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320:陽謀,就選加里奧!

第322章 320:陽謀,就選加里奧!

「恭喜YM,」米勒看著RNG主水晶破碎,高聲說道,「他們先馳得點拿到夏季賽總決賽第一小局的勝利!」

四面看台上的觀眾看到雙方戰隊選手摘下隔音耳機,穿過舞台趕往休息室,連忙揮動起手中的應援棒為他們加油助威。

還有粉絲大聲嚷嚷著什麼,想要把自己充沛到溢出的情感傳遞給現場的選手,但是被偌大場館的嘈雜噪音覆蓋,根本沒人能夠聽清。

而當本局MVP信息顯示在大屏幕中時,原本雜亂無章的噪音統統消匿,取而代之的是由衷的讚歎聲。

身著黑紅色隊服的林燃左手插袋,右手曲於身前搭在左胸上,身後矗立著一尊龐大無比的正義巨像!

戰績309,參團率100%,團隊承傷佔比43.9%……

「Ran的發揮一如既往的穩定,」米勒感慨道,「這簡直就是加里奧的教學局。」

「無處不在,」記得用四個大痣來評價林燃的表現,「他阻攔了RNG發起的無數次進攻,香鍋和小虎在中期拚命的想要找尋機會為烏茲爭取拖發育的機會,但無一例外全都沒能成功,他們根本無法突破加里奧築成的銅牆鐵壁。」

娃娃也在一旁開口補充,「如果RNG還想在前期利用香鍋來做野區攻勢的話,我覺得這個加里奧值得一個ban位。」

RNG休息室中。

「小虎,你覺得下場這個加里奧還要放嗎?」身穿筆挺西裝的火狐坐在椅子上,眼睛緊緊盯著米德虎。

小虎還在思考,他沒吭聲。

「如果不ban加里奧,我們下一局還拿女警的話會不會不好推進?」烏茲見小虎不說話,眉頭一皺。

這局如果不是加里奧和納爾的雙傳送,他們原本可以藉助8分48秒的炮車線直取YM下路一血塔。

但是雙傳送突如其來的5包3徹底打亂了他們的計劃,加里奧再配合納爾用下路一血塔釣魚,又把他抓死一次。

10分鐘0殺2死還沒拆掉下路防禦塔的女警節奏徹底斷檔。

峽谷先鋒也被YM收入囊中,整場比賽,烏茲女警連三步走的第一步都沒走出去。

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到處亂飛的加里奧。

烏茲如今回到休息室中,滿腦子還是加里奧英雄登場的特效畫面。

他如今表達的意思非常明確:下一局不放加里奧。

麻辣香鍋見小虎一直不吭聲,自己也抿緊嘴唇。

他和米德虎算是老隊友了,幾年搭檔下來對銷戶的性格了如指掌——軟的一塌糊塗,平時是個老好人,但是這種性格在職業比賽中弊大於利。

米德虎很少言辭激烈地反對教練或者隊友的提議,他覺得不好也不會直截了當的說出來,基本就是垮起個批臉不吭聲,隊友和教練只要稍微強硬一些他就從了。

現在明顯就是這種情況。

香鍋開口提出了另一個解決方案,「我覺得上局對這個加里奧的處理有問題,主要是因為前期給的壓力不夠,讓他隨便開大交傳送到處支援。」

香鍋看向小虎,「下局放加里奧,我幫你給壓力讓他動不起來,然後咱們一起包下幫小狗把塔拆了。」

「這方案可以嗎?」火狐看向自家中單,在BP上他還是喜歡賦予隊員極高的自由度,當年帶領樂觀家族時也是這樣。

面色陰鬱的銷戶重重點頭。

看他這臉色,明顯是憋了很久。

香鍋方才重重嘆了一聲。

他這種直來直去的火爆脾氣就不明白小虎為什麼能憋著不吭聲。

有什麼話你就說啊?

你不說我們怎麼明白你在想什麼?

得虧現在隊里有他自己和烏茲兩個能拿主意的,要是等二人退役,銷戶這性格當隊伍老大怕不是沒有隊員會聽他的話。

……

坐在評論席的核心玩家若風對上局比賽發表看法、再對即將進行的第二局比賽進行一番展望,鏡頭便切回解說席。

「歡迎回到北京五棵松體育館!」娃娃朗聲說道,今天坐鎮解說席的他也不用念贊助商廣告,頓時覺得自己作用少了一半,只能儘力去炒熱現場氣氛。

在他的帶動下,本來就熱情似火的北京觀眾歡呼聲愈發熱烈,四周看台上爆發出來聲浪排山倒海般湧向中央舞台的十名選手耳中!

