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兄妹(二)

第161章 兄妹(二)

道士跑了,收走了錢以後,就沒了下文,果真如小楊柳說的那樣,他其實就是個江湖騙子,騙的就是那些啥也不懂,還整天疑神疑鬼的傻子的錢。

楊華一度為自己竟是那眾多傻子中的一員而懊惱了很久,暗暗發誓一定要把那個道士揪出來,讓他償還大家的血汗錢。

懷揣著這樣一份激憤的正義,他在雨將止未止的時候就出發了,離開了村子,與一隊陌生的年輕人擦肩而過。

那隊人里的一個女孩長得很漂亮,白色的肌膚,一頭被雨水打濕的短髮,儘管一臉的喪氣,但還是把楊華看得直愣,想要跑過去搭訕,但又按捺下衝動。

因為他有要事在身,雖然沒有誰要求過他立下承諾,但他就是固執地認為,不把這個該死的道士逮住,就對不起他那幾位失蹤得不明不白的同伴們。

初時,他以為,一個人再怎麼敗壞,也不會敗壞到會利用他人的生命來為自己牟利,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人一旦敗壞起來,其實是可以很不是東西的。

他無心再想,徑直地奔向細雨飄搖的深處,腳步踏過濕潤的泥土地,鬆軟地落下一個接一個的腳印。

石頭微微分神,轉頭去看那個少年的背影,發現路道之寬,除卻他們與那個行色匆匆的少年以外,再無他人。

他的目光忽然有點黯淡。

...

水霧彌散的村子格外寧靜,每家每戶都深鎖在自家的屋房內,春天萌芽的綠樹站立在街道的兩側,無聲地講述著季節的變換,還有時間的流逝。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推至午後,小楊柳趴在窗檯,看著屋檐上的流水滴滴答答地墜落到一個盛水的瓮里,看著街上那一顆顆堅韌的樟樹,然後再看看遠方,目光彷彿具備穿透力地凝視著那些遠在湖邊,隱沒在山林和建築外的柔軟柳枝。

她喜歡看這些動靜分明的事物,覺得就像是在看一本本會自動翻頁的書。

她很喜歡自己的名字,覺得自己的名字就像是一副畫,畫間有山水,有浮雲,有日光,有微漾的雲煙。

還有一位分外遙遠的故人。

空氣清新,泥土濕潤,那一位故人出現在湖的彼端,踏過水麵,一步一步地向她走來,從那模糊的身影來看,他應該是一個男人,高大英俊,眉宇溫和。

他輕聲地對她說,說一些只有他們之間才懂的話。

這一直以來都是她偷偷藏起的秘密,即便是先生,或者是老爹,也未曾當面提起過,但她還是會把這麼一段似夢非夢的想象告訴楊華,雖然那傢伙總是不以為然,問她,是不是看隔壁村那個姓馬,名麗蘇的臭三八寫的那些玩意兒看多了?

這時候,小楊柳就會惡狠狠地瞪那個不懂風情的文盲一眼,氣焰囂張地跟他說,大哥,你這種土鱉就活該沒人要,活該打一輩子光棍,人家馬先生可是我們這一帶所有女生的知音,她寫的每一句話,都是我們心裡頭的話,她寫的幻想,都是我們心裡頭的幻想,你不理解馬先生的作品可以,但你一定要尊重馬老師,馬先生也很努力的好不好?

看著被她說得一愣一愣的楊華,她就會顯得無比的得意洋洋。

然後,再看著明知道說不過自己,只能灰溜溜地逃跑的楊華,她就更是驕傲,少有得贊同私塾先生的說法,認為讀書確實是有用的,至少還能用來欺負一下文盲。

但她卻沒想過,不是每一個文盲都樂意被她欺負,也不是每一個文盲樂意同她將那些呆板不中用的道理。

事實上,往往就是因為不講道理,所以文盲才所以為文盲。

「柳兒,有客官上座嘞,」樓下傳來一聲老邁的吆喝,「爹在後廚里忙活呢,你快下來幫忙,給人客官倒茶!」

那是她父親的聲音,一個馬上就要年過半百的老男人了,上半輩子不知道在村子外面的地方折騰過什麼,總之混混沌沌的。

直到三十好幾才輾轉來到了這裡,認識了她和楊華的母親,轉眼就陷入了愛河,開了一家小小的茶館,生下這一對天天吵鬧,不得消停的兄妹倆。

小時候,楊華總會在吃晚飯的時間裡問他們的父親,年輕的時候到底幹了啥,是不是在像門口畫像里的那個將軍一樣威風,叱吒風雲,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最後因為看淡了江湖,才會退隱到這裡來,像那些老俠客一樣,開一家打聽各路風雲的茶館?

對於過往,老楊總不會選擇正面回答,面對家裡這個混小子的詢問,通常只是淡淡地說一句,食不言寢不語,有飯吃飯,沒飯吃就閉嘴,都說虎門無犬子,假若老子真是將軍,那還能生出你這癟犢子不成?

估計是不能吧。

每聽到這種回答,楊華就會一次又一次地審視自己,發現自己真的就跟村子里的其他孩子沒什麼不同。

大家都一樣,一樣的普通的出身,過著一樣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久而久之,大家好像就會變成同一樣的人,同一樣的面容,同一樣的人生。

就連最後死掉的時候,也會被埋在同一片土地下面。

沒有多少波折,也不會有什麼坎坷,平淡會從他出生開始,一直維持到他生命的盡頭,他覺得這種生活很恐怖,想要找到打破僵局的辦法,可始終都是徒勞。

讀書讀不來,幹活又不出眾,典型的幹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

人稱:「飯桶」。

此前,聽到一對哥們兒講過,湖裡頭可能藏著一筆古代遺留下來的財寶,要不,哥們兒幾個,找天夜裡去湖裡頭探探,看看能不能找著什麼東西,找到那他媽可就發了,天大的一筆錢,一生一世花不完。

但他又沒有勇氣加入哥們兒的探險隊。

一來覺得晚上去那個湖晦氣,找不找得到寶藏還不一定,二來是擔心有可能會惹上什麼髒東西。

他一向對那些鬼鬼怪怪的東西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因為他相信那些玩意兒是存在的,也希望它們是存在的。

結果,他的哥們兒就再沒有回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北境的雪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北境的雪目錄 北境的雪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1章 兄妹(二)

9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