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無解(二)

第83章 無解(二)

正如龍聽風所言,那日之後,混元當真如同消失一般。

難得消停幾天,好不容易恢復了三成靈力時,終於收到了入獄后的第一次傳召。

千秋向侍衛提了一個小小的請求,希望在重新戴上束具前洗把臉。

清涼的水一把一把舀到臉上,洗去了少許疲憊,但總覺得不過癮,乾脆把整張臉都浸在了水盆中。

將被水打濕的頭髮簡單擼到腦後,對侍衛道了聲謝,欣然赴往乾坤殿。

為了公平起見,除龍族外,所有與她有過交情的仙族均要避嫌,連西凡也不例外。

千秋一身單衣,雙手依舊縛在身後,神色坦然地走進乾坤殿。到處搜索龍聽雨的身影,發現人並不在時打心底里鬆了口氣,畢竟她是千秋最不願意扯進來的人之一。

帝乙天作為唯一的審判者端坐高台,扶手上的五指胡亂敲打著,眉頭緊鎖,面露不悅,連兩側的神官們也惡狠狠地瞪著她。

「妖女千秋,你可知罪?」

「敢問神尊,我所犯何罪?」千秋站得筆直,目不斜視地望著帝乙天:「青龍戩是我毀的沒錯,但龍王並非我所殺,青丘的鎮元符是凶神餘孽設計奪走,除此之外......難不成我被逐出蛇族也算罪?」

「你該不會以為那點小伎倆能騙過本尊吧。」帝乙天肅目以視。

「怎麼會,我還不想死。」千秋聳了聳肩,「神尊若是不信,大可請南擎仙座出來,以鏡花水月窺我真假便是。」

「此妖女身負邪力,請尊上三思!」

「就算是南擎仙座也未必能與凶神之力抗衡,尊上,不可輕信啊。」

聽著他們一人一嘴,千秋不由得發笑。

她還沒被定罪,這幫人就這麼迫不及待落井下石,認識的不認識的都要來踩上幾腳,就算踹不疼她,也要留下個鞋印,以證明自己對天宮有多忠心。

那笑容在帝乙天看來十分礙眼,當即板著臉道:「南擎。」

「......是,尊上。」

南擎無可奈何地輕嘆一聲,施法在殿上祭出鏡花水月,不是為了試探她,而是給她看了地界此刻正在發生的災難。

只看了一眼,千秋便再也笑不出。

只見一個羊身猿面,雙足行走的巨獸正到處肆虐屠殺!

巨獸站直后形似一座小山,整張臉除了額頭的一隻眼睛,只有一張嘴!無論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還是奮力頑抗的仙族,只要它一張口,活的,死的,全會被巨大的引力吸過去吞噬,無一例外!所到之處,皆是一片血紅,彷彿整片大地都是它的一場盛宴!

「饕,饕鬄?!」

後背被冷汗浸透,握拳的手微微顫抖。

凄慘的哀嚎和求救彷彿就在耳邊,聞不到血腥,卻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們的無助和絕望......

「現在,你還認為自己無辜嗎?」帝乙天道。

千秋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鏡花水月上,哪還有心思回答他的問題。

一動不動地凝視著人間煉獄,直到血雨中一抹白色晃過,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龍族受命一邊保護著來還不及撤離的凡人一邊試圖擊退凶獸,而那個臨危不亂率領各族兵將打頭陣的,正是缺席殿上的龍黎燁!

龍君的出現大大鼓舞了士氣,可惜,饕鬄的力量遠超過所有人的想象。

四凶獸各有長短,而饕鬄則是以超強的恢復力見長,無論多重的傷都能迅速自愈,哪怕碎的只剩個頭也能立刻長回來,且每重生一次,饕鬄便會更加狂暴,力量也更加強大。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畏懼著愈發兇狠的饕鬄,甚至有臨陣脫逃的,發自內心的恐懼讓抵抗戰線離全面崩潰只差一步,龍黎燁不得已,只有正面與凶獸一搏。

千秋渾身緊繃地捕捉著每一幕畫面,忽然發現饕鬄額頭上的眼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發一次光。光照很短暫,只有一瞬,但被光束照到的人彷彿忽然失去求生欲一般,放棄希望,放棄抵抗,一瞬間從鬥志昂揚的戰士變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定睛再一看,暗黑的瞳孔中似乎有一個鬼畫符似的標記。

是咒術!

