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殞命

第112章 殞命

嗖嗖嗖……

利箭破空之聲不絕於耳,一支支破甲重箭破空襲向目標,帶起了一陣殺戮旋風。它們的每一次出現都會讓一條生命消逝,也會讓步千帆緊張一下。

別看花榮只是射殺他的手下,並沒有去攻擊步千帆就以為步千帆有時間調息。實際上花榮這樣做比直接攻擊步千帆更耗步千帆的心神,因為這不是身體上的傷害,而是精神上的攻擊。

花榮的每一次攻擊步千帆都必須認真應對,事關自己的性命,步千帆是萬萬不敢大意的。要是自己一個疏忽,對方恰好在那次將目標對準了自己,自己不就死翹翹了?

想要用這種方法來麻痹我,讓我疏忽大意,你在白日做夢,我步千帆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步千帆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以他的老道,自然能一眼看穿花榮的目的。

可是,看穿了又如何。

花榮用的是陽謀,根本不怕被看穿。

你就算知道我想要做什麼,你步千帆不照樣得如一根繃緊了的弦,無時無刻不繃緊了自己,連半點休息的時間也無。

身負重傷又得不到調息修整,反而要打起全副心神來應對隨時可能到來的攻擊,這樣的步千帆能堅持多久?

身體正慢慢變得虛弱,尤其是中箭的部位那滴滴噠噠不斷冒出血珠的傷口,更是在將步千帆的力量連同生命不停的抽走。

奈何心裡清楚傷口不處理不行,步千帆卻不敢騰出手去處理,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稍有鬆懈,對方的利箭會立刻攻擊自己,將自己一擊斃命。

這樣等待下去不是辦法,我耗不起。

安廣廈為什麼還不來?

我要撐不住了。

當眼皮都開始變得沉重的那一刻,步千帆知道自己再不能坐以待斃。那安廣廈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要麼就是他被什麼事情纏住了,要麼就是他根本沒有救自己的打算。

上京城來的這些傢伙一個都靠不住,平時在我那作威作福,我還得小心伺候,關鍵時刻只顧自己的事,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真不是東西。

心中狠狠的咒罵著安廣廈的不靠譜,步千帆卻不得不面對現實——孤立無援的他要如何擺脫當前的困境。

「啊……」

又一聲慘叫響起,步千帆聽得眼角直抽。

這一次喪命於花榮箭下的人是他所帶的最後一位下屬,也就是說,步千帆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連個幫手都沒有。

在這位於地下千米的地宮內,他當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難道我步千帆今日要命喪於此?

不!

我不接受!

步千帆奮起餘力,靈能於雙腿爆發,他咬牙閉眼,帶著最後搏一把的想法朝地宮內衝去。

城外那不知名的弓手太過厲害,往外沖完全是送死,倒不如沖入地宮內或許還可以逃得一命。

生死關頭步千帆的頭腦無比清醒,他知道往城外跑是死路一條,單是花榮那一關他就過不了,更別說還有白羽在虎視眈眈。而地宮內由於建築眾多,反倒不利於對方的發揮。

要是讓他逃離白羽的視線,等他治傷止血,憑他的經驗說不定還能反殺一波。

不過想要逃命甚至是反殺,步千帆首先得解決一個難題,那就是他能夠擺脫始終在原地踏步的尷尬。

「你運氣還真不錯,居然誤打誤撞破了陷阱。」

身在半空還未落地,步千帆就聽到有人聲傳來,他睜開眼睛,驚喜的發現自己已掠過城門洞,入了地宮內。

這時步千帆才恍然,原來要入地宮還得閉眼,之前我們沒能成功是因為姿勢不對。

心念正轉動間,步千帆驟絕頭頂有勁風襲來。

對方明顯是個高手,發動攻擊的時機拿捏得極准,恰好是步千帆舊力已盡,新力未生之時,此時的步千帆除了硬抗之外別無他法。

眼見得自己絕路逢生,哪還能容許功虧一簣。

步千帆體內再度湧出一股新的力量,潛能爆發下的他雙手全力朝上拍去,但聽「嘭」的一聲爆響,對方竟被他擊退。

儘管步千帆也被震得往地上落去,可他心中卻泛起逃出生天的喜悅。

只待腳踏實地,他就能可以利用城中地形逃離。

然而……

嗵!

震耳欲聾的炮聲擊碎了步千帆的希望,那一枚實心的炮彈攜萬鈞之勢撞過來,將步千帆匆忙間撐起的靈能護罩擊了個粉粹,也將他狠狠的砸到了城牆上。

「啊咳咳……」

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步千帆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他的精神開始渙散,雙目變得無神,然後脖子一歪,腿一蹬,沒了呼吸。

來的時候意氣風發,自以為一切盡在掌握,卻不想臨到死了才進了地宮的門。

就這麼死了?

白羽看著胸口被開了個大洞,被砸入城牆后完全沒了呼吸的步千帆,心念轉動間有清脆的槍聲出現。

子彈出膛,直取步千帆眉心。

一層淡淡的金光出現,將子彈擋住,本是沒了呼吸的步千帆雙目圓睜,他高聲怒罵:「無恥小賊,竟連屍體也不放過。」

「看來補刀果然是很有必要啊。」

白羽感慨了一句。

那種感覺自己殺死了敵人,然後就徑直走了,導致對方假死脫身的情節,在白羽和步千帆之間看來是不會上演了。

死亡的陰影籠罩在步千帆頭上,之前被他震退的那人再度凌空下擊,他面相如鷂鷹,雙臂粗長,凌空撲擊之勢有如金雕獵食。

他一手扣住步千帆的腦袋,另一隻手同時抓住步千帆的脖子,雙手用力的同時雙腳也恰好踏在步千帆雙肩上。

由於被城牆抵死了騰挪的空間,步千帆根本無法閃避,這位步州城主只覺脖子劇痛,最後的視線是一具貼在城牆上鮮血噴出數米高的無頭屍體。

頭都沒了,如果到這種程度你還能詐死脫身那我也認了。

白羽吩咐殺死步千帆那人:「搜一下他們的身,小心點。」

那人丟開步千帆的首級,取出背後的鐵槍,應了一句:「李應遵命。」

之後就快步上前,隔得遠遠的挑開步千帆等人的衣物,開始了摸屍大業。

而白羽已經將目光轉向了地宮內城。

此時的地宮內城正在上演恐怖……不,是殭屍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這次穿越我是拒絕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這次穿越我是拒絕的目錄 這次穿越我是拒絕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章 殞命

8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