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人心不足惹人嫌

第412章 人心不足惹人嫌

神京城。

常言道,春去秋來,四時更替,此乃天時變化,人力不可阻擋。

時間剛剛來到十月,神京的天氣已經變得十分寒冷了,呼呼而嘯的北風,無情地席捲著神京的每一個角落,讓人不得的承認,這個冬天來臨了。

天上雲層厚重,黑壓壓的懸浮在天空中,伴隨著北風呼嘯,不管是平民人家,還是富貴人家,都感覺到了寒意。

不過,隨著近幾年神京之中鐵爐子和石炭使用逐漸流行起來,一戶戶人家的屋子中,開始冒著屢屢青煙。

在城北的一處院子中。

「嘶!」

一個男子從外面匆匆走進屋子,倒吸著涼氣,搓著手忍不住說道:「這鬼天氣,說冷就冷了,一點預兆都沒有哩!」

「嗨(語氣詞),當家的回來了!」一個中年女子見自家男人回來了,便趕緊起身迎了上來,笑著說道。

「嗯,回來了!」

男子臉上看不見笑容,反而有些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便大步走到鐵爐子邊上,將自己已經快要凍僵的手放在鐵爐上烘烤。

見他這樣,中年女人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了,隨即冷聲說道:「看來你這次又白跑一趟了,怕不是沒見著趙姨娘吧?」

男子知道自家婆娘的性子,若是自己裝著沒聽見,恐怕一會兒還有好一場鬧的,隨即嘆了一口氣說道:「哎,別說見了,我連榮國府的角門都沒敢靠近,那裡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四五個小廝在哪兒守著。

我又怕鬧僵起來,驚動了寧國府的那位小爺,只能灰溜溜地回來了!」

「呸,我怎麼就嫁了你這麼一個沒出息的,那是你妹妹,就算是不是一個爹生的,還不是一個娘生的?

哦?如今她成了榮國府里的姨奶奶,就不管你這個哥哥的死活了,要不是當初你主動走了賴大的路子,能有她今天的風光和錦衣玉食?

還有那小畜生,若不是他娘給二老爺做了房裡人,寧國府絕後時,老太太能夠讓他去繼續爵位?

我呸,我看啊,一家子都是些忘恩負義的小人,到如今你這個當哥哥的,當舅舅,卻連門都不進,真真是讓人笑掉大牙了!」

中年女子抱怨了許久,見自家男人還是不說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拍在男人身上,怒吼道:「你倒是說句話啊!」

男人被拍了這麼一下,心裡也是氣憤不已,隨即大吼道:「你當老子沒考慮過靠近,但是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那位小爺還能給我們一家好臉色?

還是說你不知道得罪那位小爺的後果,啊?

你看看原來風光無限,前呼後擁的賴大一家,現在還不知道在不在這個世界上呢?

還有二太太身邊,人人都要捧著點的周瑞一家,現在又在什麼地方?」

男人說著說著,臉上不禁閃過一絲后怕,隨後快速消失,又變得有些猙獰,他惡狠狠地看向中年女人,憤怒道:「當初要不是為了給你娘家送銀子,老子犯得著為了那點銀子被人查出來嗎?

後來去了肥皂廠,要不是你慫恿老子,老子能夠為了那點子東西,就做出那樣的事情嗎?

如今倒好,被連累到這城北貧民窟居住了,你還想著讓老子去送死不成?」

男人怒吼結束,氣呼呼地坐在鐵爐子旁邊的凳子上,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從他濃烈的呼吸聲能夠感覺到,他現在處於快要爆發的邊緣。

中年女人見狀,也不敢逼迫太甚,畢竟男人的話,讓她心裡也產生了愧疚感。

「當,當家的,別生氣了,我這不是著急了嘛,眼看著又要到了年關,咱們這個家裡見買年貨的錢都沒有了。

槐哥兒又是個不成器的,整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跟著那群二流子又能有什麼出息?

說起來,這個家要不是有當家的你在,還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呢。」中年女人服軟了,一來她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什麼性子,逼迫太甚了,要真打她一頓也不是不可能的。

二來,她還指望著他能夠去榮國府,見見趙姨娘打打秋風呢!

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被趕出肥皂廠的錢茂兩口子,曾經還慫恿趙姨娘去寧國府找賈環要製冰方子的,後來去了肥皂廠,上下齊手,還想要偷盜秘方,直接被賈環趕出去了。

如今這一家子住在城北貧民窟,一屋子家徒四壁的樣子,看起來過得挺慘的。

鐵爐邊上,錢茂聽了媳婦兒的話,臉色才逐漸好了點,他瓮聲瓮氣地說道:「今日就算了吧,明天我再去看看,要是能夠見到姨奶奶,多的沒有,一二十兩銀子還是可以拿回來的。」

錢茂家的一聽這話,心情頓時就好了一些,這幾年他們一家雖然來了城北貧民窟,可花銷卻是不小的,除了錢茂出去做工賺的錢之外,每年都要在趙姨娘那裡整個幾十兩銀子。

夫妻兩相互看了一眼,就見錢茂家的眼中閃過一絲羨慕嫉妒恨,隨即冷聲道:「說起來還是那小崽子不講孝道仁義,要不是當家的你走了賴大家的路子,他娘豈能給二老爺做房裡人?

這麼大的恩情,說記不得就記不得了,還讓咱們一家躲到這貧民窟里受這罪,活脫脫白眼狼一個。

反倒是趙國基那個二愣子,如今卻成了神京城中數一數二的富庶人家,你是沒瞧見,趙國基家那個出門,現在都是四五個丫鬟小廝跟著,馬車坐著,好不風光呢!」

話語中的酸意,錢茂隔著老遠都能夠聞到。

只不過,對於妻子這話,錢茂沒法接,當初若是他不搞貪污,不想謀奪製冰方子和肥皂方子,現在估計也是受人尊敬的錢員外了。

「哎,造化弄人啊!」

嘆息了一聲,錢茂便沒在說話了。

卻說錢茂夫妻二人說話之際,屋外卻有人將他二人的談話全都給聽走了。

再說寧國府登仙閣,賈環剛剛喝了一盞熱茶,便見守誠走了進來,隨即恭敬行禮問好:「三爺安好!」

抬頭看了一眼守誠,賈環微笑道:「今兒個這麼冷的天,你就穿這麼點衣服,難不成三爺我虧待你了,捨不得給你衣服穿?」

聞言,守誠訕訕的笑了,然後低頭看了自己這一身衣服,確實單薄了一些,說道:「三爺說笑了,三爺對下人只有寬容厚待的,那裡虧待小的了?

只是昨兒個送來的新衣,實在是漂亮,小的有些捨不得穿,再加上小的身體壯火力旺,穿身上這些,也不覺得冷,所以才沒換上的!」

見他一板一眼地回答著,賈環也不準備取笑他了,於是問道:「你一般沒事兒不來三爺跟前的,說罷,今兒來有什麼事兒?」

「回三爺話,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兒,只是今天早上,百鳥的人在榮國府角門處,發現了錢茂,見他鬼鬼祟祟的,又不敢靠近,所以才告訴小的。

小的以為,這錢茂應該是準備去找姨奶奶打秋風的。

雖然不是什麼大事兒,但小的知道,三爺不喜歡錢茂一家,所以還是告訴三爺一聲,取得三爺的意思。

若是三爺不想理會,那小的就放任了,如果三爺想出口之前的氣,那小的有的是辦法整治他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紅樓之榮親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紅樓之榮親王 紅樓之榮親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2章 人心不足惹人嫌

9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