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回憶

第180章回憶

數十位繼承人整齊的站在盤龍帝國最寬闊的廣場上,等待著這一代的選擇者,這是龍族和康絲坦斯家族的約定,每一代康絲坦斯家族的成員中必然可以有著一人得道純血龍族的選擇。

純血龍族,這個不凡的稱呼,代表著它身上有著純正的古龍的血液。

這一代的純血龍族,就是麗莎。

然後巧之又巧的是,麗莎選擇了丹尼斯,幾乎沒有人想到這個結果,雖然說他是皇位的第一繼承人,但是家族裡面比他優秀的有不少,為什麼偏偏就選擇了他呢?

「也許是運氣好吧..」

「對啊,對啊,我也覺得是丹尼斯皇子的運氣好。」

伴隨著眾人的議論聲,麗莎邁著稚嫩的步伐來到了丹尼斯的身邊,低下了高貴的頭顱,這一結果甚至出乎丹尼斯的預料,這一刻,大哥二哥的笑臉從他的腦海裡面劃過,他似乎覺得,自己也是逃不過的,必須要扛起這沉重的責任。

最終,丹尼斯接受了麗莎。

這之後,丹尼斯就像瘋了一樣不分晝夜的訓練自己,沒有變的,是他去教堂的頻率。

他將父神的教誨記載心中,發誓自己講終身都不會違背這些教義,同時,他也打算把這些東西告訴他的人民,是的,他打算用他自己的方法來改造盤龍帝國。

不過,在這之前,他需要力量,能夠被別人認可的力量,隨著他力量的逐漸提升,帝國裡面的非議慢慢的減少了,雖然還是有著「丹尼斯皇子應該是靠著那條龍才達到這個地步的把」之類的論調,但是他確實已經被民眾認可了。

現在,當哭臉先生再一次說出因為他運氣好的時候,內心壓抑的情緒,止不住的浮現在心頭。

良久,丹尼斯才從自己的記憶裡面回過神來,在此期間,麗莎什麼話也不敢說。

「麗莎,我沒問題了,讓你擔心了,很抱歉。」

「不,丹尼斯,有些事情,我.」

丹尼斯擺了擺手,說道:

「麗莎,就不要安慰我了,經歷了那麼多,我在也不是那個失去哥哥的小孩子了,至少我有了不錯的力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實現我的信念吧。」

說道最後,丹尼斯都不禁笑了起來。

「不!」

麗莎一聲大吼,連和她朝夕相處的丹尼斯都吃了一驚。

「請讓我把話說完,好嗎?」

丹尼斯笑了笑「抱歉,是我不對,不應該打斷你,你說吧。」

「丹尼斯知道當初我為什麼會選你嗎?」

丹尼斯搖了搖頭。

「在那次的選擇上,明明有著很多比我更加優秀的選擇,但你確實莫名其妙的來到了我的身邊,即使是現在,我也一直解不開這個疑問,但我也不敢問你,或許你有你的理由吧。」

麗莎定定的看著丹尼斯,說道:

「現在,我就講一切告訴你,並不是那些人口中所說的運氣,而是..你當初的眼神,那個已經失去了非常重要的東西但卻把這一切的痛苦掩埋在心底決心自己背負起所有的眼神打動了我,其他的人,眼神中要不就是渴望,要不就是忐忑和緊張,又或者是恐懼,但只有你,僅僅憑藉眼神就讓我知道你遠遠比他們優秀的多得多,跟在你的身邊,雖然不敢說是最好但卻絕對是最正確的選擇。」

「所以,不要再去否認自己了好嗎,你已經做的夠多了。」

「麗莎,我..」

「不要再說了。」

作為行動派的麗莎用實際表明了自己的心情,她深深的吻上了丹尼斯的嘴唇,丹尼斯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驚訝的猝不及防,但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愛意,在兩個人的心中萌發。

在吃過午飯之後,丹尼斯就起身去找柯東了,這中間發生的事情請自行腦補。

他要履行他的約定,為了他想要拯救的人。

「咚咚咚。」

「柯東先生,你在嗎?」

柯東現在正在自己的屋子裡面給祭上磨刀油呢,突然聽到敲門聲不禁皺了皺眉頭,宋欣剛剛出去說要找莎莉商議一下,現在又會有誰來呢?

