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58章

因為江雲菲無緣無故的找茬,程依珺將自己喝醉,高明軒知道實情后,一整晚都深陷在自責中。他也意識到,一味的忽視江雲菲,不能解決問題。

今日清早,高明軒去往公司前,特意給江雲菲打了一通電話,約她見面,決心把所有的事情講清楚。

現下,高明軒坐在距離公司最近的一家高檔早餐店內,等候江雲菲的到來。他在腦海中回想起,中學時代與江雲菲的相識,高中時代與江雲菲的相交,大學時代與江雲菲的相戀。

仔細回憶這兩天,在工作上與江雲菲的接觸,高明軒了解到江雲菲乾淨利落的行事風格,對江雲菲的性格,倒有些捉摸不透。

不等高明軒從回憶中緩過神來,江雲菲已經到達,懷揣著略微的不安,坐在了高明軒的對面。她盯著高明軒觀看好半晌兒,見高明軒沒有任何反應,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事情,可以讓高明軒想得這般入神。

為了不引起高明軒更多的反感,江雲菲冷靜的開口:「高總,既約我過來,想必是有重要事情,找我詳談。便開門見山的直言,用不著浪費時間,在腦子裡思考該如何開口。」

被一言點醒,高明軒瞬間回神看著江雲菲道:「江總,我只想通知你,離我妻子遠一點。我們之間的恩怨,沒有必要把她牽扯進來。」

「喲!昨晚,是喝多了,回家找你哭訴了吧!若不然,你也不會一大早,就像吃了槍葯似的,找我算賬。」江雲菲滿臉的無所謂,讓高明軒怒意漸生。

高明軒仍是鎮定道:「江雲菲,我願意好生與你說話,已經是極限了。你若繼續這樣,我會告知林氏總裁,讓他換一個代表過來,與我們洽談合作的事情。」

江雲菲被拿捏住短處,高傲的氣焰冷下幾分,神態平靜的道:「高總,我只是去確認一下,你的妻子,對你的愛戀程度,僅此而已。你著實,不必要這般小題大做。」

「我們之間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操心,僅此一次。若讓我知道有下次,就會讓林總裁,把你調回去。」高明軒起身就要離開桌子。

江雲菲苦笑一下道:「怎麼,連坐下來,陪我吃頓早飯,都不樂意嗎?」

「很抱歉,我出門前,已經在家裡吃過早飯。而且,我還有許多公事要處理,恕我不能作陪!」高明軒拿起手提電腦包,就離開了餐廳。

江雲菲交握的雙手使勁互捏,稍帶淚意的眼中透露出,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苦澀。她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情緒,喚來服務員點餐。

向著公司走去的高明軒心頭始終圍繞著,一種濃厚的不祥之感,想到與程依珺的婚期越發接近,竟沒有一絲踏實的感覺。他輕笑一聲,把這種現狀歸結於婚前焦躁,安撫好情緒,加快去往公司的步伐。

同時,在家中起得較晚的程依珺坐在餐桌前,看著高母端到自己面前的醒酒湯,心中越發覺得過意不去。

高母早已成了人精,哪裡看不出程依珺的不自在,她特意溫柔的開口:「依珺,以後在外面聚會,不要把自己喝的爛醉如泥。幸虧,是和同事一起,若是不小心落單,就會置自己於險境中。你們都是成年人,我嘮叨多了,你們肯定不喜歡。但看見你們不懂得節制,我實在忍不住,想要提醒你們。」

「媽,我不會嫌棄您的嘮叨,我非常的喜歡。和明軒正式交往後,我在您身上感受到,久違的母愛,我非常的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關愛。」程依珺端起碗,對著冒著熱氣的醒酒湯吹了吹,感覺到溫度可以入口,慢慢的喝著。

高母愈發滿意程依珺,真心覺得高明軒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事情,就是娶了通情達理的程依珺。她望著程依珺的眼神中,透露出更多的慈愛,讓坐在旁邊的高敏宸生出一絲醋意。

程依珺把喝的見底的碗放在桌上,端著高母盛好的粥,配著清淡小菜,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高母確認程依珺沒有異常,把視線移到高敏宸身上道:「小宸,不要老是呆在家裡,今天陪著我和依珺,去酒店看看婚禮的場地,酒席的菜式。再去婚紗店,選擇婚紗的款式,還要選擇一家口碑和服務,都不錯的婚慶公司。」

「媽,我真的沒有時間,來到上海快十天了,網店那邊的事情堆積了不少。我還要忙著審查客戶給出差評的原因,安撫客戶的情緒,針對客戶給出的意見,進行相對應的整改。你們吃了好,就去忙,碗我來洗。」高敏宸擔憂高母不樂意,諂媚的笑著,討好高母。

高母忽視高敏宸的意見,堅持自己的意見:「小宸,我是擔心,你長期呆在家裡,思想跟不上社會的節奏。到時候,都不知道怎麼和人交談了,你今天必須跟我出門。否則,我把網線拔掉,讓你什麼也做不成。」

