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諸聖現身 大戰不斷

第600章 諸聖現身 大戰不斷

那絕美女子聲音雖然冰冷無比,但卻也好聽之極,猶如珠落玉盤,清脆悠揚。

她問道:「元素道友怎麼突然提前出手,跟洪荒聖人爭鬥起來了?」

「寒璃道友有所不知。」

羅睺說道:「元素道友之子先前被洪荒一個鍊氣士所殺,她這才按耐不住,前去索要殺她孩子的鍊氣士報仇。

不過那人乃是通天教主門下後輩,自然不會輕易交出,他們這才欲要一較高下。」

「原來如此。」

女子寒璃輕點臻首,不再言語。

她為人清冷,不苟言笑,少言寡語,既然清楚了事情緣由,也就不再搭理眾人。

另外那個一副行將就木的老者呵呵一笑:「元素道友的脾氣還是這般急躁,其實完全可以等上一段時間,待我們各界大軍聚齊以後再出手也不遲嘛。」

「哼!」

旁邊的不死古樹冷哼一聲:「難道遇事都像你一樣躲著不出?無間,我還以為這一次你又要躲到最後才會出來了呢,沒想到這麼早就來了。」

「呵呵……」

那叫無間的老者也不生氣,笑道:「原本老祖我也沒想這麼早過來,可是元素一路行來動靜太大,驚動了我們,這才過來看一看。」

「最起碼你還光明正大的來了,不像某位,一直躲在暗中作甚,難道還想偷襲我等不成?」

不死古樹說著,龐大的樹身上突然湧現出一道青綠色的光芒,頃刻間就彷彿一道波紋一般,橫掃千萬里虛空。

「嘿嘿嘿……」

綠光過處,一片黑暗浮現而出,從中傳出一陣低沉的笑聲。

隨後那片黑暗化作一道身影。

身影模糊不定,跟他的笑聲一樣,讓人難以分辨雌雄,當然也看不清相貌,就好像隨時都會變化的影子一般,很不起眼,若是一個沒注意,隨時都有可能再次遁入黑暗之中。

「幽影,你既然來了,就不要躲在暗處,鬼鬼祟祟的讓我等心裡不安,若非當初你也曾在盤古手中吃過大虧,我等可不願跟你一起聯手進攻洪荒,不然被你暗算一把,豈不是倒霉!」

說話的並非是將幽影逼出來的不死古樹,而是那個全身上下散發著無盡寒意的絕美女子寒璃。

她說話很直接,絲毫不在意那被稱作幽影的心裡會怎麼想。

幽影嘿嘿笑道:「怎麼會,本座無緣無故偷襲你們作甚?咱們的大敵還是洪荒諸聖,寒璃道友可不要認錯了對手。」

「哼,這種事情你又不是沒做過。」

寒璃冷冰冰的說道:「以後記得離我遠點,你也最好老實一些,若是膽敢趁我不備時下手,小心我跟你不死不休。」

「放心,放心,在沒有拿下洪荒之前,我是不會亂來的,畢竟我也想奪回當年被盤古斬斷的大道本源。」

幽影連忙說道。

只是,他的話顯然可信度不高,其餘眾人根本就沒有當真,畢竟這傢伙以往的時候可有不少劣跡。

不過,這傢伙終究實力強橫,大不了到時候讓他單獨抵抗一位洪荒聖人,只要不讓他接近大家就行。

當下,幾位先天神魔閑聊了幾句,很快又將話題扯到了正在鬥法的通天教主和元素身上。

「這位通天教主的實力之強,還要在我等預估之上。」

無間老祖說道:「也許我們應該重新評估一下洪荒諸聖的實力,再做安排了。」

此言一出,得到其餘幾位先天神魔的贊同。

魔族羅睺見此,連忙說道:「諸位道友也無需過於擔心,通天此時展現出來的實力雖強,但這是藉助陣法之故。

真正全面交戰的時候,我們可沒有必要入他劍陣,大不了避開他的陣法就是,難道通天還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攻入洪荒不成?

