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故人來(3)

第266章 故人來(3)

「小雨!」

「小雨?」

獨孤詣皺眉,瘸老徐疑惑。

劉伯看著兩人的表情,想起了小雨說過自己的經歷,從墨韻山絕谷出來之後,小雨成了棋狂封弈的弟子,顯然不是二哥的徒弟。可當初自己追殺小雨的時候,和他比劃過招式,小雨用的劍法,確實和二哥當年初創

雲劍訣的招式極其相像,眼下,小雨確實又不是二哥的弟子。

劉伯回道:「小雨和俞流飛兩個小子現在是棋狂封弈的弟子,我此番南下,便是和他們一道路過明水鎮的。」

獨孤詣皺眉道:「有機會帶我見見這小子?」

劉伯點了點頭,回道:「今天我便是和他們道別之後才來拜訪老徐的,二哥若是想見見他,日後有的是時間。」

瘸老徐問道:「小漁子,你和他們在一塊是有什麼七層樓的任務嗎?還有,我可是聽說七層樓的殺手不管什麼人都殺,只要你給錢,就會有人幫你殺,小漁子,你這些年沒殺什麼好人吧?不然你的錢我可用的不心安啊!」

劉伯瞅了瘸老徐一眼,回道:「七層樓這個殺手組織雖然亂,可不會對殺手有過分的要求,我殺的都是些該殺的惡霸,你們就別擔心小弟我的錢不幹凈了。」

獨孤詣點了點頭,抿了一口酒,道:「我信得過小漁子的為人。對了,你說的那個季如歌便是你所言的小雨?聽樣子,應該年紀不大吧?帶二哥去見見,二哥這一身的本事,也該有個傳人了,我瞅瞅能不能看上眼。」

劉伯微微笑道:「這小子鬼精鬼精的,行事風格倒是和二哥你早年有些相像,指不定能對上你的胃口,只是他已經拜了那臭棋簍子為師,二哥你要再收徒只怕難。」

獨孤詣擺了擺手,笑道:「只要是個不錯的小子,多個師父又何妨,難道棋狂能當他的師父,我便不能了?名義上不是,我也不介意,大不了傳些本事給他便是。」

劉伯聽了,回道:「二哥,那小子會一套劍法,確實和你的雲劍訣像得很,你這些年在江湖上,真的沒指點過別人的功夫?那小子會一門古怪的功夫,可以改變自己的容貌,有時候變了模樣,看上去可是個中年人,二哥,你再想想,會不會是你一早便指點過他的劍法?」

瘸老徐皺眉驚訝道:「這世上除了化妝易容,還有能改變容貌的功夫?小漁子,你可別唬我,你確定不是改變容貌的本事,而是一門古怪的功夫?」

獨孤詣皺眉思量了一下,正色道:「我可是被人困在一個島上七年多了,今年才出得島來,以前也沒指點過哪個中年人的武功,我確實不認識你說的季如歌。至於你說的可以改變自己容貌的功夫,可是青城派失傳已久的錯骨易容術?」

劉伯稱讚道:「二哥果然見多識廣,那錯骨易容術正是小雨的看家本事之一。」

獨孤詣點了點頭,嘀咕道:「難怪,江湖上傳聞季如歌神龍見首不見尾,行蹤極其隱秘,總會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行蹤神鬼莫測,他要是會錯骨易容術,這就不奇怪了。這小子可是青城派的傳人?」

劉伯回道:「或許是,養大他的人是兩個隱居在北邊大龜山一個小破村落里的老傢伙,看樣子有可能是青城派的余老。」

「青城派滅門已經多年,沒想到錯骨易容術竟然還有人學。」獨孤詣道,「錯骨易容術這本事可得從小練起,易學難練,確實是一門古怪的功夫。」

瘸老徐聽著兩人對話,不禁皺眉問道:「老爺,你說你被人困在一個島上七年多,是誰?竟然能有困住你的本事?還有,小漁子,你說的那個什麼小雨的?你為什麼會和他一路南下?你們是七層樓的任務要去殺人嗎?這個我已經問過了,你可還沒回答我?」

劉伯用筷子夾了一口菜,喝了一口老酒,嘀咕道:「老徐啊,你這性子還是急了些,你一下子問這麼多?誰答得上來?你到底是要問我還是問二哥?」

瘸老徐嚼了幾下嘴裡的肉,囫圇吞了,喝了一口酒,將卡在咽喉的肉灌了下去,嘀咕道:「我這不是好奇你們在江湖上的事情嘛,問的著急了些,那就先問老爺,老爺說這七年被困在了一個島上,我好奇一些。」

