的竟然差不了多少。我在辦公室內踱步,想著當時去萬慶順家看到的一切,和那封可疑的遺書……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家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再給你說咱們的行動。」我說完拽起坐在椅子上的桐浩。

「學長,你知道該從什麼地方入手了嗎?」

「謝謝你,你的思路支撐了我的推論,今天先放鬆一下,我和你說了你今晚該睡不著了。好好睡一覺,明天可是很忙的哦。」

離別後回到家,躺在舒適的床上,拿起警察手冊,上面有我抄下來的萬慶順的遺書。看著看著似乎……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次日清晨我早早的起了床,沒有吃什麼早飯就來到了警局。就連門口執勤的大爺也還在那裡睡著回籠覺。

辦公室內空無一人,我坐下還沒有十分鐘,辦公室的門就打開了。走進來的是隊長。

「您怎麼來了?」我有些疑惑的問。

「我一向來的很早的,今早因為吃的是泡麵所以來的更早了些。」隊長說完走進辦公室。「你昨晚是不是回來過?」

「嗯,回來過。」

「因為什麼?」隊長說完坐在了對面小彧的位置上,一邊聽著一邊拿起桌上小彧桌子上的玩偶觀賞著。

我盯著隊長,吞吐了半天才擠出兩個字。

「保密。」

隊長聽了翻了個白眼,有些不情願的離開了。隊長走後沒多久桐浩就來了。

我看了眼手錶,指針指向了七點整,「一會兒八點咱們倆準時出發。」

「去哪裡?」

「萬慶順家。」

一切準備就緒,我開著車來到了萬慶順的小區。門口的門衛似乎還認得我,看見警察又來了,又莫名感覺到了一絲的緊張。還沒等我拿出警察證,就放我們進去了。

來到萬慶順家門口,心想著這麼早她的妻子應該沒有出去吧,便禮貌的敲了敲門,裡面似乎沒有任何反應。

「大點勁敲吧。」

桐浩說完便用力的敲著門,敲了兩聲門開了,但開了的不是萬慶順家而是萬慶順家的對門鄰居。

「你們有什麼事嗎?大早上的敲個不停。」開門的是一位頭髮發白的老太太。

「不好意思啊,吵到您了,我想問一下房子里是沒人嗎?」我有禮貌的問道。

「我也不跟你們說多,這戶人家前些日子發生點事,戶主去世了,所以這家裡沒人。」

「戶主不是有個老婆嗎?」

「這個不清楚,平時我就看見一個人啊。好了不說了。你們儘快走吧,讓我睡個好覺吧。」說完「當」的一聲用力把門關上了。

我和桐浩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麼話好。

「這戶人家就萬慶順一人?」桐浩在車裡疑惑的問。

「依照老太太的說法似乎是,我看咱們得去一趟戶籍管理處了。「

說完一腳油門衝出小區,門口的門衛做了個敬禮的手勢,尤為滑稽。

萬慶順所在的小區的戶籍管理歸尚西區派出所管轄,沒錯就是我的老朋友慕容洋就職的地方。

車子停在門口,我們倆走了進去。迎接的年輕警察也是上次蘇鶴軒案子是幫助過我的年輕警察。

他貌似認出了我。

「你是……對不起我的記性不好,沒記錯的話是王警官吧。這次來需要我們幫你們做些什麼?」

「我想查一下一個人的戶籍資料。」

「好,這邊。」

年輕警官把我們帶到一個屋子內,只見坐在裡面的民警站了起來,「需要我做什麼?」

「你幫這位刑警同志查一下戶籍資料,我先有事先走了。「

我謝過年輕警官后便一隻手扶著電腦桌一邊說:「幫我查一下名叫萬慶順的人。」

民警同志敲擊著鍵盤,整個轄區叫這個名字的有兩人。經過確認身份證尾號為1234的就是我們要找的萬慶順。

「這名叫萬慶順的人,過幾天戶籍就得註銷了,聽我同事說貌似是自殺了。」民警一邊看著資料一邊說著。

「嗯嗯,你能幫我看一下他的家庭情況嗎。」

「沒問題,萬慶順今年35歲,婚姻狀況:單身。」

「什麼?單身。」我無法相信我耳朵里聽到的東西。」

「倒不是沒結過婚,這上面顯示半年前已經離婚了,前妻的名字名叫呂萍。」

民警說完我回過頭看著桐浩,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刑事罪案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刑事罪案錄目錄 刑事罪案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七十二.細思極恐的假設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