「媽,不帶這樣霸道的!」高敏宸看到高母逐漸顯露出不悅,不敢繼續提出質疑或反駁,只能順從的點頭。

程依珺倒是想要為高敏宸說幾句,但礙於高母的權威,識時務的選擇無視這場小矛盾。

另一邊,呆在醫院中的苗心依卻是百般的無聊,本來有許文曜作陪,可以向許文曜請教一些學習上面的事情。

兩人相談正歡時,許文曜忽然接到同寢室哥們的微信傳召,當著苗心依的面接受幫忙的請求,對苗心依連連道歉,頭也不回的離開病房。

此刻,只剩下苗心依一人,眼神空洞無光的對著,播放言情喜劇的電視機發獃。

周宏睿過來探視時,苗心依已經魂游天外,還沒有回過神來。他深感好笑的看了眼苗心依,把手中橙色的鬱金香,放入到事先讓人送過來的花瓶中。

聽著花瓶底部落於床頭柜上,發出的輕微聲響,苗心依的思緒漸漸回籠。她聞到鬱金香的味道,鬱悶的心情稍稍好轉,樂呵呵的看著坐在床邊椅子上的周宏睿。

「你身為總經理,應該有一大堆公務要處理,才對啊!這麼勤快的到醫院探望我,不會影響到,你賺錢嗎?」苗心依一派輕鬆的開著玩笑。

周宏睿微勾嘴角道:「我若每件事情,去親力親為,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夠自己用。我剛在附近,談攏一筆業務,順道過來看看你。事實證明,幸虧我來了,你不至於無聊到仰天長嘆。」

「文曜學長,原本實在這裡陪著我,但臨時有事兒,離開了。無聊倒是其次,我就是擔心,自己落下的課程,該怎麼補回來。把希望放在詩雨身上,非常不靠譜,她每次考試都指望著我。」苗心依微蹙眉頭。

周宏睿輕笑著搖頭道:「你還真是奇葩,通常生病的人,知道可以不用上課,都非常開心。到了你這裡,卻反過來了。難怪,我昨晚被李教授喊去下棋時,他一個勁兒的誇讚你聰明好學。」

苗心依的興緻被勾出來,神采奕奕的看著周宏睿道:「你怎麼,會認識李教授,難不成,你也是復旦大學畢業生?那麼,你是哪一屆畢業的?」

「一七年復旦經濟學畢業,我學習成績不是很好,在學校中沒有多大的名氣。加上,我不是住校生,便沒有和學校的同學,有過多的來往。反倒是,有一日,下了李教授的課,百般無聊的坐在教室里下圍棋打發時間。李教授以為我在玩遊戲,便好心的站立到我身邊,想要提醒我不要沉迷於網游中。結果,發現我下圍棋的段位還可以,就時常喊我去切磋棋藝。一來二去,我和李教授就相識了,那年文學期末考試,我領先成績向來佔據榜首的沈玉傑幾分,就被同是上李教授文學課的同學質疑我作弊。現在,每每想起來這件事情,我都覺得好搞笑。」周宏睿盡顯優雅的姿態,讓苗心依不自覺看呆幾分。

迅速回過神來,苗心依略微詫異道:「當時,同學們不知道你的身份嗎?若與你同屆的畢業生中,有些人進入到你家公司工作,知曉你的身份,恐怕悔得腸子都要青了。」

「確實,有那麼幾個,進入到周氏集團上班。在成為正式員工,當年的年終酒會上看到我,震驚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還戰戰兢兢的討好我,說讓我不要計較當初,他們懷疑我文學考試,是否作弊的事情。我當時,看著他們,覺得非常的陌生,壓根就記不起,他們是這起校園輿論事件的締造者。但為了小小的作弄他們,我故意板著臉,對他們說,周氏是看中個人工作實力的企業,不會為了一些不起眼的事情,隨意找一個好員工的麻煩。結果,年後他們幾人來上班,都加倍幹活,主動要求加班,還被部門主管評選為秀員工。我聽到這個信息,感覺非常好笑,覺得他們真的好單純。」周宏睿笑得激動,竟拍打一下自己的大腿。

苗心依沒想到自己的隨口一說,竟然會猜中事實,她乾笑著道:「宏睿,人家那不叫單純,是害怕丟掉飯碗吧!畢竟,這個社會的競爭力,實在太強大了。丟掉一份好的工作,想要再找一份稱心如意的,可不容易。你們大老闆,是不可能會理解,我們底層人物拚命掙扎,靠著微薄的工資,養家糊口的狀況。」

周宏睿收斂住笑容,神態嚴肅的道:「心依,你的觀點,恰好錯誤。我身為大公司的決策人,比起靠著薪水過日子的員工,所要承受的壓力,是你難以想象的。我正式讀高一時,每年節假日、寒暑假開始,就進入到公司當學生工,熟悉公司的運轉流程。從大一開始,就正式進入公司,成為一名小職員。因為要上課的緣故,我不可能隨時呆在公司,我父親就給我定下規矩,但凡是我負責的分內事情,能夠拖延的,就合理安排時間完成。不能夠拖的,必須在公司員工上班前完成,大學整整四年,我沒有得到過一整天休息的待遇。偶爾有空閑,還被李教授喊去切磋棋藝,大學期間,我最大的願望是,快點畢業。經過四年的歷練,我進入到公司,我父親給我下達的任務,便是讓我去搞定一個,超級不好對付的客戶。為了不讓父親失望,我發揮了二十四小時盯人的政策,軟磨硬泡了半個月,才把他成功拿下。從那以後,我父親就正式任命我為董事長助理,時常讓我處理一些難搞的業務。一年以後,我取得了父親認可的成績,父親才讓我擔任總經理的職務。直到現在,每次接手大項目,出差和客戶商談合約,我都希望帶給公司更多的利益。這樣,才可以養活公司上下幾千個員工,員工做錯事情,大不了被批評幾句。而我們,若是不小心做錯了,公司虧損是小,發不出員工薪水,進而,節源開流裁員才是大。」

這一刻,苗心依徹底體會到位置越高、責任越大的意義,便沒有隨意發表言論,靜心看著周宏睿,傾聽他的說辭。

周宏睿也不願繼續談及,這些凝重的話題,改口詢問苗心依校園內,現在有哪些趣聞,來活躍當前氣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追尋幸福的定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追尋幸福的定義目錄 追尋幸福的定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

7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