獨孤詣笑道:「是南海普陀珞珈山南側觀雲島。當初我聽聞南嶺郡守乃是一個昏官,便獨自一人去了南海地界,查訪百姓之後,確認其事,準備除之而後快。動手的那日,在一個渡頭畫舫之上,發現了那南嶺郡守,出手之時,遇到了一個礙事的和尚,便是那觀雲島上的慧能和尚。

老和尚本事不低,和我鬥了幾日,落了下風,為了從我手下救走那昏官,我一路追殺他們到了觀雲島,哪知中了老和尚的計,被老和尚引到了島上迷霧之中,島上雲波詭譎,迷路重重,在觀雲島困了整整七年,好不容易找到出路,便先回了中原,想走走,嗅嗅江湖氣息。

被困的那些日子,天天被那老和尚送得粗茶淡飯糟蹋得不成樣子了,送飯的老管家倒是常常和我嘀咕這江湖上的事情,『什麼季如歌,什麼離宗名劍收藏頗豐,大有佔據十大劍派之首的架勢。什麼陸教又出了幾個厲害的角色...』,到最後,只是說什麼也不帶我出島,那日子啊!簡直能淡出個鳥來!

此事說來話長,此番回來,便是要找小漁子和我一道去再會會那破島,咱們順道再去一趟落空山,找上那精通奇門八卦的無計老二一路,那慧能老和尚說,世上無人破得他島上的詭譎峰迷林,咱們三再去找回顏面來,說什麼也要殺了那昏官!

說道這裡,老夫就來氣,來,喝酒!」

瘸老徐聞言,笑道:「還有地方能困得住老爺的,實在奇事,老爺,此番前去,能否帶上老徐,你看,我這樣子,只怕沒幾年好活了,可否帶上我這老隨從,再走一趟子江湖?」

獨孤詣性子瀟洒隨行,點頭道:「也是,這一次走,咱們一起走,待破了那慧能和尚的詭譎峰迷林,殺了那南嶺郡守,咱們再回來養個老,也好頤養天年了。小漁子,你多大了?」

劉伯皺眉,回道:「明年便是一甲子了。」

獨孤詣道:「時間過得真是他娘的快,當初咱們可是說好了,等小漁子六十的時候,我們三便找個地方歸隱山林,過上閑來烹茶得神仙日子,就這麼定了,咱們再帶上老徐走一趟南海,便歸隱山林,你們覺著如何?」

劉伯端起酒碗,笑道:「我還以為二哥忘了咱們當初的承諾了,七年了,二哥,你也銷聲匿跡七年了,這些年,可讓我好找啊,也就老徐這個沒心腸的傢伙,相信你沒出事。」

瘸老徐皺眉罵道:「小漁子,怎麼說話呢?老爺這不是回來了嗎?安然無恙!我就說,老爺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劍聖,怎麼會輕易出事,這不是回來了嗎?你說是不是?」

劉伯訕笑道:「是,是,是,也不知道我每次來看他的時候,誰嚷嚷著讓我託人找找二哥的行蹤,背地裡不知道花了多少銀子去買江湖上的小道消息,每次喝酒就差點把眉頭皺到酒碗里了。」

獨孤詣在一側看著兩人罵來罵去,插上話來,問道:「對了,小漁子,你說說,你怎麼打算的?為什麼會和兩個小子走到一塊了?」

劉伯回道:「這不,我覺著季如歌那小子心腸不壞,和他們一道南下,也是準備來看看老徐,在南行路上,探聽一下二哥你的消息,你不是說了嗎?小漁子我明年可就六十了,我這是找你們歸隱來了。還好二哥你回來了,咱們就陪你再走一次南海觀雲島,算是最後一次走江湖了。」

朝來烹酒洗歲月,談笑風生是一晨,也是一程。

三人且聊且喝的便是一早上,眼看杯盤狼藉,已經是尾聲...

「對了,什麼時候咱們去見見你說的小雨?」獨孤詣笑道,「咱們也瞅瞅這幾年江湖上的大魔頭季如歌長什麼樣?」

劉伯笑道:「就在明水鎮了,咱們幹了碗中酒,這便一道和他們匯合去。」

「好!」瘸老徐幹了碗中酒,朗聲道,「總算又能出去走走了!我這就拿二胡和拐杖去!」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季如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季如歌 季如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6章 故人來(3)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