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第695章

但此時,房子內外都是寂靜的,彷彿每個人都被勒死了,喘不過氣來。

這是個可怕的場面!

四大騎手都以其強大的體力和近戰力量而聞名,其中包雲峰是一位柔韌、爆發力強的運動員。除了七脈基礎可以穩定他的頭,他幾乎是無敵的基礎建設的六脈。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相信寶雲峰會被四脈弔死,近距離地被絞死,整個身體也不會死!

沒有人相信,在宣田城,有人敢傷害鮑雲峰的生命。

出什麼事了!

鮑雲峰死了沒關係。由於其他三個騎手的殘酷暴政,我擔心許多無辜的僧侶將被牽連在內。

在二樓,白襯衫男孩把小扇子收起來,突然問:「梁波,這個人。」你覺得呢?「

「近戰是非常強大的,射擊非常火熱,殺死決定。」

梁波咕噥道:「然而,這個兒子不知道怎麼忍受,表現得太魯莽了,快樂是快樂的,但是他和四大騎手之間沒有迴旋餘地,這是毫無疑問的死亡。」

「我對他感興趣」白襯衫男孩微笑著說。

梁波皺著眉頭問道:「兒子要招這個人嗎?」

「考慮到這一點」那個白襯衫男孩點點頭。

梁波說:「如果我們在這個時候招募他,那就等於冒犯了四大騎手。這太不合理了。」我們進入古代戰場是為了丹池宗族的遺骸,我們不應該對抗這樣強大的敵人。「

過了一會,梁波說:「現在六里宮、地上邪教等主要勢力徘徊在宣田市,估計都是為丹池宗族的廢墟而來,與六里宮和地邪教育相比,我們缺乏最高的主人,優勢很小,兒子應該小心啊。」

「頂級大師?」

白襯衫男孩笑了,漂亮的眼睛轉過來,落在房子里的綠襯衫和尚身上,抬起頭說:「好吧,不是嗎?」

「他?」

梁波也笑著說:「雖然年紀大了,但還沒有到老眼睛頭暈的地步。」這個人的近戰力量很強,但他不是高手,是嗎?「

那個白襯衫男孩一言不發地笑了。

……

在房子里。

蘇秦一條巨蟒纏在身上掛著鮑雲峰,一件綠襯衫染成了猩紅色,站在血泊中,整個人氣喘吁吁,眼睛像把刀,散開了兇猛的殺人機器!

「殺了!」

在鮑雲峰數以百計的亡命之徒死後,不但沒有退卻,反而有一聲吼叫,開著一匹強壯的馬,手裡拿著一把冰冷的砍刀,衝去殺了蘇秦!

這就是不法之徒,每個人都是不擇手段的主人。

這些歹徒身體下的強馬也是精神惡魔,他們建造了基本的土地,鮮紅的眼睛,驚人的力量,如果他們擊中和尚,他們就足以把他們拆散!

數以百計的鐵騎而來,塵土滾滾,聲音駭人聽聞。

對於在場的每一個人來說,面對這場戰鬥,我們應該第一次避開它的邊緣,以免被數以百計的鐵騎手殲滅,踩進肉泥里。

但蘇琴並沒有退縮,眼睛明亮,帶著鮮血,身體里有一波海潮,夾在滾滾的雷聲中,雄偉壯觀。

血液在流動,力量在飆升!

「砰!」

蘇秦呼了口氣,伸出一對巨掌,直接按在兩匹強馬的頭上,猛然相撞。

袖子瞬間爆裂,露出兩隻結實的手臂,肌肉綁在一起一英寸,像鋼水澆鑄,充滿爆發力的感覺!?

強壯的馬跑起來的衝擊有多大?

更不用說修理工,即使是叢林中的其他怪物,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敢與其正面搖動。

然而,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這兩匹兇猛的馬卻被蘇秦的兩隻肉掌擠到了原地,很難進去!

蘇琴的腳,深深地埋在泥土裡,像一位古老的神一樣站在原地,眼睛清澈,堅定而一動不動!

那兩個騎著馬的歹徒被抓了起來,一下子就被抬走了。

小胖子和石堅拿著一把巨大的斧頭,手裡拿著一根鐵棒。當兩個人在半空中暈眩翻騰時,有一個人很容易導致兩個人的生命。

兩匹強壯的馬承受不了這兩股力量的衝擊,身體的肌肉和骨頭都斷了,血肉之軀爆發了,哀傷了,當場橫穿了身體。

後面的鐵騎不起來,一個接一個地倒在地上,一片狼藉。

前面有一匹強壯的馬朝蘇秦的胸膛跑去。

「嘿!」

蘇琴冷笑,走上前一步,跪在頂上,整個人也像一匹強壯的馬,撞過去了!

砰!

這匹高大強壯的妖魔強馬,竟被一個看似矮小的氏族撞飛,身體爆裂,成了一團血霧。

「呵!」

這時,夜靈的前肢低垂,頭下垂,擺出咄咄逼人的姿勢,突然張嘴,喉嚨深處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

原來還在戰意滾滾,殺鬼強馬,嚇得腿肚子軟,眼睛深處閃爍著無盡的恐懼。

這些惡魔不認識暗夜精靈。

但是對於這咆哮,他們有一種恐懼,來自血的源頭,靈魂的深處,深深的根!

一些強壯的馬渾身發抖,跪在地上,大便大小便,都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一些強壯的馬似乎突然瘋了,把僧侶扔在他們的背上,然後從人群中跳開,跑得很遠,非常快。

轉眼間,數以百計的不法分子陷入了混亂之中。

看著人群的僧侶們看上去駭人聽聞,他們看著夜色的眼睛也漸漸變了。

他們躲開了,但是就在夜空中,他們也感到心悸,幾乎轉身就跑掉了。

蘇琴掌心拍打著儲藏袋,在身體前出現了整整十八把飛劍。

嗡嗡作響!

十八把飛劍的劍身同時顫抖,劍聲清清楚楚,劍身的精神不斷地活躍閃爍。

「啊!」

「最好的飛劍,都是最好的飛劍!」

「我不知道當他把這十八把劍湊在一起時,他殺了多少人。」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恐慌。

在二樓,白襯衫男孩和梁波同時發出輕微的哭聲。

梁波皺起眉頭,看上去很奇怪,搖搖頭說:「不,這十八把飛劍的長度、寬度、身軀都是一樣的,劍上的線條都是一樣的,好像不是放在一起的,但好像是打磨的手。」

「不出所料,他應該是個劍客。」白襯衫男孩突然說。

白襯衫兒子的聲音沒有掉下來,在房子里,蘇琴的雙手揮動著,18把飛劍在虛擬的空氣中縱橫交錯,留下了劍魂,揮之不去。

哇!

線條的光芒綻放,照亮了夜空的一半!

十八把飛劍聚集在一起,刀尖向外統一,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劍形圓盤,像一輪熾熱的太陽,綻放著十八把劍,熊熊奪目,鋒利而執著!

蠟燭閃耀在劍上!

「走!」

蘇秦指出。

劍形圓盤直接衝進人群,在數以百計的歹徒之間盤旋徘徊,來回穿梭,永無止境的劍盛開,血霧湧出,截肢手臂飛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雷霆仙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雷霆仙帝目錄 雷霆仙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5章

9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