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遣持節江東辦案,建康疑雲密布(4)

第84章 遣持節江東辦案,建康疑雲密布(4)

徐昭陽這邊開心地對徐翾儀說

「哎,你看,這才是最無聊的事情,奈何我們這些呀只有一個男人,說實話,我挺羨慕當初選進宮裡的其他二十多人的,美其名曰是給陛下選妃子,原來是做了世家富貴美公子的夫人,這得多幸福。」

徐翾儀笑道

「我想起范娘娘說,人呀,生下來,就要做最好的,可是呢,我們這些女人的命運可不好,就像娘娘您,您現在成為了陛下的女人,可是陛下女人多,要是天下間所有的男人都像丞相一家子那樣,只愛一個,那就不用爭,不用吵咯,這樣子,女人才會活得開心嘛。」

突然屋子裡出來了一聲怒吼,只聽見范飛旋大吼道

「你是幹什麼吃的!」

徐昭陽和徐翾儀聽著聲音走到屋子裡,只見婢女給范飛旋包著手臂,擦著葯,范飛旋滿臉通紅,非常生氣,小青跪著,很害怕,一直哀求道

「娘娘饒命,娘娘饒命啊!」

徐昭陽看著小青很害怕,走過來對范飛旋說

「人肯定是會做錯事的,姐姐,你就饒了她吧。」

范飛旋道

「哼,我要叫何內人給我處理這件事情!」

看來范飛旋是不打算繞過小青,這邊何果到場了,何果低著頭,對著范飛旋微微笑著,范飛旋很是輕蔑地看著小青,又對何果說

「宮女刺傷淑妃,該當何罪?」

何果說

「依律,杖十,夾手,面黥字!逐出宮門!」

小青大哭道

「不要,娘娘,饒命吧,饒命吧!」

徐昭陽求情道

「哎呀,姐姐,你別這樣呀,小青再怎麼說都是一直跟著你過來的人,你這樣對待她,太不好了呀!」

范飛旋說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裡是東宮,既然進了東宮,就要講東宮的規矩,何內人,我也不是刁難,既然此刑罰如此殘忍,那,就杖十,趕出范氏府邸,讓她滾去別的地方吧。」

小青被打了十杖,後背被打的血肉模糊,起不來了,她趴在低賤奴僕居住的屋子中,流著淚,想起了范飛旋對她的承諾

「小青,會很痛,或許這是一條不歸路,你在建康,有老父老母,我會讓他們永遠過的幸福,你就放心吧,不要擔憂。」

林傾弦和鐘太后聊著天,這邊聽到何果傳來了個非常令人驚奇的消息,只見何果問她們怎麼處置小青,林傾弦說

「太後娘娘,您看,可見,現在這些女人,比我們還精著呢。」

鐘太后疑問道

「夫人您看見什麼了嗎?」

林傾弦說

「不趕走她,不刺字,不夾手,說是徐娘娘求情,不就是想留下來刺探消息嗎?也好,把這個硬骨頭的奴婢送去周娘娘那,哎,所以說嘛,一個男人幹嘛要娶這麼多老婆,整的跟蟋蟀蟈蟈窩裡斗一樣,一點意思都沒有。」

周玉珠這邊可謂是幸災樂禍,她還不懂范飛旋是要搞什麼,這個陳秀兒過來找到周玉珠還在得意洋洋的說

「這個范氏,別人還說她對老百姓好,這回到宮裡了,果然是狐狸精露了馬腳了,賤人一個!」

周玉珠笑道

「呵呵,我就想看看她能鬧到什麼時候?裝腔作秀對著一批無關緊要的人好,我遲早有一天,要讓她無地自容。」

隔日,小青受到何果的指示,要她去周玉珠那報到。

到了周玉珠這,小青跪下,渾身疼的發抖,周玉珠笑著說

「小青呀,你起來,范氏就是個賤人,她只是愛著權力和地位罷了,入了咱家的門,你就是咱周氏的人了,以後好生伺候我,大大有賞啊!」

小青哭著說

「那個范飛旋,真不是人,叫了宮裡力氣最大的那幾個賤奴,把我打成這樣,我一定要看著她死!」

周玉珠和她的同僚們很開心,現在,周玉珠出手闊綽,把手裡頭的璞玉手環交給了小青,小青接過手環,對周玉珠說

「娘娘,奴婢不敢受此大禮!」

周玉珠說

「胡說八道,戴上了我的手環,你只會一輩子享福,就是這樣。」

張令接起小青說

「我這呀,有上好的傷葯,給你擦擦,別再去想那個賤人了。」

這些天范飛旋吃東西一直沒有胃口,她心情很失落,但是呢,表面上,她還是強顏歡笑的,徐昭陽也有些害怕了,她看著徐翾儀,徐翾儀只是低著頭,不敢看著范飛旋,她們心裡都在想,那個與人為善,有聲有笑的范飛旋,已經變了,變成了一個冷酷無情,兇狠殘酷的女人了。

夜裡,范飛旋久久不能入睡,她閉著眼睛,怎樣也無法忘記小青被打的皮開肉綻的那一刻,她的眼淚正不斷流淌,無論再怎樣,小青背後流出來的血,是無法以眼淚相形容的,有時候,一個人肉體上的疼痛,是讓人難以想象的。

長孫安玄回到了少府了解北方戰局,此時有一個帶著紅纓頭盔的信使過來,這是揚州派來的信使,長孫安玄拆開信件,問信使

「陸青南說了一些什麼嗎?」

信使跪著說

「回丞相,陸青南要求在全國開展人口普查,調查人口流動情況,這件事情,想要請示丞相,得知丞相如何決斷。」

長孫安玄拆開信件,但是人口普查是極其龐大且嚴肅,耗費精力的事情,長孫安玄收起信件,對將領們說

「我要先回行宮,和陛下商量此事。」

長孫安玄回到行宮之後,跪在元承帝的面前,元承帝問長孫安玄

「丞相,人口普查是大事啊,況且,如果此事若是某士族之所為,直接藏匿便可,就算查了出來,又怎樣呢?」

長孫安玄說

「這是手段之一,陛下所見高明,倘若是有人故意而為之,這根本就查不出來。」

光祿大夫盧忠說

「應多從案件細節入手,如果隨隨便便就懷疑......」

左僕射於海田道

「如果隨隨便便懷疑是某方所為,這不就是投鼠忌器了嗎?到時候恐怕沒有任何成效。」

長孫安玄一想到投鼠忌器,自己心裡思緒萬千,但是於海田的做法和想法顯然是站在好的出發點上的,他對元承帝說

「陛下,可先在揚州進行人口普查,調查揚州的人員流動情況,此外,嚴格封鎖揚州,禁止揚州百姓從任何道路,任何小路離開,其他州郡發現,也應該送回。」

元承帝點頭說

「嗯,就這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元承宮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元承宮謀 元承宮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章 遣持節江東辦案,建康疑雲密布(4)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