「第二局由YM選擇了藍色方,他們第一個ban位直接給了德瑪西亞皇子!」

火狐看到這一手ban人,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季後賽和常規賽的差距就在於此,戰隊從召喚師峽谷外的BP到峽谷內的具體執行,都在不停的進步。

從戰術反制到被反制,雙方將戰術博弈貫徹到極致。

到最後,比拼的就是戰術儲備以及陣容深度,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老牌強隊儘管在常規賽屢屢翻車,但是一到季後賽和冒泡賽階段就如下山猛虎般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原因。

因為這些強隊的戰術儲備足夠讓他們在BO5淘汰賽中將對手的底牌全部掏空,然後用更豐富的經驗打敗對手。

這局白色月牙的BP明顯就是在進步。

身為絕食流打法的研發者之一,火狐很清楚皇子的重要性。

毫不誇張的講,皇子就是絕食流體系中的T0打野,強度甚至可以碾壓酒桶與豬妹。

因為這英雄在比賽前中後期都能提供不俗作用。

在前期,皇子是當前版本唯一一個能夠在2級做事的打野,蜘蛛、酒桶、豬妹都要等到3級才具備一定的控制與傷害能力。

這一級的時間差給予了麻辣香鍋無限的發揮機會,他可以肆無忌憚的gank或者入侵,因為對面打野絕對不可能打贏他。

上一局如果不是林燃設下了障眼法,麻辣香鍋一旦入侵成功,小天野區估計早早就要被反爛。

而在中後期,皇子在做出【石像鬼石板甲】后可以無腦開團,裝備提供的抗性以及生命值提升配合W【黃金聖盾】的百分比護盾效果,就是一坨噁心人的肉。

兩件套的皇子坦度媲美三件套坦克,對經濟的利用效率奇高無比,堪稱吃草擠奶的典範,完美適配絕食流。

白色月牙顯然意識到這一點,處在Ban位壓力不大的藍色方,他立馬將其封鎖。

火狐先禁用復仇之矛,準備靜觀其變,再看一個ban位。

「YM第二個ban位給了小炮!」米勒略微一思考,「這明顯是在給中單加里奧鋪路啊。」

火狐拿著筆記本在隊員身後轉來轉去,沉思良久還是把蜘蛛女皇送上了ban位。

白色月牙將第一輪最後一個ban位貢獻給了洛,拆掉霞洛組合。

「YM這個BP就是明擺著告訴你——我要拿加里奧,」記得開口說道,「RNG要不要將上局Ran手感火熱的英雄禁用掉啊……」

在休息室中商量好對策的火狐自然不會這樣做,他反過來禁用了雷克塞。

這樣外面剩下的強勢打野就是豬妹和酒桶兩個。

白色月牙將自己選用加里奧的預謀赤裸裸擺在他面前,火狐自然要還以顏色。

你要選加里奧可以,打野位置我可就要先挑了。

白色月牙根本不管他,林燃手正熱,加里奧這種英雄對面敢放他就沒有不選的道理。

「YM毫不猶豫,秒鎖加里奧!」娃娃搖頭嘆氣,「看看RNG能不能在陣容上做出更好的應對吧。」

彈幕對此的反應並不如解說那麼劇烈,有不少觀眾覺得放加里奧也蕪鎖胃,畢竟只是一局的精彩發揮而已,指不定銷戶這局就能重振雄風打回來呢?

「酒桶+風女,RNG同樣拿到了兩個各自位置上的強勢英雄!」

白色月牙補了豬妹和露露兩個英雄,他並沒有急著出ADC,目前除了小炮之外的強勢射手都在外面,RNG第二輪也ban不完;剩下的野輔強勢角色不多,如果不先選的話可能會被火狐予以針對。

「RNG在第一輪最後一選拿到了辛德拉!」記得沉吟兩秒,「RNG覺得上局辛德拉這個選擇沒什麼問題……」

「實際上對線到還好,」娃娃接話,「小虎在前期佔據了一定的補刀和血量優勢,配合香鍋也給Ran造成了一定的麻煩。」

「關鍵在於Ran兩波關鍵的遊走他沒有跟上節奏,導致香鍋在野區送出一血,烏茲也斷掉了自己的發育……」

第二輪Ban人,火狐瞄著YM尚未選出英雄的金貢開刀,納爾+青鋼影兩個偏向單帶又能搭配加里奧進場的英雄全部按掉;而白色月牙也很針對,慎+大蟲子,letme一個都別玩。