千秋很快明白了一切:

「別看它的眼睛!」

此刻她根本忘記了鏡花水月中的人壓根聽不到她的叫喊。

越來越多的仙族凡人陸續成了饕鬄的盤中餐,龍黎燁似乎也察覺到了異樣,思索一番后命獨樓與厭回兵分兩路,分別從側面吸引饕鬄的注意,而他自己則一劍直中獨眼!

破邪劍深深沒入了血肉之中,從刺入的地方開始凝血成冰。

只聽饕鬄喉嚨里爆出一聲怒吼,一把拔出了破邪劍!連帶被撕下的半個眼球,一起扔到了一邊,黑血噴涌的到處都是!

縱有驚人的癒合能力,痛苦卻是真實的,隨著凶獸的一聲聲狂吼,大地都在不住的顫抖。

傷口迅速癒合,眼睛很快又長了回來,甚至看不出一絲被刺傷的痕迹。

而這次,饕鬄很意外的沒有再進攻,而是手腳並用的在地上挖了個大洞,跑了。

「快看快看!龍君把凶獸打跑了!咱們有救了!」

「我早就說了,只要龍族一出手,還怕它區區一個畜生不成!」

「感謝在世龍神!感謝在世龍神!」

有人為暫時保住了性命而歡呼雀躍,有人為死去的親人悼念哭泣,歡鬧的氣氛中唯獨一人格格不入,凝視著腳下深不見底的巨坑若有所思。

厭回無比享受地聽著凡人的各種讚賞,無論恭維的多離譜,統統來者不拒,直到看見自家主子那張苦大仇深的臉,才小聲對獨樓問道:「饕鬄都被打跑了,所有人都在感謝咱們,怎麼君上一點也不高興?」

獨樓正琢磨怎麼用最少的字把他打發了,只聽龍黎燁道:「不是。」

「什麼不是?」厭回愣愣道。

「不是逃跑。」龍黎燁再作解釋。

厭回聽得一頭霧水,為了不讓他再煩龍君,獨樓只能道:「饕鬄比檮杌聰明,它才剛剛蘇醒,現在斗很吃虧,所以它剛剛只是吃飽了,找個安靜的地方養精蓄銳去了。」

「也就是說......」經他這麼一分析,厭回臉疼得直抽抽:「撿回一條命的不是饕鬄,是咱們?」

獨樓:「嗯。」

厭回不由得有些泄氣,但轉念一想:「它今天可沒少吃,應該夠它消化一陣吧。」

「很難說。」獨樓馬上打擊道,「饕鬄乃貪食之獸,可吞天地,食日月,世上沒有它不能吃的,更沒有它不敢吃的。」

厭回咽了口口水:「它還真是......不挑食啊。」

「君上。」獨樓不再跟他廢話,轉過頭等待指示。

龍黎燁輕吐二字:「回宮。」

雖然死傷慘重,地界的危機算是暫時解除,可千秋不僅沒有放下心,反而更加不安。

「就算他們拿到了龍珠和鎮元符,但是無量水......」

帝乙天並不關心她的費解是真的還是裝的,剛要開口,只見另一個收到傳召的人趕了過來。

「古木族葉楓,叩見神尊。」

葉楓掀起衣擺,儀態端正地行了禮。

帝乙天點頭示意:「起來。」

葉楓:「謝神尊。」

帝乙天沉聲道:「可知本尊叫你來所為何事?」

只見剛站起來的人轉眼又跪了下去,語氣甚是惶恐:「葉楓身為古木王看管不利,致使無量水被盜,請神尊責罰。」

千秋明顯楞了一下。

帝乙天又道:「本尊問你,無量水的秘密除你以外,還有誰知曉?」

「......」葉楓忽然語塞,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模樣,時不時用餘光掃過一個人。

「你只管說出實情便是,本尊不會為難你。」帝乙天心中早已有數,只等他說出那個意料之中的名字。

葉楓稍作猶豫,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說道:「臣堅信小師妹是清白的,即使她知曉我族的秘密,也絕不會與凶神等人同流合污。」

