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人皮比肉多

第七百六十六章 人皮比肉多

什麼鬼該幫,什麼鬼不該幫我還是很清楚的。這個鬼現在無疑是在把我當成傻子那樣去充當他報仇的工具,無論從道義還是道德上面去說我都不可能去幫助一個有心害人的鬼來對付人。

「呵呵~」

輕輕的一笑,卯陰臂快速的延伸出去,這個老鬼感知到了我的卯陰臂后驚慌了,頓時就要跑!

可是他終究只是一個剛剛能夠去吸食人類陽氣的鬼,我的卯陰臂卻已經能夠做到實質性的變化了,他的速度肯定是不及我的卯陰臂的,不出兩秒鐘他已經被我扼住了喉嚨,這個過程我的身體動都沒動,輕而易舉的就把他抓住。

他一開始還有掙扎,只要他一掙扎我就加大手上的力氣,他敢亂動我就捏散了他的鬼魂,這由不得他不怕,所以很快他就沒有了繼續的掙扎。

感知到他不再掙扎,我也就沒有去消滅他鬼魂的意思。本想著逼問他為什麼想要騙我,與此同時那對騙子夫妻所在的小洋樓面前的道路有兩個人正走去樓房那裡,不出意外這兩個人裡面那個女的就是阿實的侄女,而那個男的應該就是阿實!

因為距離的緣故,我看不清人的臉容,只能是通過衣服的款式來判斷這兩個人是一男一女。介於早上聽到的話不難有如同上方所說的猜想,「阿實」是那個騙子夫妻中的男子。

看著小洋樓那邊在門外已經有著客套的寒暄,那個穿著藍色衣服的女子已經被迎進了裡面。我心中一琢磨,扼住著手中的老鬼就繞著那所小洋樓後面小心的過去。

那對夫妻是要騙人,我相信他們沒有那個膽子直接把人迎進了家門后就出手殺人,這種兇狠的事情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出來的。況且如果他們真的是那種人,我想阻攔也阻攔不了。

捉賊捉贓,我就是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在兇手沒有害人之前我想要去阻止是不被法律所認可的。救人並不是一種容易的事情,也不像武俠中沒有任何的限制,在法治的社會中想要捉拿兇徒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證據。

至於手中的老鬼我並沒有直接去消滅他,這並不是我想要饒恕他,而是我覺得他對那對騙子夫妻那麼的恨入骨髓,很有可能生前有被欺騙過,可能會知道這對騙子夫妻一些不為人知的犯案事情。如果到時他真的有起到幫助的話,我不會消滅他,會選擇把他送到地府下面,算是給他將功贖罪的機會。

「道長,我知道你不是一個壞人。房子裡面的那對夫妻不是好人,只要你懲治了他們,老漢我即便是鬼魂消散了也解脫了!」

這個老鬼估計是從我過去那對騙子夫妻房子那裡看出來了我有針對那對夫妻的意思,在被我扼住的情況下還掙扎著說出了一句。

我並沒有搭理他,很快就來到了樓房的後面一處窗戶邊,窗口是關著的,但對我來說打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卯陰臂做為鬼手,詭異的穿過了玻璃后輕巧的就開了鎖,再輕輕的把窗戶推開一點。

正好從這裡看到裡面可以看到一樓的大廳,如果這裡看不到的話我肯定會換另外一處去看。

在我看到了一樓大廳裡面的人後我下意識的緊鎖了眉頭,與此同時我手中的鬼應該也是注意到了裡面的人,有所感慨道:「竟然是四丫頭,也對,她就在這邊上學好像。」

壓制住心中的驚訝,輕聲問道:「你認識她?」

「認識,說起來她得叫我一聲三爺爺。不過我前些年就離開了村子,對村子裡面的人也都陌生了不少,想不到當初一個平平無奇的小丫頭已經出落成這麼標緻的美少女。」說著,他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一樣,帶著獻殷勤的口吻說道:「道長,你是看上了這個丫頭了嗎?我可以跟你細說她的情況......」

「別廢話!」

我低沉了一句,嚇得他不敢再胡說。

這個老鬼本來就不是一個好鬼,竟然認為我對裡面的那個被騙來的女子有非分之想,還想要撮合我們。他就是一個鬼罷了,什麼時候男女在一起要鬼來撮合了?如果不是放他一馬,現在輕輕一握卯陰臂的手掌就讓他灰飛煙滅!

說起來也是感慨不已,在樓房中被騙來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錢若怡!

真不知道說什麼好,本以為已經和這個丫頭斷了聯繫,想不到她竟然出現在了我躲藏過來的地方。原來我害怕會遭受危險的人就是她......

或許,這就是緣分?

