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林久之

第261章 林久之

千葉宗所在地佔地寬廣但也偏僻,畢竟這麼大一塊地方只允許千葉宗人員以及其他得到授權的人進出,若是不偏僻一點,要繞過去需要繞很遠。

其實或者可以說,因為千葉宗在這裡,所以周圍都沒有很強大的力量,才導致這裡變得比較偏僻。

千葉城出了東門,往東再走近百里就是千葉宗的山門了。

前幾章說過,千葉宗與千葉城最短的距離是七十里,但是千葉宗的山門與千葉城東門距離不止七十里。

千葉宗也並不只有一個山門,只是對外展示的山門就是這個,常用的還有一個在東邊。

一般來講,千葉宗的弟子進出都要從兩處山門之一進出,其它地方進出的難度可謂是極難的,很不方便。但很多時候弟子偷偷出山門並不會正大光明走,而是沿著那些幾乎就難以下去的地方。

對於這些事情,千葉宗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做出危害宗門的事,這些就算知道了也只是象徵性地一點點處罰。

至於出了山門,那便有四通八達諸多道路,而不必行走近百里去到千葉城。

此處兩邊山峰高聳,預計有三四百米。中間一條相對於行人車馬來說是大道,一直往上通往千葉宗外門區域。此外兩旁還有相對較小的道路,並不傾斜向上,而是平直地通往千葉宗深處。至於這個深處究竟有什麼,不說外界不知道,千葉宗里的絕大多數弟子都不知道。

通往外門的道路與兩旁道路岔開之處,立著巍峨磅礴的「千葉宗」三個大字。兩側邊卻沒有這樣的牌匾,只是兩邊絕壁之上書寫著「禁地」,警醒路過的人。

山門處通常有弟子巡邏,也有弟子守門。就在牌匾的前方不遠處,大家都可以看到一座小茶棚與一間休息室。這兩間房子乃是一名已經是頭髮花白的老人的。這個老人有多大的年齡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道這個老人似乎根本沒有修為,好像是宗內某位大人物的窮親戚之類的。因此,即便此人沒有修為,所有人背地裡都看不起他,但是表面上還得恭敬。

此時這位老人正在茶棚里泡茶,茶葉是在這附近不屬於千葉宗的本盤的地方種的摘的。

在明面上,這位老人是山門守衛,而且所有守山門的暫時都歸他管,就是巡邏弟子巡邏到這裡也要聽這位老人的話。

老人的名字,喚作林久之,人稱林老。

林老泡著茶,守門的三名弟子每站半個時辰就會在茶鋪飲茶。對於守門弟子來說,茶水免費。而對於過路的人以及進出山門的千葉宗弟子來說,茶水也不便宜,比起一些沒有特殊效果的極品茶還要貴些許。

但是作為千葉宗山門的標緻,到了千葉宗安全就有了保障,就像是到了家一樣,因此許多弟子也會不吝惜貢獻點來購買一杯茶水喝。出門的弟子也一樣,很多出遠門會圖個吉利,在這山門前買一杯茶水喝。