只要我們不入他這大陣,他的實力肯定會下降許多,如果是在陣外,以元素道友的強橫實力,未必就會落敗。」

「不錯。」

無間老祖點頭說道:「元素道友雖然性子急了點,但她的道行沒得說,即便老朽自認不凡,但也不得不承認元素道友的道法神通還要勝我一籌。

如果讓她在陣法之外跟通天交手,誰勝誰負猶未可知。

不過,僅僅一個通天教主就有如此厲害的神通,想來其餘幾位聖人也都不是簡單之輩,以老朽愚見,此戰我等還是從長計議的好。」

「從長計議?你該不會計議到最後,又縮回老巢多著去了吧?

無間,我記得在太古鴻蒙之時,你可沒有這麼膽小,怎的現在越活越讓我瞧不起了?」

不死古樹對這老頭顯然有幾分看不上眼,而且他們兩個之間明顯有些仇怨,否則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胆的諷刺對方。

羅睺可不願意讓他們現在就起什麼爭執,如果在攻打下洪荒世界之後,任由這幾個傢伙打生打死他都不會在意,可是在那之前他們之間可不能出亂子。

想到這裡,羅睺笑道:「不死道友無需如此,無間老祖也不用太過擔心,畢竟我們還有幾位沒有趕來。

等真正開戰的時候,我等以多壓少,只要不陷入對方的陣法當中,還是佔了不少便宜的。

何況除了我等之外,我們麾下也都有龐大的勢力,他們雖然對洪荒諸聖沒有什麼威脅,但讓他們進攻洪荒,牽制諸聖的心神還是沒有問題的。

一旦攻破了周天星斗大陣,我們麾下勢力殺入洪荒世界之內,那幾位聖人為了避免洪荒世界不被他們破滅,肯定無心跟我們鬥法,從而心神大亂,以我等這麼多道友一起出手,想來勝過他們應該不難!」

聽他這麼一說,即便跟無間老祖有些不對付的不死古樹也點了點他那龐大的樹冠,表示認同。

「那就好。」

無間老祖笑道:「聽羅睺道友這麼一說,我也就放心了。」

其實,這老者也不是真的膽小之輩,怎麼說也是太古之時誕生於混沌之中的先天神魔,如果膽子真的這麼小的話,他也活不到現在,恐怕早就被某些覬覦他先天之氣的存在生吞活剝了。