柯東起身去打開了門,門外是他所認為的不可能來的人之一,他想過是宋欣,莎莉,雪麗,甚至哪位幻術師朋友都有可能,但卻從來沒有想到過是丹尼斯。

「您好啊,柯東先生,這次突然拜訪多有冒犯,請見諒。」

柯東心裡腹誹道:

估計這次真的要「見諒」你了。但是嘴上卻說道:

「沒有沒有,丹尼斯先生這次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柯東一邊說著話一邊把丹尼斯讓進了屋子裡面。

「請坐。」

丹尼斯在沙發上坐下,而他做的位置剛好就是哭臉先生之前所做的位置,不得不說是一種天意也是一種諷刺。

「這次過來是想和您商量一下如果哭臉先生在出現的話我們應該怎樣應付。」

柯東也來到沙發上坐下,說道:

「我想這個問題你應該去找莎莉或者是說宋欣吧,找我並不會管用,我有沒有你們那麼強的戰鬥能力,再者說,你的龍呢?」

「哦,你說麗莎啊,她在上次的戰鬥中受了傷,我讓他在家裡休息了。」

「哦,是嗎.」

..

沉默了,詭異的沉默了,丹尼斯心裡本來就有鬼,連忙假裝咳嗦了兩聲,說道:

「我們還是聊回剛才的話題吧,我還沒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可以看出,莎莉和宋欣明顯以你為中心,而且你的能力也很值得信賴,無論是那次的那隻大蜘蛛還是在紅月戰場上的表現,都顯示出你無論從實力上還是心性上絕對都是一流的。」

柯東嘆了口氣,說道:

「那你可就高看我了,之前只不過是恰巧而已,我只是一個極其普通的學生啊。」

「就不要這麼妄自菲薄了。」

丹尼斯伸出手去想要拍一下柯東的肩膀已做安慰,但想到兩人坐在不同的沙發上,距離有些遠,如果貿然站起來的話又顯得做做,伸出去的手只好有些僵硬的停在半空中。

柯東不可能看不到這一點,打趣道:

「你口渴了嗎,有些涼掉的紅茶,不介意的話就喝一點吧。」

誰家給客人和涼掉的紅茶啊!

雖然說心裡不斷的吐槽,但是柯東實際上還是給丹尼斯解了圍,丹尼斯臉色有些發紅的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

之後兩人又聊了一會,鑒於全部是沒有營養的對話,作者這裡就不寫出來水字數了,但是丹尼斯卻一直沒有找到觸碰柯東的機會。

柯東本身就是一個不喜歡和他人有所身體接觸的人,更不要說是一個男的了,妹子倒是還好,加上這麼可有可無的對話,丹尼斯現在已經著急的不行了。

看到自己已經沒有話題可以在和柯東聊了,況且柯東現在應該已經起疑心了,再說下去估計柯東就會察覺到什麼了。

丹尼斯咬了咬牙,說道:

「既然這樣,我就告辭了。」

柯東也巴不得早點結束這次的會話,連忙說道:

「這樣的話,我送送您吧。」

柯東一直吧丹尼斯送到門口,此時丹尼斯靈機一動,伸出手來說道:

「很感謝您這次的幫忙,剛才您的話對我幫助很大。」

柯東看著丹尼斯伸出的手,心裡不僅吐槽道:

「我可是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幹呢」

但是礙於面子,還是和丹尼斯握了握手,回應道:

「你客氣了。」

這就完成了,我之前非得費那些功夫是在幹什麼,給自己找麻煩嗎?

已經完成任務的丹尼斯明顯鬆了一口氣,說道:

「那我就不再打擾您了請務必保重。」

最後,丹尼斯還是加了一句模稜兩可的話,便回身離開了。

柯東看著丹尼斯的背景,越發覺得這次的談話是多麼的可笑滑稽,但是丹尼斯又不是那種隨便的傢伙,這中間,肯定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

回到自己房間的丹尼斯深深嘆了一口氣,雖然勉強是完成了約定,但良心的三角卻扎的他不能安靜下來。

「哎,你終於是完成了呢,害的我以為還要去找別人呢。」

一個禮貌中帶著輕佻的聲音響起,丹尼斯不禁擰緊了眉頭,說道:

「哭臉先生,我應該做的已經做完了,你的承諾是不是也該履行了。」

哭臉先生懶散的打了個哈欠,回答道:

「當然,我可是信守承諾的人,這次來就是為了讓你見證我們倆之間的契約啊。」

丹尼斯心裡不禁起疑,對方的話里似乎不是那麼簡單的意思。

「麗莎!」

丹尼斯大喊一聲,正在隔壁的麗莎以迅雷之勢沖了過來。

「丹尼斯,你沒有事吧?」

丹尼斯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只不過我們的哭臉先生似乎要耍花招了?」

哭臉先生裝作很傷心的說道:

「怎麼能夠這樣說呢?我可是會按照我所說的一~絲~一~毫~的全部實施啊。」

丹尼斯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右手放到了自己的劍柄上。

「不要這麼戒備,我之間說的是什麼來者,哦對,是不讓柯東之外的任何一個人在你眼前消失,這樣的話,我想想你先來參加我的舞會不久好了嗎.」

「麗莎,快離開這裡!」

在哭臉先生話音剛落的瞬間,丹尼斯大聲喊道,隨後自己奮不顧身的沖向了哭臉先生,麗莎也知道自己兩個人不是他的對手,只有離開這裡才有拯救丹尼斯的希望。

「哦,想要離開嗎,可是不會讓你們中的一個人逃走的哦。」

說這話,煞白的光芒從哭臉先生身上一閃而過,等到光芒消失的時候,丹尼斯和麗莎已經不見了蹤影。

.