雙方都默契的不禁用射手位,因為他們足夠自信:RNG想的是不管你拿什麼射手,烏茲用女警帶著小明的風女必定壓爆;而YM也是陽謀,放出女警有本事你就拿,待會兒看我們上中野三兄弟干不干你就完事了。

「RNG第四選秒鎖女警,」米勒略微有些擔憂,「RNG這陣容除了打野位換成了酒桶,其餘3名英雄和上局一模一樣,他們具體戰術執行必須做出改變,不然很難應對YM的……」

白色月牙看到對面把上單位留到最後選,也不猶豫。

如今大蟲子、慎、納爾和青鋼影全部被按掉,剩下的強勢上單就是凱南、蘭博以及大樹。

根據賽前掌握的資料,letme不管是AD凱南還是AP凱南,都菜的一塌糊塗,決賽這種舞台上貿然選出來的可能性不大。

蘭博則需要吃資源和打野照顧,原本香鍋的打法是可以保護上路的,letme也玩過不少次蘭博,但是這局不行。

因為烏茲已經選了女警,這是個明牌的下路速推陣容,要知道打野選手是很難抓3路的,就算絕食流,時間也不夠。

麻辣香鍋這局重心肯定放在下中兩條線上,畢竟下路烏茲拿了女警這個自帶推線體系的英雄,不幫她也不現實。

蘭博也不好選,那就只剩大樹了。

「劍姬玩嗎?」白色月牙提供選項,「還是船長?」

反正怎麼好打怎麼來,讓金貢憑藉個人實力壓制住對手,然後中期打邊帶戰術,拖的RNG生活不能自理。

「劍姬吧劍姬吧。」金貢考慮了兩秒,還是決定用更靈活的無雙劍姬。

英雄一鎖定下來,四面八方看台上的觀眾歡呼聲便又拔高了一級台階,在五棵松體育館內縈繞回蕩!

觀眾喜歡看這種能秀操作的英雄,林燃玩個加里奧這種笨重的大肉坨子,儘管戰術地位很高,但壓根不符合大部分觀眾的審美。

要不然為什麼上單四姐妹、打野盲僧、中單亞索、下路VN和錘石在任何版本都能風靡排位賽?

「貢子哥亮劍了啊!」娃娃相當激動的哇哇大叫起來,「這局又要走單帶,RNG這套陣容不好限制劍姬,他的發揮空間非常大!」

白色月牙再給傑克掏出維魯斯來搭配露露。

維魯斯算是對線期相當強勢的ADC,主要原因是他射程比普通射手長一截。

儘管沒有女警這麼變態,但防守清線沒有什麼大問題。

最後火狐思考良久,還是給letme選擇了大樹。

雙方陣容如下。

藍色方YM:上單劍姬、打野豬妹、中單加里奧、下路維魯斯+露露。

紅色方RNG:上單大樹、打野酒桶、中單辛德拉、下路女警+風女。

「2017LPL夏季總決賽第二小局即將開始,讓我們看看鹿死誰手……」

由於今天現場觀眾比正大廣場時多了不少,過大的場地空間也分散了人流,這導致比賽前沒有專人負責為支持的戰隊領喊加油。

但這並沒有磨滅觀眾的熱情,他們零零散散的加油助威聲積累匯聚在一起,拚命鑽入選手們的耳朵。

這聲勢不知比上海正大廣場高到哪裡去了!

林燃調整一下耳機,爭取將外界聲音隔絕開來,專心致志準備比賽。

屏幕亮了起來,熟悉的召喚師峽谷泉水出現在他眼前。

這次他沒選腐敗藥水,而是多蘭戒+兩個血瓶,一馬當先帶領身後四個隊友往RNG野區鑽。

「YM想要利用自己一級團的強勢來入侵野區打點優勢出來,」米勒看了一眼雙方陣容便分析道,「但是RNG提前意識到這一點,他們蹲伏在自家下半區,想要利用風女吹風擊飛來接這一仗!」

YM對風女有所提防,但林燃自己一個人中了招,被吹起來之後又吃了女警的和平使者以及辛德拉的暗黑法球。

血量掉了一截下去。

「香鍋讓掉自己的下野區,但是Ran只剩下一半血了,這個時間回城補給就要交傳送,他有些尷尬!」

林燃決定半血繼續對線,問題不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什麼叫遊走型中單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什麼叫遊走型中單啊 什麼叫遊走型中單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 320:陽謀,就選加里奧!

9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