接下來我詢問了手中的老鬼的事情,畢竟他是錢若怡的三爺爺,反正現在房子裡面並沒有見到那對騙子夫妻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就了解了解情況。

原來我手中的鬼叫錢家源,也就是錢若怡的三爺爺。裡面家阿實的男人名字叫錢龍聰,女的叫張芳麗,這對夫妻昨晚說的三叔公就是這個鬼。

昨晚錢龍聰夫妻說錢家源前兩天死狀並不是代表了錢家源就是兩天前死去的,而是錢家源在兩天前才出殯,死了五天才被發現,讓后依照他們村子的傳統停屍七天方才出殯。在出殯那天有人不注意撞倒了棺材,導致腐朽的屍體進入當時在場的人的視野。

一般很老的人的屍體和年輕人的屍體不一樣,越老的人屍體裡面的養分就越少,能夠進行腐敗的部分並不多。坊間有對老人的屍體有這樣的一個比喻,叫「人皮多過肉」。人皮是不容易腐敗的,特別是蒼老的人已經乾巴巴的人皮就不容易腐敗。不然如果錢家源是年輕人的話,在屍體不被發現的五天里早就生蛆腐敗了,再放到棺材停七天,可以想象滿棺材都是蛆蟲在蛹動的樣子......

言歸正傳。

錢家源之所以對錢龍聰夫妻怨恨是因為他的一個兒子就是被這對夫妻騙了所有的錢,他兒子在一個安靜的夜裡喝了農藥自殺。一開始他並不知道自己兒子被騙的事,在臨死前恍惚間聽到他的死鬼兒子說被騙的事情,才導致了不能舒心而離開這個世界。

一般人在身體差的情況下是可以看到鬼的,這是因為該人的陽氣很低,就能夠看到了他們尋常所看不到的東西。正常情況下這種虛脫的人再有機會活過來會認為之前所看到的鬼啊什麼的是身體差所造成的臆想,其實是他們真的見到了鬼,只是他們不敢肯定罷了。

錢家源就是老死的,他在死前見到了自己兒子的鬼魂。然後在自己的葬禮上看到了錢龍聰這對夫妻,故而就一直跟來了這裡,想要為自己的兒子報仇,認為如果不是錢龍聰夫妻騙他的兒子,他得兒子就不會選擇自殺!

被騙而自殺,這種事情在這個社會中並不少見。騙人的人確實該死,可被騙的人還是得要看開點,輕聲不僅僅是丟失了自己的生命,還會讓在乎你的人傷心痛苦。

兒子被騙而死,錢家源憤恨不可避免,也難怪他老朽成這樣的人死後還這般看不開,使得鬼魂成為了怨鬼!

正常情況下能夠活得久的人心胸都要足夠大才能夠長壽,如果不是因為兒子的死,想必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鬼魂得不到解脫。

現在錢若怡正在大廳裡面和他的叔叔嬸嬸聊家常,也讓我知道了原來錢若怡早前的命並不好。自小父母雙亡,她一直和奶奶相依為命,還考取了慶明大學這麼好的一所大學。

或許是好人好命吧,她在今年得到了不知來自於誰的財產,聽錢龍聰說有好幾百萬。至於真實的數字到底是多少只有知情的錢若怡知道,在不知道之前我也不會隨意的去認為錢龍聰夫妻說的話就是真的。

我想不到錢若怡會是窮苦人家,之前接觸她並沒有看到她穿的衣服是什麼名牌,乾淨整潔罷了。不過她身上的衣服並不容易讓人去注意,主要是她整個人所散發出來的氣質是很自信的,會讓接觸她的人被她的氣質所吸引,故而不去在意她到底穿的是什麼。

有些人氣質差穿多麼高貴的東西都讓人覺得不襯或者是有一種違和感,而氣質好的人穿什麼都無所謂,外物只能是陪襯罷了。我所在意的錢若怡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注重她穿的是什麼,也沒有看出來她有因為貧窮而缺乏自信,更不見她因為突然的暴富而變成那種拜金的女孩。

之前在慶明大學裡面她並沒有大手大腳,哪怕是請我吃飯也是請最普通的幾塊錢的快餐。

有錢而不炫耀,現在很少有人能夠做到。

「小怡啊,別客氣嘛,桌上有果隨便吃,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裡就成。今年我們沒有回家也沒有給你封個紅包,吶,這是叔叔嬸嬸小小的心意,在外地不比在家鄉,要是想家了回不去就來嬸嬸這裡,當家一樣就成。」張芳麗笑容燦爛,和藹的說著就拿出兩個紅包袋熱情的放到了錢若怡的手上。

「嬸嬸......」

錢若怡推搡了遞過來的紅包,在要說話的時候張芳麗已經硬推著紅包放到了她的懷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凶宅體驗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凶宅體驗官 凶宅體驗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六十六章 人皮比肉多

99.22%