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市署令

第475章 市署令

「十娘,你可真是好福氣。」

西市的一家胡姬酒肆內,兩個曾經接濟過安十娘的中年胡姬都是滿臉的羨慕。

誰能想到,當年那個被拋棄的安十娘在十年後時來運轉,不但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還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酒肆。

安十娘並沒有回答,人們都在說她的故事,這城中的胡姬也都羨慕她有那麼一段不離不棄刻骨銘心的愛情,可是只有她自己才最清楚,哪有什麼中途被賊人所害,於病榻上思念了她十年的愛人,這不過都是她的恩人編撰出來的故事罷了。

只不過這故事確實讓她受益匪淺,沒有人再笑話她當年有眼無珠,這幾日酒肆內的客人也全是沖著那段故事來看她這個早已韶華不再的胡姬,連帶著酒水生意也好了許多。

「十娘,十娘!」

「啊!」

「你在想什麼呢,莫不是在想那位郭君。」

另外兩個胡姬笑道,在十娘的故事裡,十年前那位公子只是段美好的回憶,那位不遠千里來尋覓十娘,為她買下這座酒肆的郭君才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郎君。

想到那位兩鬢髮白,但是高大威武的郭君,兩個胡姬也不由雙腿夾緊,眼神迷離起來,她們已是徐娘半老的胡姬,這樣的大唐郎君又怎麼會看得上她們,或許只有十娘還有機會吧。

安十娘看著兩個同病相憐的同伴,不由啞然失笑,「我這蒲柳之姿,如何敢有那等妄想,這等事情還是莫要多想,且去看看羊肉燉得如何了,待會兒開門迎客,若是味道差了,需得找你們算賬。」

「哎呀,這就去,這就去。」

看著兩個同伴連忙往後廚去了,安十娘才斜靠在櫃檯,想著那位恩公交代自己的事情,不管誰來詢問,都只按著他吩咐的故事說就是,這幾日里除了那些來看稀奇的客人外,西市裡也確實有好多家大胡商都來她這裡詢問郭君之事,也不知道如今恩人和郭君如何了?

……

「夫君,你為何要編這麼個故事出來?」

放晴后的院子里,盛開的梅花極美,沈光陪著妻子慢慢地散步,聽到她的疑問后,忍不住笑起來,「秀娘覺得這故事不好嗎?」

「自然不好,像那等騙財騙色的負心漢就應當千刀萬剮,剁碎了喂狗,如今反倒是成了人人稱讚的痴情種,如何不叫人生氣。」

王蘊秀氣呼呼地說道,雖說她向來瞧不上那些以色娛人的賣肉胡姬,可是身為女子,想到那安十娘經受的遭遇,仍舊難免為其感到憤憤不平。

沈光倒是沒想到王蘊秀居然是這般想的,不過他立馬就意識道,或許安十娘對這個故事也是不滿的吧,於是他沉吟了下道,「秀娘你說得對,這種人確實該千刀萬剮,剁碎了喂狗,要不然這念頭不通達。」

「夫君,我就是隨口說說,莫要誤了你的正事。」

王蘊秀見沈光似乎真的打算去把當年那個騙了安十娘的世家公子找出來,連忙道。

「誤不了,這故事本就是為了郭兄所扮的東都豪商編出的背景人設,如今這城中人們都已經把這當成真的,至於真相如何並不重要,反倒是當年這個所謂的世家公子倒是唯一的破綻。」

沈光握了握王蘊秀的手,他這話半真半假,人海茫茫,十年前的人和事,若不是他編了那麼個故事出來,這武威城中又有多少人能記得,只是他忽然被王蘊秀那麼一提,心有不平罷了。

「那樣便好,若是真能找到那負心人,夫君需帶來讓我見一見,打他幾鞭子出口氣。」

送王蘊秀回到房間,沈光又逗著醒來的兒女抱了好一會兒,才離開而去,他如今在河西節度使府邸內,更像是個閑人,哥舒翰、李光弼和安思順已經率部往青海湖和日月山而去,城中其餘將領他也不熟悉,暫時更不想和他們打交道。

「沈郎來了,你過來瞧瞧。」

來到王忠嗣的書房,沈光只見到那座巨大的沙盤上,標註著哥舒翰他們三路兵馬的兵棋已然在事先規劃好的行軍路線上推進了三分之一。

「若是天氣無虞的話,當能在約期攻陷蕃賊堡壘。」

沈光看過後說道,實際上三路兵馬的行軍速度比原先預估的快了至少兩三日,就算城中有吐蕃人的細作把消息傳遞出去,估計也沒什麼用。

「這還不都是你的功勞,沒有那煤爐炭餅燒酒滑撬和狗皮帽等物事,大軍冬日行軍焉能有這般速度。」

王忠嗣笑了起來,他這半年時間裡,可是讓城中鐵匠鋪囤了大批的鐵制煤爐,同時讓人在涼州境內尋找石炭捏制炭餅,不然的話仍舊像往常那般行軍,大軍可走不了那麼快。

「對了,你那邊事情進行得如何了?」

王忠嗣又開口問道,關於商稅的事情,他也是極其上心的,打仗打仗打得就是錢糧,他之前為什麼反對聖人攻打石堡城,還不是因為朝廷沒錢,後來被這個女婿說服打石堡城,他也仍舊擔心朝廷收取的賦稅撐不下去。

可是如今楊國忠倒是給了他一個驚喜,如今朝廷府庫里的錢糧足夠他調集四鎮大軍打上一年,只不過軍費這玩意沒人嫌少,自己這女婿說光是涼州到龜茲的胡商便能撐起整個河西鎮的軍費,可是讓他十分惦記來著。

「一切順利,如今郭兄已經是東都豪商,這城中無人懷疑,我估摸這那幾家大胡商很快就會找上門去。」

「對了,大人,西市的市署應當沒有問題吧!」

「能有什麼問題,不過一個市署令罷了,某要換個人,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王忠嗣以往對於城中政事大都是不管的,雖說他身兼軍政大權,可是一來沒有精力,二來他也不想遭人嫉恨,對於城中官員有些行徑,向來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眼下自家女婿開了口,他哪裡會管那些官員死活,大不了換一批就是,長安城裡不知道多少守選的官員可是紅著眼想要當官呢!

「你什麼時候打算讓這市署令空缺出來。」

「眼下時機未到,先等郭兄和那些大胡商接觸了再說。」

沈光笑了起來,長安城裡,石堅那是在李林甫門下奔走多年,才拿到了西市令的官職,這武威城裡,雖說胡商們掌控西市,可是這市署令始終都是朝廷任命的官員,這個官職足夠那些胡商們爭破頭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唐土萬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唐土萬里 唐土萬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5章 市署令

9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