葉楓的話彷彿將一切蓋棺定論,大殿上再次炸開了鍋,就連牆頭草都不再猶豫,利索地倒向一邊。

「本尊不知你從何得知復活凶獸之法,也不想知道,但不爭的事實擺在眼前,一件是碰巧,兩件是巧合,那現在呢!」

笑不起,哭不出,千秋從來都不是寡言之人,但此刻卻一反常態。

而她的沉默正好給了某些人借題發揮的機會。

「大膽妖女,膽敢無視神尊問話,何其猖狂!」之前被莫名其妙叫去,又被一個不知所謂的理由剝奪了審訊她的許可權,混元正愁一肚子怨氣沒處撒,「尊上賢明,臣以為,當寧枉勿縱,以儆效尤!」

「仙君此言差矣。」葉楓忽然又為她說起了好話,「同窗多年,小師妹的為人本王可以擔保。」

「古木王此話怎解?」混元謹慎地觀察著,琢磨他究竟是敵是友。

葉楓微微一笑:「本王相信小師妹只是一時受人蒙蔽,何不如給她一個棄暗投明的機會,藉此贖清罪孽。」

「本君給了她無數次機會,可她仍舊執迷不悟,視天規禮法如無物,根本無藥可救!」千秋越是沉默,混元便越是趾高氣昂,「蛇族出此禍世妖女,若不嚴懲,難免他族不會效仿。」

「小師妹自願捨棄仙籍,早已非蛇族之人,如此連坐,恐怕不妥。」還是那張笑臉,只是眼中並沒有什麼笑意。

混元趁勢再添一把火:「古木王不了解,此子從小便性情乖張,劣性難馴,加上不知在天道樞學了什麼歪門邪道......」

「啪!」

突如其來的扇響,打斷了混元慷慨激昂的演說,眾人紛紛望去。

「仙君前陣子可是信誓旦旦保證過不再插手此事,莫不是這麼快就忘了?」龍聽風不緊不慢地踱到殿中央,話里話外竟透露了一絲警告的意味。

混元也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了他,抱著不能得罪下一任龍王的想法,只好先忍下:「殿下言重,小仙也只是希望能儘快還龍族一個公道,這才......」

「仙君。」龍聽風根本不給他說完的機會,「我族的公道無需外人來討,更何況尚有神尊作主,仙君公務繁多,忙自己的事就行了。」

混元咬咬牙:「殿下,妖女惡行累累,罪犯滔天,多讓她活一天,都是對天規禮法的褻瀆啊。」

龍聽風被逗笑了:「什麼都沒問出來,就這麼急著處決她,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大哥是你殺的,所以才這麼急著殺人滅口。」

「龍......龍、龍三殿下說笑了。」

混元思前想後,合計千秋再怎麼說也是間接害死龍王的幫凶,龍聽風與她素無瓜葛,實在想不出什麼會偏袒她的理由,只好暫壓火氣,靜觀其變。

然而帝乙天的怒氣可沒那麼容易消除,千秋從落獄到現在既不辯駁,也不承認,一副軟硬不吃的模樣讓他異常煩躁。

「你可知光是勾結凶神餘孽這一條罪,就夠你死上十次,若你是被逼無奈,最好儘早交代實情,本尊可以考慮從輕發落。」

「這算什麼,最後的仁慈?」千秋說這話的時候甚至懶得看他,「從輕怎樣,不從輕又怎樣,不過是滅神台上又多一個冤死鬼罷了。」

簡單的幾句無心之語,卻深深刺痛了帝乙天的神經,南擎趕緊站出來道:「尊上請三思,如今凶神餘孽已處處搶佔了先機,我等不能再失去任何籌碼,臣有預感,千秋會是攻克凶神餘孽的關鍵,不如讓臣來開導她。」

帝乙天也明白其中孰重孰輕:「仙座言之有理,但饕鬄作亂在即,總不能讓本尊無限期的等下去。」

「三個月,請尊上給臣三個月時間,若三個月後仍無進展......」南擎面色沉重,沒有再說下去。

「好,就三個月。」最後帝乙天意味深長的說了句:「仙座,千萬不要讓本尊失望啊。」

對於突然多出的三個月命,千秋還是蠻高興的。

正尋思著哪天隨便編個借口騙看守給她鬆綁,沒了靈咒的束縛,天獄司的這些個酒囊飯袋她才不放在眼裡,來幾個放倒幾個,等她從葬花林逃回地界,天高海闊,去哪兒不是去。

不過南擎的到來,卻讓她有些動搖。

本以為等待她的會是場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勸說,誰知南擎根本不是來勸她的,上來便幫她破除了鎖鏈上的靈咒。

「本座能做的只有這些,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千秋徹底懵了:「可,可如果我現在走的話......不對不對!仙座為何幫我至此?」