他之所以表現的這麼謹慎,主要還是因為當初盤古開天的時候,傷了他的大道本源。

他可沒有不死古樹這般強橫的生機,也不像幽影那般,可以藉助陰暗默默恢復傷勢。

無間老祖因為沒有他們那麼得天獨厚的條件,也就只能緩慢的彌補自己殘缺的大道本源。

這些年來雖然參照他自己所開闢的世界,讓他在道途上另闢蹊徑,進步了不少,但當年所受的大道之傷依舊沒有完全恢復,所以他才會這般謹慎,不願意有絲毫冒進。

不過,一旦攻入洪荒,他就可以想辦法奪回當初被盤古斬斷的大道本源,等彌補了大道之上以後,他的實力絕對會突飛猛進,不遜色於在此的任何一位先天神魔。

他們在這裡一邊商議以後針對洪荒的策略,一邊看著誅仙陣中通天教主跟元素之間的戰鬥。

即便通天教主一張陣法佔據了上風,但元素終究是道行強橫的先天神魔,想要完全取勝,還需要不少的時間。

這場大戰一連持續了數日之久,元素始終都沒有找出誅仙劍陣的破綻,這讓她有些難受。

心高氣傲如她,哪裡肯承認自己不如旁人,即便通天教主的實力已經得到她的承認,但這也只是因為身處劍陣中。

她覺得,如果出了劍陣,他們之間公平一戰的話,自己絕對不會輸於通天教主。

所以,她想退出去了。

戰鬥了這麼長的時間,一直都在被壓著打,讓她很難受。

如果再這麼下去,通天教主的優勢將會更加明顯,如果她一旦沒有防住這些犀利的劍氣,很有可能會讓自己道體受損,這可不是她願意接受的事情。

太古一戰,盤古斬傷了她也就算了,如果再被洪荒世界的後輩傷到自己,那對她來說簡直就是恥辱。

不過,她想退走,也得問問通天教主答不答應。

交戰這麼長時間,通天教主已經取得了完全的上風,哪裡還會任由元素輕易退走。

隨著他一聲輕喝,無窮無盡的誅仙劍氣放入狂風驟雨一般向著元素席捲而去,硬生生攔住了她欲要退走的腳步。

「嗯?」

元素一連闖了三五次,結果都沒有闖出誅仙劍陣,這讓她心中大為震驚,沒想到自己竟然已經被壓制到了這等地步。

羞惱之下,她身上無盡神光爆發,濃郁的先天之氣瀰漫,地水火風各種神通接連不斷浮現,向著四面八方狂轟亂炸一番,試圖大亂通天教主的劍勢,給自己闖出一條退路。

通天教主冷笑一聲,他佔據上風這麼久,劍勢已經佔據絕對的上風,可不是這般胡亂進攻就能攪亂的。

事實上,在他的操縱之下,那億萬道劍氣每一道都完美的受到他的操作,並非是劈出去就不在理會,心之所至,劍氣隨他心意而動,不但斬滅了元素的法術神通,更是斬斷了她所有後退的可能。

「不好!」

遠處,不死古樹大喝一聲:「元素道友被那通天教主誆騙到大陣中,現在又被對方完全佔據了上風,欲退無路,欲走無門。

諸位道友,還請一併出手救出元素,不然萬一元素受傷,會對我等今後的戰事不利。」

「好,大家都不要觀戰了,一起去救元素。」

羅睺也覺得事情出乎了他的預料。

原本只是想讓元素去試探一番洪荒諸聖的實力,沒想到竟然會被通天教主困在陣中,難以脫身。

這要是出了意外,將會徹底打亂他的謀划。

羅睺一邊與其他幾位先天神魔向洪荒遁去,一邊說道「大家出手一定要快,以救出元素為主,只要元素從那陣法中脫身而出,諸位千萬不可戀戰。

此時還有數位道友未至,我等麾下勢力也未曾匯合,並非全面開戰之時。」

「羅睺道友放心,我等曉得輕重緩急。」

無間老祖應道。

在他看來,他們幾位只需要出手攪亂通天教主施法,干擾到誅仙陣的運行,讓裡面的元素趁機遁出這座大陣即可,並不需要徹底打破誅仙陣。

因為,那基本上不可能。

他們身為先天神魔,眼力高明,一眼就看得出無論誅仙四劍,還是誅仙陣圖,都是先天至寶,這等寶物可不是那麼容易損壞的。

何況這幾件至寶還是相輔相成,氣息相互勾連,攻擊其中任何一角,都相當於攻擊全部,想要打破五件至寶組成的大陣,即便他們都是先天神魔,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

更何況,他們還得提防洪荒世界的其他聖人。

這麼多的先天神魔一起向通天教主出手,其他幾位聖人不可能袖手旁觀。

不管他們之間有什麼矛盾,在對待外敵入侵的時候,都會攜手對敵。

所以他們只有一擊之力,倘若一擊不能震動誅仙劍陣,讓這座大陣露出破綻,元素恐怕真得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能從誅仙劍陣中脫身出來了。

