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三十九章 自己找去吧

第兩百三十九章 自己找去吧

「疼嗎?疼就叫出來吧。」

公孫和泰在這瓶五毒散里,添加了五種痛感最強烈的劇毒。

普通人服用一種,就會痛得死去活來。

秦飛雨一下子吃了五種,竟然從頭到尾一聲沒吭。

真是的,沒有聽到那丫頭的慘叫,一點都不痛快!

公孫和泰上前掰開秦飛雨緊咬在一起的嘴。

她的下嘴唇已經被她自己咬出血來了,渾身的肌肉緊繃,手腳也開始發冷變硬。

要是再不給她服用解藥的話,她可能分分鐘就要咽氣了。

公孫和泰自懷中摸出一隻白色的小瓷瓶,倒出一粒藥丸送進秦飛雨嘴裡。

秦飛雨一直緊緊的咬著牙關。

這是她下意識的自我防禦方式,但因為她的下頜骨被人捏碎了,所以公孫和泰一掰就掰開了。

藥丸順著食道滑入腹中,糾纏在五臟六腑間的痛苦逐漸散去。

分散的意識重新歸攏,模糊的視線再度清晰。

秦飛雨撐開沉重的眼皮,第一個展現在她面前的,就是公孫和泰那張不斷陰笑的臉:「怎麼樣王妃娘娘,說是不說?」

秦飛雨扯了下唇角,一口唾沫噴到他臉上:「我呸!雕蟲小技。就你這點手段,也配跟我討價還價?」

行,還嘴硬是吧?

公孫和泰也不同她吵,彎腰撿起另外一瓶毒藥,打開瓶塞就要往她嘴裡灌。

秦飛雨低頭瞄了一眼,忽然往後一躲:「好,我說!我說……」

這不就得了!

公孫和泰將那瓶毒藥拿在手上,歪頭看著她:「說吧,你到底將那本秘籍藏到哪裡去了。」

秦飛雨深吸口氣,強撐著坐起來,漫不經心對上他的視線:「這麼重要的東西,我當然是一併收進我的嫁妝裡頭了。」

嫁妝?

公孫和泰明顯是不相信她的話,眯起眼睛來,想要從她的眼神當中,看出她說得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可是秦飛雨的目光始終淡淡的,看不出什麼端倪。

最終公孫和泰起身,冷冷笑道:「哼,量你也翻不出什麼花樣。說,你的嫁妝都送到哪裡去了?」

這不廢話嗎?

「當然是送去我的夫家了。」

夫家……

寒王府?

「你耍我啊!」公孫和泰一巴掌將秦飛雨扇翻到草堆上。

還行,這回他換了一邊打,正好兩邊臉蛋一起腫,也算對稱了。

「怎麼,你們都敢當街劫人,只是讓你們溜進寒王府去偷件東西,就不敢了嗎?」秦飛雨嘴角掛著血絲,綻開一個明媚燦爛的笑。

想要秘籍是嗎?

自己找去吧!

公孫和泰一口鬱氣堵在胸口。

信吧,他就得帶人到寒王府裡頭去偷東西,那地方可是龍潭虎穴,站著進去,有可能就得躺著出來。

不信吧……

可萬一秦飛雨說的要是真的呢?

畢竟女子出嫁,一般都是要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當成陪嫁一起帶到夫家去的。

這樣一想,秦飛雨很有可能說的是實話。

「好吧,這次就先放你一馬。」公孫和泰扔下手上那瓶毒藥,起身:「若是你敢騙我,下回,就不只是一瓶五毒散這麼簡單了!」

公孫和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不再久留,如今裹好披風后,便退出了柴房。

秦飛雨望著他消失在門外的背影,心下一陣冷笑。

騙他?

她當然是在騙他了!

那本秘籍對她的確很重要,她也確實想過要不要放進嫁妝裡頭一起帶去寒王府,但她又怕成婚當天搬搬抬抬的,會弄壞了那本秘籍。

畢竟……

那本冊子的年代實在太久遠了,平常秦飛雨隨便翻一翻它,它都會往下掉渣渣。她那位好師父,還曾經拿它墊過屁股。

最後,秦飛雨思來想去,就將那本秘籍暫時交給了溫星闌,請他代為保管。

所以啊,那本秘籍現在根本就不在寒王府,而是在星闌閣。

秦飛雨之所以故意撒謊,將他們騙去寒王府,就是想藉此機會給朱雀他們傳遞消息。

這會兒寒王府應該是里裡外外戒備森嚴的,有任何異動,朱雀肯定會第一時間發現。

只要這些人自投羅網,朱雀就可以趁機抓住他們,然後順藤摸瓜找到這裡來。

如此一來,她逃出去的幾率不就大大增加了嗎?

當然了,目前為止她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後面發生的事情她也沒辦法控制。

如此想著,秦飛雨仰面躺倒,長舒一口氣。

看看窗外,天都快亮了,這個夜晚,真的好漫長啊……

經歷了一整夜折磨的秦飛雨蜷縮在草堆上沉沉睡了過去。

而此時的天京城內,可謂是風聲鶴唳,一派緊張景象。

宮中的禁衛軍佔領了城中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有挎著佩刀穿著鎧甲的士兵巡邏搜捕。

酒樓茶肆裡頭,到處都有人在討論昨天街頭髮生的那件事。

「唉,你們聽說了嗎?昨日寒王殿下迎親,居然有人當街行刺!」

「聽說了聽說了,而且還聽說啊,寒王妃被人抓走了!」

「不止,好像寒王殿下還受傷了。」

「什麼?寒王殿下!那可是咱們全玄清令人聞風喪膽的鬼王呀,他會受傷?」

「可不就是說嘛,也不知道那伙膽大包天的賊人究竟是從那裡來的,居然敢劫寒王殿下的親,真是不要命了!」

「我看那寒王府也戒備森嚴的,也不知道寒王殿下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唉,希望他沒事吧。要不然啊,邊境和平,誰來守衛啊!」

比起百姓們的擔憂,有些人卻對君若寒受傷這件事表現得興奮不已。

「消息屬實?」

六王府書房內,君明凡與秦吟霜正談論詩詞談論的起勁,暗衛的一封密信,一下子勾起了二人的興趣。

「應該屬實,咱們派去寒王府的人說,君若寒被抬回去的時候渾身是血,到如今,滄溟藥師和星闌公子都還守在他的房間里,一步都不曾離開。」

跪在下方的暗衛將自己搜集到的消息,如實的稟報給君明凡聽。

君明凡一拍桌子,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人臉上是掩不住的興奮之意:「太好了!太好了!」

秦吟霜放下手裡的詩書,屈膝一福,輕柔的嗓音如微風般悅耳動聽:「恭喜六殿下,賀喜六殿下,倘若這回,君若寒真的挺不過來,那殿下您,可就少了一個最大的對手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妃絕寵:廢柴嫡女狠囂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妃絕寵:廢柴嫡女狠囂張目錄 醫妃絕寵:廢柴嫡女狠囂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百三十九章 自己找去吧

8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