「一個這輩子從沒求過人的人,向本座低下頭,求本座救你一命。」

至於這個人是誰,南擎沒有多說,千秋也沒有多問。

「仙座今日救我,日後必會受牽連。」

「本座救你,不光是因為他的請求。」南擎臨走前對她說道:「恢復自由身後,這條命如何使用,由你抉擇;一念善一念惡,是正是邪,全部由你決定。」

「......」

他走後,千秋在冰冷的牢房中思考許久,連原本的越獄計劃也暫時擱置了。

她現在心裡很亂,特別亂。

再沒理出個頭緒來之前,她哪裡也不想去。

隱約聽到了點動靜,以為是南擎又折回來了,誰知一抬頭,看到的卻是另一張臉。

「呦,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一個人來還不夠,組團來天獄司觀光?」

龍瀲帶著四個心腹走進來,即便不畏寒,也不由得將身上的皮裘緊了緊,見千秋嬉皮笑臉的還有心情調侃,頓時心生不悅。不過想到接下來的計劃,不管多大的氣立馬就順了。

「昔日你風光無限時,就這張嘴皮子最厲害,如今落難了,竟還不知收斂。」

「還行吧。」千秋晃了晃身上的鎖鏈,整個冰牢都回蕩著叮叮噹噹的響聲,「活著嘛,什麼都要經歷些才不枉走這一遭,要不龍女也來試試?」

「落在本公主手裡,你以為會有什麼好下場么。」龍瀲冷笑。

「你要殺我?」千秋挑眉道。

龍瀲想從她眼裡看到的,是絕望,恐懼,或者求饒的卑態,絕不是現在這樣。

千秋無聊的打了個哈欠:「跟我師父的捆仙索比起來,你那鞭子耍得還不如痒痒撓。與其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不如好好精進一下自己的修行,你以為聽雨打不過你?她只是不還手而已,她要是認真起來,能打到你娘都認不出你信不信。」

「閉嘴!」龍瀲突然抓起她的頭髮向後拽,千秋有些吃痛的仰起頭,正好對上了那雙只剩瘋狂的眼神,「你和那個小賤人都不是好東西,收拾完你,下一個就是她。」

千秋:「我警告你,不要動她。」

龍瀲嗤笑:「怎麼,你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卻在乎那個小賤人?」

聽她一口一個賤人叫著,千秋徹底失去了調笑的心情:「如果你敢傷害聽雨,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

明知道她被束著,但龍瀲還是被震懾住了一瞬。

千秋又道:「對於你這種連朋友都沒有的人,恐怕永遠無法理解。」

龍瀲氣急地給了她一巴掌。

她疼不疼龍瀲不知道,只覺得打完后整個手都在顫:「憑什麼本公主身邊的人都在為你說好話?憑什麼君上只對你另眼相待,還為了你這個賤人去向仙座求情?!本公主究竟哪裡不如你,憑什麼!!」

龍瀲怒火正勝,甚至沒有留意到千秋的一臉震驚。

心腹在勸她冷靜的同時小聲提醒了什麼,龍瀲幾乎立刻轉怒為喜,勾起一抹惡毒的微笑:「本公主的確不能殺你,但可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去,把那個拿來。」

「是,大公主。」

心腹很快將早已備好的東西呈了上來,掀開帘布,裡面是一個形似烙鐵的器具,隱隱泛著殷紅色的光。

等龍瀲拿著它走近,千秋才看清上面的圖案,立刻知道了那是什麼。

「你從哪裡......」

「你以為神尊當真看不出南擎仙座的緩兵之計?」龍瀲的眼神好像看砧板上的魚肉,「讓你白白多活三個月已是神恩浩蕩,若不斷了你逃跑的念頭,天宮豈不是虧大了。」

「......」

千秋背後的雙手緊握成拳,離爆發只有一步之遙,卻在最後的最後,仍沒有衝破那一層障礙。

龍瀲十分謹慎,哪怕她渾身都纏著鎖鏈也不放心,非要四名心腹將她死死按在牆上。

「本公主倒要看看,受完了這個,你的伶牙俐齒還在不在!」

說著便拿起冒著紅光的烙鐵,照著她的胸口狠狠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不是不能掙脫......是不想啊......不想陷南擎於不義o(╥﹏╥)o有仇必還,有恩必報的傻孩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五方神魔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五方神魔錄 五方神魔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章 無解(二)

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