傍晚,柯東正在把所有的邀請函展開放在桌子上,想要從中找出什麼有用的信息,但是莎莉風一樣的闖進來,氣喘吁吁的說道:

「柯東,柯東,不好了,丹尼斯他,他失蹤了。」

柯東沉默的站起來,「走,帶我去他的房間。」

白天剛剛和自己扯皮了那麼多沒有用的東西,傍晚就失蹤了,要說這其中沒有什麼貓膩打死我我都不信,哭臉,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難道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嗎?

等到莎莉和柯東趕到丹尼斯的房子的時候,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了,畢竟丹尼斯的實力在整個學院裡面可謂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他都失蹤了的話,那其他人還能夠擋得住哭臉先生嗎?

「請讓一下,大家。」

柯東和莎莉廢了一番力氣才從人群裡面擠了進去,屋子裡面很是空曠,只有必要的一些傢具,除此之外,就是練慣用的器械,非常顯眼的就是桌子上放置的兩封邀請函。

等等,是兩封邀請函?

柯東忽然停住了自己的腳步,莎莉在一旁疑惑的問道:

「柯東,為什麼不走了?」

柯東磨砂著自己的下巴,說道:

「我在想為什麼是兩封邀請函,一般按照這種情況不是都應該放一封邀邀請函的嗎。」

莎莉簡單的思考了一下,說道:

「可能是哭臉先生吧人類形態的麗莎也算作是一個客人了吧。」

柯東笑了笑,說道:

「那也不對啊,麗莎是丹尼斯的戰鬥夥伴,而且有著人類的形態,只要邀請丹尼斯麗莎就一定會跟著去的,其次,很明顯的,這兩個人應該是在這件屋子裡面被一起邀請的,那麼,還有發放兩封邀請函的必要嗎?」

經過柯東這樣一說,莎莉也覺著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柯東過去吧兩封邀請函拿起來自己的對照了一下,發現並沒有什麼區別。

「這就有意思了,這兩封邀請函一模一樣,為什麼那個傢伙要再給一封呢,難道說是那個傢伙的愛好嗎?」

說著話,柯東就把信收到了自己的口袋裡面,看來自己很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它們。

莎莉則是開始檢查房子的四周。

「這裡的東西都很是整齊,沒有打鬥的痕迹,而且衣櫃裡面也沒有少什麼衣服,看樣子哭臉先生應該是匆匆忙忙的把丹尼斯和麗莎帶走的,除此之外,這應該是哭臉先生第一次帶走兩個人以上的時候,那表明它的能力不只是可以對單個人發動,應該也是可以對群體發動,但既然如此的話,那為什麼他一開始不大規模的帶走學生呢」

「確實是個有趣的地方。」

除此之外,哭臉先生做的很仔細,沒有什麼可以讓莎莉找到他的線索。

柯東拍了拍口袋,說道:

「不,我想這次收穫已經算的上是很巨大了,他應該不會在留下其他的東西了,否則他早就被抓住了。」

「走吧,莎莉,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再去研究一下這幾封信里到底蘊含著什麼了。」

說著話,柯東也沒有管莎莉的回答,自顧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別墅。

將這兩封信也攤開放在桌子上,一個形狀出現在了柯東的心裡。

圓形,黑湖。

「似乎這些邀請函和蜜雪莉雅所告訴我的黑湖有什麼聯繫呢..」

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哭臉先生一手拿著紅酒,另一隻手拿著一份名單,那是月華所有學生的名字,失蹤的人被他一個個的從名單上劃掉,而在名單的最後,赫然寫的是柯東。

「差不多了,所有的布置都已經弄好了,只需要按照計劃進行就會萬無一失。」

說著話,哭臉先生死盯著柯東的名字,自言自語道:

「這一隻最狡猾的獵物大概還不知道他已經陷入了我的陷阱中了,不過也好,這樣他的掙扎就不會那麼猛烈了,我的,哦,是我的舞會也就能夠順利的舉辦下去了。」

「但是,這個陷阱的最後一步,可是要一個很好的誘餌呢,要一個他明知道是陷阱也必須他進來的誘餌,要一個他無論如何都抵抗不住誘惑的誘餌,希望這個誘餌的品質能夠讓我們的柯東滿意。」

「您說對嗎,公主殿下,哈哈哈哈哈..」

在柯東的名字上面,寫的是宋欣.菲爾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她鎖定嫌疑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她鎖定嫌疑人目錄 她鎖定嫌疑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0章回憶

9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