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鐵檻寺靜虛有求(五)

第364章 鐵檻寺靜虛有求(五)

神經城外,鐵檻寺。

這鐵檻寺,原是寧榮二公在世時修建修造,現今還是有香火地畝布施,以備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

其中陰陽兩宅俱已預備妥貼,好為送靈人口寄居,不想如今後輩人口繁盛,其中貧富不一,或性情參商。

有那家業艱難安分的,便住在這裡了,有那尚排場有錢勢的,只說這裡不方便,一定另外或村莊或尼庵尋個下處,為事畢宴退之所。

還未到鐵檻寺門口,就見接靈眾僧早已齊至,不多時,就開始寺中另演佛事,重設香壇。

賈敬的靈柩,停放於偏室之中,由墨鴉這個小道童親自守著。

外面,賈環款待一應親友,也有擾飯的,也有不吃飯而辭的,一應謝過,賓客散完時,已至未末時分。

裡面的堂客,依舊是鳳姐張羅接待,先從顯官誥命散起,也到晌午大錯時方散盡了。

只有幾個親戚是至近的,等做過三日安靈道場方才離去。

邢夫人和王夫人心知鳳姐必不能立刻回去,所以也便就要回榮國府。

二人走時,將賈寶玉也帶回去了,賈母因為身份太高,所以並未前來。

因為族中諸人皆權在鐵檻寺下榻,獨有鳳姐嫌不方便,不說這幾年她也算是錦衣玉食,雖然是來幫忙的,可也難以接受這個鬼地方的清苦。

所以,早在來鐵檻寺前,就派人前來和饅頭庵的姑子凈虛說了,騰出兩間房子來作當做睡覺之用。

說起饅頭庵,原著中也叫水月庵,只因為這廟裡做的饅頭好,就起了這個渾號,距離鐵檻寺不遠,所以當做歇息的地方也算不錯。

傍晚,鳳姐等人到了水月庵,凈虛帶領智善,智能兩個徒弟出來迎接,大家一番見禮后,鳳姐等便入凈室更衣凈手,又見智能兒越髮長高了,模樣兒越發出息了,因說道:「你們師徒怎麼這些日子也不往我們那裡去?「

凈虛道:「可是這幾天都沒工夫,因李老爺府里產了公子,太太送了十兩銀子來這裡,叫請幾位師父念三日《血盆經》,忙的沒個空兒,就沒來請奶奶的安。」

雖然不同於原著,可大體上話都差不多,若是賈環在這裡,恐怕就會感覺到原著的力量了。

靜虛陪著鳳姐,鳳姐也略坐片時,便回至凈室歇息,靜虛相送鳳姐回去。

此時眾婆娘媳婦見無事,都陸續散了,自去歇息,跟前不過幾個心腹常侍小婢。

這時,靜虛有些支支吾吾的,見她這般,鳳姐就問道:「有何事要求到我頭上?」

見鳳姐主動提起,靜虛笑著,便趁機說道:「呀,奶奶還真是火眼金睛,一下就看出了貧尼心事。

是這樣的,我正有一事,要到府里求太太,先請奶奶一個示下。」

因為剛剛才欠下人情,鳳姐便想著若是不難辦,,那就給她辦了也好,就當還人情了,便笑道:「先說來聽聽,我如今也不再榮國府里管事兒了,今兒前來,也只是幫著我家三弟處理敬老爺的後事。

不過,你提之事,若是不難,那我順手也就給你做了,但若是太難,那你就去和太太說,如何?」

靜虛這老尼姑也沒想過鳳姐會拒絕,所以直接笑道:「阿彌陀佛!

只因當日我先在長安縣內善才庵內出家的時候,那時有個施主張大財主,有個女兒小名金哥,那些年,每年都來我廟裡來進香,不曾想,竟然遇見了長安府府太爺的小舅子李衙內。

那李衙內一心看上,要娶金哥,打發人來求親,誰知那金哥已受了原任長安守備的公子的聘定。

張家若退親,又怕守備不依,因此說已有了人家。

誰知李公子執意不依,定要娶他女兒,張家正無計策,兩處為難。

不想守備家聽了此言,也不管青紅皂白,便來作踐辱罵,說一個女兒許幾家,偏不許退定禮,就打官司告狀起來。

那張家急了,只得著人上京來尋門路,賭氣偏要退定禮。

我想如今長安節度雲老爺與府上關係最好,可以求太太與老爺說聲,打發一封書去,求雲老爺和那守備說一聲,不怕那守備不依,若是肯行,張家連傾家孝順也都情願。」

鳳姐聽了,頓時笑道:「這事倒不大,只是太太再不管這樣的事。」

靜虛笑道道:「太太不管,奶奶也可以主張了。」

鳳姐一聽,說笑道:「我也不缺銀子使,也不做這樣的事。」

凈虛聽了,打去妄想,隨後好久,這才嘆息道:「雖如此說,張家已知我來求府里,如今不管這事,張家不知道沒工夫管這事,不希罕他的謝禮,倒像是府里連這點子手段也沒有的一般。」

見靜虛這老尼姑激自己,鳳姐卻一眼看穿,笑道:「這點子事,原也很好解決,榮國府雖然沒有以前的威望了,可也不是什麼人都敢看不起的。」

靜虛一聽這話,還以為鳳姐答應了,當即笑道:「若是在貧尼跟前,就算是使勁也不知道往什麼地方使,但是奶奶跟前,再加一些,也不夠奶奶一發揮的。

只是俗語說,能者多勞,奶奶雖然不管榮國府內務了,可本事卻沒丟掉。

不然敬老爺這般大事,如何會交給奶奶?

只不過,奶奶也要保重金體才是,畢竟貧尼看奶奶這般神色,想來也是因為那環三爺年紀小不管事的緣故。」

鳳姐雖然不看重銀子了,可誰不愛聽奉承?鳳姐越發受用,也不顧勞乏,心想若是能夠幫靜虛解決這事兒,也能還了她的人情。

當即笑道:「你說的這事兒,若是真的,倒也不難解決,不過,我終究只是個女人,如今也沒有管理榮國府的內務,說話未必好使。

不如這樣,我將這事兒告知我家三弟,依著他的本事,定然手到擒來。

你可不知道,別看我家三弟年幼,身上可是承襲著寧國爵位的,而且如今才十四歲,就已經考取了殿試的狀元。」

一聽鳳姐的誇讚,靜虛臉上立刻滿是驚訝,欣喜道:「若是三爺能幫忙解決這事兒,張家說了,願意給三千兩銀子作為答謝。」

「切,三千兩銀子?

別人看著多,可說句張狂的話,這錢在我家三弟眼中,連根毛都不算。

你也別銀子不銀子的,他若是答應,這銀子你就自己消受就好,他若是不答應,你就算將一座金山放在他面前,他連眼皮子都不會抬一下的!」

靜虛一聽,心想不用給銀子就能把事情辦成,更是千恩萬謝道:「哎呀,若是真成了,貧尼定然對奶奶和環三爺感激不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紅樓之榮親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紅樓之榮親王目錄 紅樓之榮親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4章 鐵檻寺靜虛有求(五)

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