今日這林久之泡著茶也是準備著做些生意,畢竟明日是外門弟子入門考核,這一天也做不了生意。

然而日已近半高空,林久之並沒有賣出多少份茶。

林久之望著遠處,似乎在等待客人的到來,等待著出去的人在此買一杯茶。

終於,林久之望見了煙塵滾滾,有人來了。

很快,三個人風塵僕僕地跑了過來。待林久之看清時,正是向千熏,劉化其,肖越越三人。

「林老,來三杯茶。這千葉城與千葉宗還挺遠的嘛!」滿臉大汗的劉化其嚷嚷著說道。

「劉師弟,你也太嬌脆了吧,這才百里路程居然就累成這樣。」向千熏此時心緒已經恢復平常,打趣道。

「那跟師兄肯定不能比,我們兩個畢竟才是外門弟子。」肖越越打圓場說道。

說著,三個人坐了下來。

林久之也沒有閑著,倒了三大盅茶出來,說道:「茶來了。你們三個小傢伙,又是偷偷溜出去的吧!」

向千熏沒有否認,大大方方說道:「林老明鑒。我師父她管得嚴,沒辦法,只好偷偷溜下來。而他們兩個出山門的機會都用掉了,因此就只有偷偷溜出來了。」

林久之也坐在了那一桌,自斟自飲了一口,說道:「我就說嘛,之前並沒有見得你們出去如今回來那肯定是偷偷溜出去的。別看我老了,可是這記性好著呢!」

「是,是!」三人一邊大口喝茶,一邊應聲。也不知道是真的贊同還是應付。

「明天又要收攤咯,可惜又一天賺不到錢咯!」林久之有意無意地感嘆道。

而這勾起了劉化其的好奇心,忍不住問道:「林老,為什麼每年招人的時候都不能在這裡擺攤,這裡不是已經不在千葉宗範圍了嗎?宗主他們管的那麼遠嗎?」

林久之再給自己斟了一口茶,說道:「這裡不算是千葉宗的領地,還是歸千葉宗管轄的。而且就算這裡不歸千葉宗管,可我這個老頭歸千葉宗管啊。別忘了,我也是千葉宗的外門弟子,說起來你們兩個還得叫我師兄呢。」

「不是,林老,我的意思是宗主或者說那些長老為什麼就不讓您在招弟子的時候擺攤呢?這也不妨礙啊。」劉化其補充問道。

林久之笑眯眯說道:「不妨礙,我也認為不妨礙。可是他們非要說會妨礙,那我有什麼辦法。至於妨礙什麼,他們說,那些想要入門的優秀弟子,見到這山門前還有一個擺攤的,就會認為這裡不好而走了。」

「啊這……」劉化其瞬間感覺無話可說了。

向千熏此時起身道:「好了,劉老,我們該回去了。待會要是師父問起來,您可以定要替我圓一下啊!謝謝劉老了。」

向千熏說完就趕緊跑去,另外二人也趕緊跟上。至於與守山門的那三位弟子,則是沒有打招呼。那三位弟子倒是對向千熏打了招呼,向千熏只是簡單的回了一句。

「這些個孩子……」林久之望著三人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便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的表情。

林久之往後望去,有一人正好出現在茶棚。

守衛山門的三個弟子見到有人到了茶棚,正在估計著又是哪一位弟子出任務回來了或者是偷溜出去回來了,卻根本沒有注意到林久之難看的臉色。

當然,距離這麼遠,而且林久之背對著他們,他們自然難以察覺。

而出現在茶棚的人,正是雪致知,如今的身份喚作何倩!

「林老!」「何倩」拱手施禮道。

「你是哪年入我千葉宗的弟子,我怎麼不太記得你了。不過也是,每年招這麼多人,我一個老人家哪能記得這麼多。」林久之又換上了一副輕鬆的表情,而內心深處卻一點也不平靜。

「今年。」「何倩」就坐到了之前向千熏坐的位置上,平淡說道。

「今年?」林久之顯得有些疑惑問道。

「沒錯,今年。林老你不是有非比尋常的記憶力嗎?怎麼?之前沒見過我這件事都記不得了?」「何倩」反問道。

林久之故意嘆了口氣道:「唉,人老了就是人老了,記憶力都遠不及從前了。」

「何倩」取過林久之的茶壺,給自己灌了一杯茶,說道:「您不老,才三百歲而已。對於一位大宗師來說,三百歲算老嗎?」

這下林久之徹底震驚了,茶杯都失手跌落在地。只是畢竟是三百多歲的人了,這點失態也就是瞬間的事,很快面色恢復平靜,表面不動聲色。

然而,林久之沒開口,雪致知就聽到了林久之的話語:「你就這麼說出來,不怕我殺了你嗎?」

「何倩」這才有些慌亂,責備自己有些衝動,不過也不久就恢復平靜,說道:「既然林老說開了,那肯定不會動手了。而且我在您眼裡,那根本就構不成威脅好吧!」

林久之語氣鄭重說道:「就憑你沒有弟子令牌,沒有人帶領,就能夠走到這裡來,那你就有威脅了。」

「何倩」不為所動,只是輕輕說道:「我想千葉宗應該不至於這麼小氣吧!否則怎麼能在直隸這種以家族關係為重的地方開創出這般大一家宗門。而且你一個三百歲的老頭了,還跟我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一般見識合適嗎?」

林久之想了想,說道:「確實不合適!好吧,有些話下一章再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邪性天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邪性天心 邪性天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1章 林久之

8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