她畢竟是頂級的先天神魔,身上有著四種先天大道,法力之強,手段之多,遠超常人想象,真要拼著受到重創的可能,爆發出更強大實力還是有把握逃離的。

只不過這代價可不小,誅仙劍陣威力如此強橫,先天殺機彌天漫地,即便勉強逃離,元素還不知道得修養多少年才能恢復呢。

「嗡……」

一聲輕微的震顫聲傳出,最先出手的是不死古樹。

不僅因為他跟元素之間的關係最好,同樣也因為他出手的動靜最大,動作相對最慢,羅睺幾位等他甩動著一條粗大的數根,帶著毀滅星辰的龐大威力抽向誅仙陣的時候才相繼出手。

幾乎眨眼間,羅睺、寒璃、無間老祖紛紛出手,他們幾位的法術神通或者先天至寶的攻擊就已經來到了誅仙陣前,一股腦的打向誅仙陣。

只要震動的誅仙陣圖不穩,通天教主必然會出現差錯,只要元素腦子不犯渾,就肯定會趁機遁走。

不過,就在他們的攻擊即將打在誅仙陣外的時候,突然,一張太極圖浮現。

這張太極圖陰陽旋轉,遮天蔽日,覆蓋虛空萬里,攔在了誅仙陣前,擋住了幾位先天神魔的法術神通。

不過,太上畢竟只是一人,即便他道行高深,但讓他同時抵擋數位跟他相差不多的先天神魔全力一擊,也有些吃虧。

所以擋住了這一擊之後,太極圖就極速縮小,落入了不知何時已經現身的太上道祖手中。

太上道祖立身在誅仙劍陣前,向幾位先天神魔稽首一禮:「諸位道友請了。」

「原來是太請道友。」

羅睺輕輕一笑,還手一禮。

他雖為魔族始祖,但身上卻是沒有絲毫魔氣顯現,反而好似一個氣質儒雅的中年大叔一般,彬彬有禮。

只不過他身上氣息神秘,隱隱有無盡的誘惑氣息,讓了看了忍不住陷入其中,不可自拔,最終迷失自我,墮入魔道。

「我師弟正在與元素道友切磋道術,諸位胡亂插手,卻是壞了規矩。」

太上神情淡然,語氣冷淡,不喜不怒,不艾不怨,但卻又猶如一座大山,擋在幾位先天神魔前面,讓他們生出難以逾越之感。

羅睺幾人見到太上出現,就知道他們的算盤落了空,事到如今,也只能憑藉另尋良機再救元素了。

而且,聯手諸位先天神魔進攻洪荒乃是羅睺提出的,現在出了意外,他也就理所當然的需要第一個站出來跟太上鬥法。

「太古至今,先天神魔所剩無幾,元素道友可不能有失。」

羅睺一步踏出,來到太上身前,笑道:「既然太清道友執意出手,那就讓本座領教一下太清道友的道術。」

太上道祖點了點頭:「魔祖肆虐洪荒的時候,我等還在閉關修行,沒有遇到魔祖,而今我等道法已成,正要跟魔祖一較高下。」

這兩位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說話間,已經在暗中交手。

羅睺身上無聲無息間就有隱晦的魔氣浮現,以極為詭異的方式襲向太上。

太上頭頂懸起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此塔一出,萬法不沾,無量玄黃功德將太上籠罩在內,讓魔祖的手段化作黑煙。

羅睺嘿嘿一笑,也不在意,大袖一揮,無盡魔氣瀰漫虛空,向著太上殺去。

頃刻間,兩人就斗在了一起。

不死古樹動作不斷,粗大的樹根再次抽向誅仙劍陣,結果卻見虛空伸出一柄三寶玉如意,輕輕一敲,就將不死古樹的樹根打了回去。

隨後就見虛空五彩紛呈,異香浮現,一種尊貴的氣息瀰漫虛空,若隱若現的仙樂聲中,元始天尊的身影緩緩走來。

「道友請了。」

元始天尊微微頷首,手中三寶玉如意上有寶光流轉。

不死古樹瓮聲瓮氣的聲音傳出:「原來是元始天尊,你要跟我比斗一番?」

「早想見識見識先天神魔的手段,爾等既然來了,本座當然不會放過。」

元始天尊神色不變,語氣慢條斯理,透露著無盡威嚴。

「既然如此,那就來吧。」

話落,不死古樹身上樹枝搖動,根須震顫,無數青綠色的靈光浮現,化作各種形態向著元始天尊打去。

「哼!」

元始天尊輕哼一聲,伸手取出盤古幡,輕輕一晃,就有威力驚天的混沌劍氣瀰漫,向著不死古樹那龐大的身軀斬去。

另外一邊,寒璃剛要出手,就見一顆紅繡球向她當頭砸落。

感覺這顆紅繡球的威力非同一般,她也沒有硬接,閃身躲到一邊。

女媧娘娘窈窕的身影從虛空走出,笑吟吟的看向了寒璃:「道友,你的對手是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封神之灶王爺奮鬥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封神之灶王爺奮鬥史目錄 封神之灶王爺奮鬥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0章 諸聖現身 大戰不斷

9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